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236天前     7,161
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骇人虐死命案的被告盖娅蒂丽(红衣者)一共面对115项控状,包括误杀、蓄意伤人、刑事恐吓和非法禁锢等。(海峡时报)

作者 郑智浩

2016年轰动一时的缅甸籍女佣虐死命案,(23日)在高庭过堂,冷血女雇主在庭上认罪,坦承亲手将女佣活活折磨致死。控方痛斥女雇主所为极不人道,罪恶滔天都不足以形容其罪行,恶劣程度已非文字所能描述,为此要求法庭判她终身监禁。高庭将择日下判。

施暴者长期对女佣拳打脚踢、当布娃娃般甩动拉扯,以及待其如牲畜般拴在铁窗不让她吃饭等行为,不仅骇人听闻,也激起民间舆论沸腾,严厉谴责涉案雇主一家。

网民在发现女雇主的丈夫在事发时竟然是警曹长时,都觉得不可思议。

大家的讨论围绕着:从警察的职业操守来看,当家人作出违法、违反人性的施暴行为时,身为警察的这名丈夫,如若没有出手制止或伸张正义,是否也构成违法,应承担责任接受问责?

亦或者,这名丈夫也参与其中呢?

骇人命案经过

时间

女佣到雇主家工作时间:2015年5月底—2016年7月26日

地点

碧山11街第145座组屋的9楼单位

主要人物

死者:磅艾赫多恩(Piang Ngaih Don,24岁,缅甸籍)

女雇主:盖娅蒂丽(Gaiyathiri D/O Murugayan,40岁)

女雇主母亲:普蕾玛(Prema D/O Naraynasamy,61岁)

女雇主丈夫:凯文切尔瓦姆(Kevin Chelvam,41岁,前警曹长)

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2016年7月28日,涉嫌虐待、谋杀外籍女佣等罪名的盖娅蒂丽(左)及母亲普蕾玛(右)在警员押送下离开警察总部。(海峡时报)

2015年5月底,来自贫困家庭、未婚生下三岁儿子的磅艾赫多恩,从缅甸偏远乡村甸皮(Dimpi)离乡背井来到盖娅蒂丽的住家工作。

开工前,主雇俩就已事先协议,磅艾赫多恩不能有手机,也没有休息日,因为盖娅蒂丽不想前者和其他女佣结识,但愿意给她多一点薪水及在家休息的补贴。

一切看似谈妥,本可兢兢业业工作时,磅艾赫多恩开始遭到雇主一家的斥责,后续演发成各种身体暴力和施虐行为。

据报道,后来被证实患有强迫型人格障碍及严重抑郁症的盖娅蒂丽,开工几个月就对磅艾赫多恩有诸多不满,包括嫌弃她手脚慢、卫生习惯差,以及食量太大。

盖娅蒂丽只准许磅艾赫多恩吃泡了水的面包、直接从冰箱取出的冷食,以及些许的白饭;每晚只能睡五小时,导致原本已瘦削(39公斤)的磅艾赫多恩渐渐瘦成“人干”,死时只剩24公斤。

除此,磅艾赫多恩洗澡和如厕都不准关门,工作须戴多层口罩,只因为盖娅蒂丽觉得她肮脏,不愿见其脸。

施暴近10个月 磅艾赫多恩气绝身亡

2015年10月起,盖娅蒂丽及其家人每天不间断地对磅艾赫多恩施暴。

除了对磅艾赫多恩拳打脚踢,盖娅蒂丽

经常抓住她的头发,像甩动布娃娃一样扯来扯去。 死前12天的每个晚上,磅艾赫多恩的手腕会被紧紧地拴在铁窗上,防止她潜入厨房偷吃食物。

2016年7月25日晚上,磅艾赫多恩被嫌弃洗衣速度太慢再次受虐,脖子遭拳头重击、头部被清洁剂敲打,致其全身瘫软倒地不起。施虐的母女俩再强行将她拖至睡房,继续踢腹部、殴打及掐脖子,得逞后将其绑在铁窗。磅艾赫多恩欲索讨晚餐,也被雇主拒绝。

