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路历程】留学生到坡二十天,从不安到放松

2019-09-29     165

来坡二十天,从不安到放松

小雷

好像有一部分的自己正在经历融化之后的重新塑形

【"新"路历程】留学生到坡二十天,从不安到放松

不知不觉中,到坡已经二十天了。回想起当初那个凌晨五点拖着行李箱、在樟宜机场来回找路的自己,一切都快的不可思议。从刚落地时被骤然抛入英文世界、满眼都是字母组合的恐慌,到现在随便抓起一份房地产中介广告都看得津津有味,好像有一部分的自己正在经历融化之后的重新塑形。这个大名新加坡、昵称坡县的小岛,用海风裹挟著热度,将属于它的影响,一点点渗入每个来客的生命……

【"新"路历程】留学生到坡二十天,从不安到放松

肉骨茶与海南鸡饭:比接住心更先一步的是接住胃

对坡的好印象很大程度上源于它周到的初次款待:在樟宜机场,我和朋友找了一家连锁肉骨茶店坐下,试着像一个本地人一样开始新的一天。九岁那年来过新加坡,留到现在的记忆里只剩下漂亮的建筑、十六度的酒店空调以及好吃的肉骨茶。这次重温,记忆里的美好完全被续写了下去:兼有药膳的醇厚与香料的刺激的汤底,还有被泡软了、每一个孔隙都吸满汤汁的油条,再咬一口被炖得烂而不柴的排骨……一个新加坡人的典型一天是多么美好呀!人从早餐里得到的,从来就不只是饱腹感,更重要的是为一天划一个富有元气的开端;早餐吃好了,早起的疲惫就能被味蕾的满足消弭大半,整个人都生动活泛了起来。这在坡正式意义上的“第一餐”,可以说是为我们鼓足了干劲,也预示著接下来的每一天,都与美食脱不开干系……

【"新"路历程】留学生到坡二十天,从不安到放松

“食阁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

室友闻声头也不抬,只专注于扒拉眼前的海南鸡饭。

新加坡人的自豪感是不必特意体察就能感受到的。这样一个什么都缺的小岛,却能在建国短短几十年后就让自己的国民拥有令人艳羡的家庭收入,甚至还有让其他地区眼红不已的组屋制度,方方面面的成就单拎出来都足以好好夸耀一番。但现在,两个即将开学的研一新生,却独为食阁所倾倒。

环顾四周,每个档口的招牌都花花绿绿极富吸引力。点了就吃、吃完就走,不用洗菜炒菜刷锅,还能每天因为选择太多而为不知道吃什么烦恼……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烦恼。难怪都说新加坡人不爱做饭,这种楼下就是食阁的神仙日子,谁过了都不想回去重新洗手做羹汤吧。

来坡一周已经吃了三顿海南鸡饭,没想到味道最好的还是家门口食阁那个叫不出名字的小店。老板是个勤劳憨厚的中年人,特别在意顾客的评价,每次不等我们吃完就要探出头来问一句好吃吗,我和室友只好把快空了的盘子展示给他看。他一高兴,剁鸡剁得更起劲儿了。

你猜,三十站公交要坐多久?

人人都说坡小,但这个小绝非步行意义上的。事实上,没人能在午后两点的阳光下连续步行超过二十分钟——除非你真的很想体验被热情袭倒的感觉。这时候公交就成了救命稻草,而其中一件我们来坡之前不知道的事是,原来在这里,三十站公交真的只要坐三十分钟……

坡县的公共运输网就像人体经络一样四通八达,伸向城市的每个角落,串联起各个点上的人们,将这座本来就不大的城市连结得更加紧密。对于刚到坡的人而言,把用脚步丈量与乘坐公交结合起来,无疑是快速熟悉这座城市的最理想方式。天凉的时候,缓步行进在树荫下,将每一处细节都看得真切;天热的时候,躲在双层巴士的最前排,就这样占据了最佳观景点。建筑、桥梁、绿化……城市的整体面貌渐渐清晰。在冷气的关怀下,一个人坐上几十站公交,也不过从城西到了城中;回程的时候在夜幕加持下,又是另一番景象。

【"新"路历程】留学生到坡二十天,从不安到放松

得益于热带的先天优势,坡的城市景观很容易就建设得有特色又好看。不过,建成是一回事,保持又是另一回事。令人欣慰的是,花园城市从来不是个暂时性名词。今天的坡依然保有随时让人想停下来拍照的魅力——也许这就是自然嵌入生活最好的答卷。

互动不是一件需要准备、仪式感爆棚的事

留学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是顺利拿到学位,还是交到一堆本地朋友?在我看来,也许至少有一部分答案可以是,在这短暂一年中的某个时刻,你猛然发觉与这个地方的隔阂消失了。可能只有一瞬间,也可能只是你的错觉,但这错觉本身已是一种成就,因为这注定是一个无法达到的目标;你与“这地这人”的互动,也不是一件需要精心准备、仪式感爆棚的事,相反的,它往往是日常生活中一些最微不足道的细节,甚至在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悄然完成了:买水果时向老板请教不同种类之间的区别、去食阁点餐时说一句“多放辣”、在超市找不到东西时寻求店员的帮助、向路人询问某个地方怎么走……在这些互动中,culture shock时有发生、也会闹出不少笑话,但在双方都饱含善意的基础上,一切都仿佛交响曲中的一个小乐章,去掉才是不完美。因此,不必羞于求助、也不必封闭自己,毕竟留学不是真的只为了学,学也不是光在校园里、课堂上、书本中。

回家的路,第一遍走会拐错路口,一不小心就进了另一个小区;第二遍走会分不清住在哪栋楼,觉得每一栋都长得好像;第三遍换了个门进小区,就又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家在哪里……可是如今走了快二十遍,脚都能代替大脑做出向左还是向右的决定,不看门牌就知道进对了楼。所以真的没有那么难,一切都没有想的那么难。只要你大胆地往前走,总会在某个时刻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带着赤道的热情,说狮城也欢迎你。

【"新"路历程】留学生到坡二十天,从不安到放松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