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2020-08-22     1,221
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春忆》在原州宽30米、长60米大舞台上,闪亮登场

《春忆》舞毕摆出造型定格时,四千位观众的喝彩声与掌声如雷振耳。在两侧观众席观赏的士兵尤其兴奋,一面挥舞手里握著的红色荧光棒,一面齐唱ole ole ole o……韩国的阿兵哥,音乐感特别好,好像都是合唱团训练出来的一样。气势雄浑的欢腾歌声一直唱到这支新加坡舞跃舞乡艺术团(Wu Yue Dance Studio Arts Troupe)的舞蹈员消失在观众的视线外才再次鼓掌结束了赞赏的歌声。

国际交流部主任河俊亨转过头来,举起他左手的大拇指,脸上绽放出祝贺的微笑。我赶紧合掌作揖点头还礼。坐我周围的评委们,也纷纷示意赞好。因为舞跃舞乡艺术团是来自我国的参赛队伍,我不能打分。知道同行们喜欢,我也特别高兴。这是韩国最大的户外国际艺术节现场——一年一度在初秋举行的原州动感舞蹈嘉年华(Wonju Dynamic Dancing Carnival)的现场。

每个国家的行政区划,各有特色。韩国有1个特别市(首尔市)、1个特别自治市(世宗市)、6个广域市(metropolitan)和9个道:京畿道、江原道、忠清北道、忠清南道、全罗北道、全罗南道、庆尚北道、庆尚南道、济州道。唐初分天下为10道,为州县之上的一级行政区划。到唐睿宗景云年间,增至23道之多。韩国沿用唐朝旧制,使用“道”作为一级行政区划。江原道就在韩国东北部,原州人口33万,是江原道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重要的铁路交通枢纽之一。原州东有稚岳山,西有蟾江,山明水秀。离开朝鲜边境不到100公里,韩国第一野战军队的司令部就在这里。自2010年上台的元昌默市长,着力为原州寻找打造大型艺术活动的机会,提升市民的审美水平,进而提升整体文化素质。2014年,在江原道文化、体育和旅游部、国防部的支持下,选定了在市郊的Daddo露天的U形体育馆,办成了动感舞蹈嘉年华的国际艺术节,一炮而红。

我有幸自首届动感舞蹈嘉年华,受邀作为盛会贵宾与评委,深度观察了原州的动感舞蹈嘉年华的历届赛事。原州这个盛会,包罗万象。各类舞蹈团体都可以参与,而且邀请海内外名家当评委,评选出优秀团队,分发奖金。很快的,原州每年秋季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各种各样的舞蹈爱好者,不分年龄、肤色、国籍,一起展现才艺。年轻人、老年人、舞蹈家、业余舞蹈员,依次在120米x30米的舞台演出,发展和繁荣韩国国内舞蹈文化,推动了国际舞蹈交流。

2016岁末,收到河俊亨来信,请我转告新加坡人民协会公关部门元市长前来拜访的意愿。2017年7月12日,元市长带领了原州市政府代表团到新加坡,拜会了新加坡人民协会文化与艺术集群理事长、妆艺大游行执委会主席蓝锐勋。这次会面,十分愉悦。他道别前这样说:“新加坡的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提议主办这个妆艺大游行,真是很有远见啊。1973年就开始,三十几年的经验,了不起!感谢蓝先生热情分享经验。我诚挚邀请您和新加坡团队来原州,参与动感舞蹈嘉年华。”翌年,舞跃舞乡艺术团参加了韩国的舞蹈盛会。

这一届的原州动感舞蹈嘉年华有来自12个国家的214支队伍。总计有1605位海外舞蹈员、13000位韩国舞蹈员参加。龙飞凤舞,各出奇招,精彩纷呈,竞争激烈。评委经过慎重、周密的再三讨论,评选出20支队伍在最后一晚大决赛展演,新加坡舞跃舞乡艺术团榜上有名。

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得知获得银奖后,舞跃舞乡艺术团带着丰收的喜悦合影,中间为艺术总监颜明理老师

