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孕妇染冠病重症 靠人工心肺机母子获新生

17天前     7,359

作者:王康威

过去一年对许珍玮来说很艰难,她在怀着第四胎中期时,确诊冠病还演变成重症,成为新加坡首个用“人工心肺机”救活的孕妇。在新的一年里,她拥抱着新生儿也拥抱自己的重生。

许珍玮(37岁,家庭主妇)2021年4月怀上第四胎,预产期原本是2022年2月。她在2021年9月第一次检测呈阳,但是并没有任何症状,有孕在身的她住院一周后检测呈阴出院。

10月22日,她开始伤风,感到疲惫,在家用快速抗原自助检测仪检测时再次呈阳。她原以为会像上一次一样有惊无险,但这次显然很不同。她的血氧水平一直下降,一般健康人的血氧要大约95%以上,到了26日她只剩80%,因此立即呼叫救护车。

许珍玮两度确诊入院,但至于这两次检测呈阳是不是二度感染,还是只是病毒继续脱落导致反复测出阳性,她并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感染冠病。

许珍玮患有肾脏病,之前接受过类固醇治疗,可能免疫力下降。她早前计划要去接种疫苗,但那时刚怀孕,医生建议他等胎儿情况稳定再说。她第一次检测呈阳后,也想去接种,犹豫了一下,想要等血清检测报告。

动手术或让母子命悬一线

肾病加上怀孕的她属高危病患,送往新加坡中央医院途中病情迅速恶化,用了呼吸机血氧水平还是很低,甚至开始咳出血。到了医院,医生决定进行药物昏迷,用体外膜肺氧合(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ECMO)急救。这时,丈夫杨惠文(44岁,行销经理)签了同意书。

新加坡孕妇染冠病重症 靠人工心肺机母子获新生

许珍玮在怀孕期间感染冠病,六天里须依靠体外膜肺氧合(ECMO)替代心肺功能。(受访者提供)

ECMO把静脉血引出体外,代替心脏和肺,让血液与氧气充分氧合,再输回体内,因此俗称人工心肺。她告诉《联合早报》说:“我醒来时已经是六天后,躺在加护病房。后来才得知当时情况很危急,医生甚至已经开始准备接生,要救出宝宝。据说大概有30个医生和护士围着我,安装ECMO和抢救。”

杨惠文回忆:“医生打给我说太太的病情很严重,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问我是否同意使用ECMO。我当时一直哭,要求医生给我半个小时做决定,并打给她的父母讨论。医生五分钟后就打来说真的快不行,我只好答应。”

中央医院重症加护病房组长兼呼吸病学与深切治疗高级顾问医生蔡笃文指出,许珍玮的肺炎相当严重,X光显示整个肺部都被白影覆蓋,氧气饱和度相当低,要是立即动手术,母子两人可能都会命悬一线。

妇产科、幼儿科和麻醉科等讨论后,医生决定用ECMO让她情况稳定,也让胎儿有更多时间留在母胎,提高生存概率。

就快失去知觉时,许珍玮残存的意识告诉自己:“我不可以死,孩子还小,肚子里面还有一个,我要都对他们负责!”

怀孕27周剖腹保住宝宝 因愧疚10天不敢探望儿子

新加坡孕妇染冠病重症 靠人工心肺机母子获新生

由于是早产婴,小宝宝杨政杰目前在留医,许珍玮本周三与丈夫杨惠文前往探望。(叶振忠摄)

她苏醒后,第一个好消息就是胎儿保住了。她在脱离ECMO的隔天就不再需要呼吸器,之后转入重护病房。第四天,因子宫开始收缩和宝宝心跳不规律,这才剖腹产,这时她怀孕27周。

小宝宝杨政杰出生时才789克,之前在新生儿加护病房接受观察,目前已转入普通病房,现在看起来还很弱小。

儿子出世后,许珍玮出于愧疚,迟迟不敢去探望他,直到出世10天后才鼓起勇气。

她说:“我觉得是我的错,是我害到他,他不像别的宝宝可以回家,一生出来就要被关起来,经历那些痛苦。但老公和医院的护士都一直在鼓励我,说宝宝需要我的支持,我之后过了几天才去看他,非常要感谢护士给予我的勇气这么做。”

虽然已康复,但由于长时间躺卧病床,身体机能退化,许珍玮连上下楼梯都很困难,手脚经常颤抖。长时间不在家,18个月的老三对她感到陌生,这让她有些难过,不希望其他母亲也经历一样的痛苦。

对于能重获新生,许珍玮希望鼓励更多人接种疫苗,尤其是孕妇。她说,虽然孕妇会担心接种疫苗后出什么事,但要是不幸染疫,没打疫苗可能根本抵御不了病毒。她已计划1月23日接种,也已为10岁的老二预约接种。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