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165天前     34,749

每日狮城, 说出你的故事!

我曾经认识过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小谢。

她是一名新加坡花场的挂花女。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很有礼貌,甚至还有点羞答答的,完全不像我想像中的这类女子那般狂放或泼辣。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她的年纪小还是她给人的一种错觉。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知道她是92年出生的,那年已经23岁了。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我后来又故作无意的问起她:你是什么时候入行的?

她摇摇头告诉我,她初中毕业之后就到厂里打工了,大概二三年后,父亲身体突然有恙,家里又欠了不少钱,借钱的日子特别难。

于是,她就来到新加坡做了这一行。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以上图源:狮城新闻

“哦,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一行的呢?”我又轻描淡写的说道。

她叹了口气:“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说可以到新加坡起做花场,因为以前对花场的概念算是有些知晓,又了解到新加坡这个国家的治安尚算良好,最值得考虑的是,新币比人民币值5倍,而且对方公司承诺,包住,绝对安全,做的好的月入过万,差一点的至少都是五六千。”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所以,你的收入能有五六千,的确还不错吧。”我附和著。

没想到她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跟我说起了这一行的种种艰辛的付出...

我当时想得很天真,我想我一个月节约点,存4000,也就是2万人民币,签证是半年,6个月下来,我至少也能存个十万。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过去,我总想着不如趁著年轻,出国长长见识。

所以,我在拿到签证后,完全按照对方公司的要求,去婚纱礼服店准备公司需要的礼服,公司的要求是:至少4套拖地礼服,颜色有要求,还要一套旗袍。

我一边试礼服,一边想,像我们这种平头百姓,若不是因为去花场,我想我一辈子都没机会穿这样的衣服。想想真是傻气!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以上图源:狮城新闻

“准备好礼服花了3000人民币,再给中介5000元,总投资一万人民币。”

“这些钱都是别人知道我要出国了才借给我的,想着我应该能够还上。”

她苦笑道。

我到达新加坡后,有专人安排来接机。然后把我载到住宿的地方。

一看住的地方,我的心凉了半截。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一层三个房间,房间就是隔板隔出来的,每个隔间只有几平米,放着上下高低床。

里面那叫一个乱,每张床上都乱七八糟。地下也脏兮兮,小桌子上乱七八糟摆满一些化妆品,吃剩的面包,零食...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的确,在外打工住房是个大问题呢!”我也有感而发。

“唉... 是啊!”她又继续跟我说起她的收入。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你知道歌星的收入怎么算,一般客人挂花后,公司与歌星四六开,或者三七开,我签的这家是三七开。

我每个月都有7000新币的任务,也就是说,你如果做不到7000,公司就四你六,过了7000,就是公司三你七!

好难,公司希望你拚命努力,越多越好。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我第一天上班,穿上工作服,布料很廉价。每一天上班,每个歌星都要上去唱四到五首歌。

我第一次上台很紧张,只能像平时唱KTV一样就唱了。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以上图源:Nestia

还好我这个人的优点就是适应力比较强,没两天就习惯了。

经理会带着我们见客人,跟客人握个手,就开始陪着喝酒,讲些有的没的逗客人开心。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然后我们再继续上台唱歌,唱歌的时候就看哪个客人会送花给各自喜欢的歌星了。

经理会教育我们,这边的客人挺精的,不要小看他们。

终于到第三晚,我在唱歌的时候,一个服务员上来,笑眯眯的为我带上皇冠,并披了一个大红色的500的斜挂条。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当时心里也高兴,并且会计算500新币按分成自己应该拿多少。

那晚,我的这位客人送了800新币的花,我也就挣了800新币的花。

“那你一个月能挣4000新币吗?”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很难,公司会扣各种费用,还有一些给客人的买酒钱,押金,各种各样。还有房租,打车费,生活费。”

“那,你家人知道你在外面做这个吗?”我又问。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以上图源:Nestia

她说,不知道,我跟家人说,我回去厂里打工了,多余的钱都是问别人借的,他们也相信了,他们也不可能会想到我是入了这一行。

最后,我给了她一个建议,让她用挣的尽量存些,以后可以去做些小生意。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以上图源:Nestia

她苦笑着说,会的,我也受够了这日子,因为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正职业,也是挺累。

再后来,我听说她做满两年就回国了。我想她现在应该可以过上更为舒心自在的日子了吧!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为了生存来到新加坡 花场挂花女亲身讲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