晋江会馆的火种点燃华族舞蹈之光

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舞跃舞乡艺术团

说起舞跃舞乡艺术团,必须说一说这个华族舞蹈团的前世。1976年,蔡世柑担任晋江会馆会长。第二年,他事业有成的公子蔡锦淞,当选康乐股主任。蔡锦凇年轻有为,精明干练,有宽广的文化情怀。在他带领下,康乐股很快成立了舞蹈团、戏剧团、华乐团、南音组、兵乓组、彩墨画班、文艺写作班、跆拳道班,开会馆推动多种文化活动风气之先。几年后,福建会馆、福州会馆、惠安公会、安溪会馆也相继设立华族舞蹈团。这些会馆属下的舞蹈组,为华族舞蹈的传承与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同时代推动华族舞蹈的,还有文化部属下的国家舞蹈团、凤凰舞蹈团、国家剧场华族舞蹈团、国家剧场俱乐部华族舞蹈团、人民协会的文工团、甘榜格南联络所舞蹈团、芳林公园联络所舞蹈团等等。这些团体以频密的演出交织出激动人心的华族舞蹈盛景[1]。其成功的重要因素是当时媒体的热心支持和华社的支持[2]。

晋江会馆舞蹈团创办初期,邀请了李淑芬为导师。她是新加坡华族舞蹈史上影响最深远的舞蹈家。原姓石,1925年10月30日生于南投集集。中学在台湾受教育的她,日治期间的1940年,随着赴日学医的姐夫,带着梦想到日本东京舞蹈学校和贝谷芭蕾舞学校习舞。不料1943年日本殖民地政府要征集女青年入伍受训后到战地当护士,已婚女子则可免。家长紧急召她回国结婚,以便避过这一劫。翌年她嫁到台北李家,婚后随夫姓,改名李淑芬。一个在陌生的环境里三年的勤学苦学舞蹈的年轻人,舞蹈梦断。但仿佛就是为了舞蹈才来到人间的李淑芬,不忘初心,继续追舞蹈梦。婚后在高等学府、中学和小学教舞,成绩斐然,声誉日隆。1953年以《山地赏月舞》在是年舞蹈比赛中夺魁。翌年创立舞蹈研究社,创作节目既有独舞也有大型舞蹈,题材广泛,如农家乐、采茶舞、丰猎舞等等。在50年代的台湾,培养了大批的舞蹈员。之后,因为被选为官方文化外交节目的主要舞蹈员出访。在曼谷演出时,认识了上新加坡琼州青年会的领导。1964年邀请她南来教舞,从此与新加坡结缘。

在晋江会馆舞蹈团成立后,李淑芬老师带领着第一代创团舞蹈员陈秋桂、林秀玉、陈慕、李瑶仙等人,排演了的《红绸舞》、《孔雀舞》、《采茶扑蝶》、《花鼓舞》、《扇舞》、《印度迎宾舞》等名作外,也演出了富有本地色彩的马来友团Sriwana的《椰林春曲》等,李老师的编舞才华得到充分发挥。这个时期,她身兼多职,她既是文化部属下的国家舞蹈团、凤凰舞蹈团的编导、又是人民协会文工团导师,同时在菩提小学、永康中学等多间学校教课。1981年,李老师因为工作量太大,离开了晋江会馆舞蹈团,接棒的是另一位知名舞蹈老师颜明理。

颜明理老师接过火炬领跑

当时,颜明理老师也在多间中小学教舞蹈,口碑很好。颜老师很有耐性,对学员总是充满鼓励。她引导学员按部就班掌握舞蹈韵律与动作,为他们选择适合他们条件的作品。在教舞过程,进行品德教育, 深受学生爱戴。

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艺术总监颜明理老师,自1981年教舞,培养了两代舞跃舞乡艺术团的舞蹈员

