新加坡抗疫故事:他们在ICU病床上最后道别

2020-09-15     6,732

自2月以来,新加坡本地媒体《亚洲新闻台》Insider团队独家跟随陈笃生医院兼国家传染病中心医护团队,记录了医护人员抗疫之路。

从新加坡本地出现第一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到病例激增,国家传染病中心的检测站规模由小扩大,医护人员工作量也暴增。

如今随着本地疫情渐趋缓,检测站规模将缩小,医护人员终于能放慢步伐,回顾过去约半年的经历,感触良多。

这段特殊时期,许许多多的医护工作者,在自己的岗位上坚守、付出。尽管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姓名。

新加坡抗疫故事:他们在ICU病床上最后道别

01. 他们需要在电话上说再见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加护病房的临床护士Gu Chunguang接受《亚洲新闻台》采访时表示,从业近20年 “几乎每天都目睹有生和死”,但在今年冠病疫情中,她有截然不同的经历。

她说:

“你们看到的都是在加护病房外的情形,而我们看到的是现实,是所有病情最严重的冠病病患。尽管我们尽了所有的努力,但不幸的是,有些患者,因为他们的年龄或并发症,最终还是病逝了。”

新加坡抗疫故事:他们在ICU病床上最后道别

Chunguang说,冠病疫情期间,

“即使在(患者)临终时刻,家人也不被允许握著患者的手,以适当的方式跟患者说再见。他们需要在电话上说再见。

当医生认为患者在弥留之际时,护士会与医务社工协调,让患者的家人拨打病房专用手机。然后,她会穿戴好个人防护配备,把手机装在密封塑料袋里,带给他们爱的人。

Gu Chunguang回忆道,一些患者的家人“反应很愤怒”,有一次甚至有家人在视讯时晕倒:

“我们为这家人感到难过……我们觉得无助。”

她还说,她能从患者的眼睛里看到恐惧。

“想像一下,潜水用的通气管(snorkel),你是通过一根管子来呼吸,当这根管子几乎闭合时,你喘着气,你试图抓住什么东西,但你抓不住。

在那些安静的时刻,她会握著患者的手,告诉患者,“我们和你在一起。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让你在最后时刻感到舒适。”

02. 随时要守住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加护病房团队由内科医生、呼吸治疗师、药剂师等16个岗位的医护人员组成。他们从2月开始治疗患者,3、4月时最忙碌。

麻醉、重症监护及止痛医学的顾问医生Vera Lim表示,重症患者的病情恶化轨迹可能会很混乱。

一名患者可能会“非常非常突然地”变得“非常非常虚弱”,多个器官可能同时恶化,患者所需的药物可能由大约十种药物混合而成。这就是加护病房药剂师Neo Rui Yi的工作。

“加护病房患者的病情确实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所以我们经常做大剂量的调整。”

呼吸及危重症医学的资深住院部医生Ng Ziqin说,每名患者在任何时候都至少有12到13名专业的医疗人员提供24小时的护理,我们随时要守住。

Ng Ziqin说,一些病情最严重的患者是年轻、本来健康的外籍劳工。照顾他们对她来说,是“一段情绪化的时期”。

一名需要俯卧“以改善肺部氧气输送”的重症客工给她“留下深刻记忆”。该名可客工需要五、六名医护人员来帮他翻身,当患者失去意识,身上还连着很多管子的时候,这件事就特别困难。

资深呼吸治疗师Emelin Tan则表示,在治疗患者之前的步骤是最困难的一步。当患者在大口喘气时,医护人员需要赶紧戴好N95口罩、护目镜、发帽、黄色防护服和手套,穿过一道门进入一个“负压房间”,等这道门关上,通往患者病床的门才会打开。

虽然防护配备是必要的,但Emelin Tan对这种无助感,感到心烦意乱。

“ 为了进去提供安慰,我必须先通过这些重重的实体障碍。”

ICU的战场上,如何部署防护措施、如何制定作战策略,都是挑战。她和加护病房的团队成员都尝试记住,他们都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新加坡抗疫故事:他们在ICU病床上最后道别

据新加坡卫生部资料显示,自7月14日起,本地的死亡病例维持在27名,近期也没有病人被送进加护病房接受治疗。

资料来源:《8视界新闻》《亚洲新闻台》

新加坡抗疫故事:他们在ICU病床上最后道别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