隔天清晨5时,盖娅蒂丽持续施暴,用力踢和踩踏对方头部及颈部、撕扯头发,两次将颈部向后扭转,反复使其窒息。

清晨7时30分,女雇主丈夫凯文一如往常地到警局上班。这时磅艾赫多恩已一动不动地倒卧地板。几小时后,上门的医生证实磅艾赫多恩已气绝身亡。

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死者缅甸籍女佣磅艾赫多恩(Piang Ngaih Don)。(海峡时报)

根据验尸报告,磅艾赫多恩的死因是脖子受到重创后,导致脑部缺血和缺氧,死时身体有31道伤痕及47个外伤。

原监视死者的电眼 竟成为犯罪证据

盖娅蒂丽一共面对115项控状,包括误杀、蓄意伤人、刑事恐吓和非法禁锢等。控方以28项罪状提控,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纳入考量。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在此案获得充分展现。

坐实被告罪名最有力的证据,竟是他们一家为监控女佣和孩子而装置的屋内电眼。

庭上播放的多段电眼画面显示,盖娅蒂丽会对磅艾赫多恩泼冷水、用熨斗烫伤、掌掴与拳打、把她踢倒在地板上再踩身体,以及用各种物件如扫把、竹竿等暴打她。

最恐怖的画面则是盖娅蒂丽大力抓住磅艾赫多恩的头发,不断甩动她的身体。盖娅蒂丽的一岁儿子也出现在画面中,站在一旁目睹母亲的骇人行为。

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2016年8月3日,盖娅蒂丽(红衣者)被调查人员带回住家搬演事发经过。(联合晚报)

曾任警曹长的男雇主有没有涉嫌犯罪?

相信不少蚁粉看到这里,应该会感到疑惑,凌虐死者并非一天两天的事。身为警曹长的那名丈夫,为何没有站出来“大义灭亲”?他究竟有没有涉案?很多网民也有同样的疑问。

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其实很多人都忘了,这名丈夫也是虐女佣案的“共犯”之一。

综合《联合晚报》及《海峡时报》早前报道,案件被揭发后,一度协助警方调查的凯文,其实涉嫌五项罪名,除了被控施虐女佣外,也被指向警方提供虚假口供,以及在谋杀案发生后拆除电眼销毁证据等。

他已于2016年8月8日被暂停警局职务。

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盖娅蒂丽的丈夫凯文切尔瓦姆(Kevin Chelvam,右)也面对五项包括虐佣的控状,案件仍在审理中,案发前他是一名警曹长。(联合晚报)

涉嫌对女佣施暴:

2016年6月24日,凯文在家中蓄意伤害磅艾赫多恩,用力抓住她头发,将其从地上举起来。

2016年7月23日,对磅艾赫多恩动粗,用玩具棒殴打她的左肩膀。

销毁证据及提供虚假口供:

2016年7月26日,即磅艾赫多恩死亡当日,他与岳母普蕾玛共谋,拆除家里的电眼来销毁证据,以保护妻子和岳母免受法律制裁。

当天下午4时30分,面对刑事侦查局的查案人员询问时,他谎称半年前在房客投诉下,已拆掉家里的电眼。

虚报资料导致调查人员“停止搜寻与追查电眼的相关证据”,而这些证据与调查女佣之死有关。

据悉,在新加坡法令下,协助谋杀罪名的嫌犯销毁证据的罪名最为严重。一旦罪成,可被判坐牢长达10年和罚款。

普蕾玛也面临49项控状,当中包括多项伤害女佣的罪行,两人的案件目前仍在审理中。

狮城女雇主活活虐死缅甸籍女佣案 网民讶异女雇主丈夫竟是警曹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