晋江会馆舞蹈团成立后,排演许多编导们创作的舞剧。李淑芬的《王老虎抢亲》、蔡曙鹏的《窦娥冤》、颜明理的《桂香和狼》、《炼石补天》、《鹬蚌相争》、《懒惰的女孩》等。同时期上演的舞剧,还有甘榜格南联络所舞蹈团严众莲的《女娲补天》、民族舞蹈团陈清水的《黛玉悲秋》、国家剧场俱乐部华族舞蹈团的郑芳林的《姑嫂鸟》、国家舞蹈团的李淑芬的《梁祝》、《牛郎织女》、《追鱼》等、中国舞蹈家舒巧和应萼定联合编导的《长恨歌》、凤凰舞蹈团李淑芬的《景阳冈》、《马兰花》、《红楼梦》等、蔡曙鹏的《聂小倩》;国家剧场华族舞蹈团的廖莉莉的《哪吒闹海》、许君汉的《盗仙草》、蔡曙鹏的《画皮》等、菩提小学李淑芬的《海龟的故事》、人民协会舞蹈团萧岳鹏的《断机教子》等等,构成80年代前期新加坡华族舞蹈史上频密演出舞剧的辉煌。

这段黄金时期的出现,有五大要素:一是国家剧场信托剧搭建了新加坡舞蹈节这个重要的平台,鼓动舞剧创作与作品创新;二是引进中国优秀舞蹈院团的商演,提升了华族舞蹈的美誉度;三是南洋艺术学院、晋江会馆、国家剧场舞蹈学会、新新加坡华族舞蹈艺术协会、实践表演艺术学院等单位邀请中国名师授课。包括了中国顶级的舞蹈教育家如李正一、马力学、唐满城、孙光言、邓文英、陈玲、齐士杰等等南来开课,新加坡的华族舞蹈教师通过正规训练,逐步掌握了中国民间民族舞蹈、古典舞的基本技巧、训练组合和表演风格,大幅度提升了本地华族舞蹈的教学水平;四是当时华社与华文媒体对推广华族文化的大力支持;五是国家剧场舞蹈学会出版了英文杂志《表演艺术》(Performing Arts)和《剧场舞话》丛书三册,主催多次舞蹈座谈会和舞蹈营[3],带领舞蹈工作者参加海外舞蹈研讨会,提升了舞蹈工作者对舞蹈研究与理论学习的认识[4]。

社会变迁中的亮丽转换

作为一个没有腹地的城市国家,新加坡需要敏锐的适应全球经济的变化。90年代,国家虽有制造业和服务业两大经济支柱,政府处理鼓励本土企业提高技术与生产力,逐步发展成为出口为主的企业外,也意识到需要调整文化政策,为新加坡走向知识经济做准备。1990年11月28日,通讯及新闻部的信息部和社会发展部的文化事务部以及其他相关部门和法定委员会重新组建了新闻与艺术部。1991年9月1日,艺术节秘书处、新加坡文化基金会、新闻与艺术处和国家剧场信托局基合并成立了国家艺术理事会。

2000年3月,新闻与艺术部提呈的《文艺复兴城市》报告,提出把未来的新加坡发展得像伦敦和纽约那样的文化资本城市。2008年,该部门又提出2008年至2015年大计:新加坡文艺复兴城市第三阶段计划,在5年内拨款超过1亿元,发展艺文事业。时任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部长的李文献医生说,整体的目的就是“积极寻求更高的生活质量和作为新加坡人的更深层次的意义”。报告书引起学界与媒体许多有价值的讨论[5]。很自然的,政策需要随着社会现实与变化中的文化生态适当调整,才能给艺术发展推力。可喜的是之后出现的滨海艺术中心、国家美术馆、作家节等都广受欢迎。取得的成绩还包括表演艺术群体与从业人数的增加与专业化的转型,观赏与参与的观众数量的上升,对本地艺术作品的认知与支持。

在文化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的环境下,华族舞蹈团体都需要迅速启动新的运作方式,以培训、创作质量和特色,争取脱颖而出。晋江会馆舞蹈团培养的舞者,在2004年10月2日正式离开会馆,成立了一个新的非营利团体舞跃舞乡艺术团。

新一代舞者接力长跑飞跃海外

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舞跃舞乡艺术团鼓励年青团员编创节目,是建设表演人材梯队的策略

对舞蹈文化、民族情怀与艺术价值的共同追求,让21世纪的舞跃舞乡艺术团的舞者,凝聚在新的招牌下。艺术总监颜明理带领大家开启了无怨无悔的华族舞蹈新旅程,接力长跑。晋江会馆的前辈们也给舞跃舞乡艺术团持续性的实际支持。会馆节庆及办活动时,艺术团一定全力配合,提供节目助兴。参加艺术团38年、曾任团长多年、现任名誉团长的陈德惠说:“我们的蔡锦淞顾问和晋江会馆历届会长,对艺术团的关心与爱护,情同一家。《春忆》到韩国,冲进大决赛获得银奖载誉归来,离不开会馆的父老乡亲的物质与精神支持”。

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元昌默市长(右二)在颁奖礼上与谢依玲团长(左一)、《春忆》编导陈毓玲(左二)和原州动感舞蹈嘉年华常驻评委蔡曙鹏博士(右一)合影

颁奖礼上元昌默市长发现《春忆》的编导非常年轻,十分惊讶。“什么?陈毓玲是南洋理工大学生物科学的荣誉学位毕业生?不是主修舞蹈的?哇!”也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春忆》有专业舞团的水平,团员却是来自各行各业。其实,新加坡和韩国很相似,有大量的民间艺术团。成员热爱他们选择的艺术,或舞蹈、或戏曲、或华乐、或声乐。以毕生的精力提高自身文化和艺术修养,以满足其终身学习的需求。这样的群体对于艺术的传承、推广和发展起著很大的促进和引导作用,也成就了新加坡的多彩多元的文化生态格局。原州动感舞蹈嘉年华艺术总监黄云基向谢依玲团长贺喜后说:“这么好的节目,应该走得更远,希望有更多国家的观众看到您们的节目”。

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2排左7)、河内市人民委员会主席阮德锺(2排左6)、新加坡驻越南黄小萍大使(2排左5)和新加坡旅游局局长裁陈建隆(2排左8)在河内举行的新加坡节开幕礼上,和舞跃舞乡艺术团、Azpirasi马来舞蹈团和印度艺术协会,以及贵宾合影

半年后,舞跃舞乡艺术团,受邀与友团Azpiras Dance Group 和印度艺术协会到河内参加新加坡旅游局主办的新加坡节。不同舞种语言在创作小舞剧《罗摩衍那》的交融过程中,实现对舞蹈类型范式的突破与新颖建构,受到了越南民众的热烈欢迎。《春忆》又再次在他乡,获得雷鸣般的掌声。

参考文献:

(1)Zainal Abiddin Tinggal (ed.) The Dances of ASEAN, pp.169-206, Brunei Darussalam: Asia Printer,1998.

(2)南洋商报总编辑莫理光于1980年邀请担任,邀请蔡曙鹏主编每周一次的《舞蹈》副刊,与后来星洲日报陈有勇主编的艺术版和新明日报蔡曙鹏主编的《台前幕后》,大量报导了舞蹈演出与评论文章。八十年代海峡时报的双语版,也常有华族舞蹈活动的报导文章。

(3)李沅和,“难忘的聚会,长存的友谊”《剧场舞话》,新加坡:国家剧场舞蹈学会,第60-62页,1989。

(4)国家剧场舞蹈学会出版的《表演艺术》共有7期。1983创刊,1991因为国家剧场关闭停刊。这本年刊评述海内外舞蹈、戏曲、戏剧活动已及表演艺术书评。《剧场舞话》共三册,分别于1988,1989和1990出版。

(5)Kong, Lily. (2012). Ambitions of a Global City: Arts, Culture and Creative Economy in “Post-Crisis” Singapor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ultural Policy, 18(3), 279-294.

(作者为戏曲学院创院院长、民族音乐学博士)

舞跃舞乡 传递舞蹈之炬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