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老烟枪:杜绝二手烟是对的,但也别搞得青面獠牙逼人太甚

2020-10-07     2,277
30年老烟枪:杜绝二手烟是对的,但也别搞得青面獠牙逼人太甚

吸烟区。(互联网)

作者 林天财

先必须声明,我是个有近30年烟龄的老烟枪,染上恶习后从一包几块钱的香烟抽到现在的十几块钱,当然也经历了社会对吸烟者越来越严重的歧视。

再来我也必须表明,我是支持在特定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包括(特别是)医院、学校、机舱、电影院、办公室、地铁、巴士、德士……几乎任何密闭空间,其实都不应该吸烟,因为二手烟的味道的确让人不舒服,包括我自己在内。

国会议员黄国光(义顺集选区)10月5日在国会辩论时建议,把禁烟措施扩大至个人的住家。他的理由是因为更多人居家办公,越来越多人投诉邻居的二手烟,相关的纠纷不但增多,而且情况丝毫没有改善。

30年老烟枪:杜绝二手烟是对的,但也别搞得青面獠牙逼人太甚

黄国光议员。(联合早报)

新闻报道引述了一些投诉的例子,包括家里有老人、小孩,或者罹患了癌症的家人。他们担心邻居的二手烟会伤害家人的健康。这些担忧不无道理。

上网搜索就会发现,关于二手烟危害健康的资料汗牛充栋,甚至还有科学家提出三手烟的假设,就是残留在衣物和室内摆设的香烟有害物质,也会影响人的健康。各种官方机构和权威医疗刊物也都用这个理由,支持更多的禁烟措施。

在这个科技进步神速的世代,科学的地位变得崇高,甚至到了不可置疑的地步。科学方法当然是有效的,可是人性的盲点却始终存在。有时候,为了达到自己所认为正确的目的,科学也被刻意地扭曲和利用。对于二手烟甚至是三手烟的研究,就存在这种现象。

30年老烟枪:杜绝二手烟是对的,但也别搞得青面獠牙逼人太甚

阿婆投诉说每天都在吸楼下邻居的二手烟。(联合晚报)

包括烟草公司在内,没有人会否认一手烟对健康的伤害,这是经过严谨的科学和医学调查所证明的结果。但是,对于二手烟的研究,却未必符合这种高标准。

当然,烟草公司曾经赞助否定二手烟害的调查,试图模糊焦点,让二手烟的研究出现过争议,可这却并不能用来证明二手烟的调查结果,就是不可置疑的正确且最终的结论。

我不知道王国光议员所引用的“我国因二手烟而死亡的人数达383人”出自哪里,权威性有多高,但是美国的很多相关研究所得出的类似结论,后来都被更大型的同类研究结果否定。

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杂志2013年12月发布报告称,在对7万6000名妇女长达10年的追踪调查后发现,没有证据支持二手烟跟肺癌患病率有关。

30年老烟枪:杜绝二手烟是对的,但也别搞得青面獠牙逼人太甚

二手烟示意图。(互联网)

科学界有一个重要的观念“相关性不代表因果关系”(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是我们在讨论二手烟问题时必须要谨记的教训。

例如,数据显示从1920年到2020年,海盗数目不断锐减,同样在这100年间,全球气温持续上升,不能因此得出海盗减少导致全球气温上升的结论。

提出这些研究争议并非要否定对邻居二手烟的投诉没有道理,而是想指出,这类投诉的性质的严重程度:邻居的二手烟味真的很让人讨厌,但是闻到二手烟不代表就会增加自己或家人的死亡概率。

30年老烟枪:杜绝二手烟是对的,但也别搞得青面獠牙逼人太甚

义顺南组屋区的特定吸烟区。(联合早报)

社会在对待这类投诉时,如何采取有分寸、不过当的反应,将决定我们社会的包容度和宜居性。

我们已经因为小印度暴乱而禁止在夜间售酒和在公共场合饮酒,越来越多烟客被逼在规划的空旷空间吸烟,这种种限制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但它让我们的社会变得稍微更无趣一些,也是事实。

可是黄国光议员建议把公权力的手伸进人们的私人居住空间,恐怕就有些过分了。

首先,当然是这侵犯了人们基本的权利。再来就是没有分寸的问题,我们不是面对人命关天的公共卫生灾难,而只是让人不舒服的烟味。

30年老烟枪:杜绝二手烟是对的,但也别搞得青面獠牙逼人太甚

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联合早报)

幸好,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的答复是有常识的:政府必须在制定条例与个人隐私的考量之间达致平衡。

物极必反,禁烟过了头,不但引起烟客和有常识的人的反感,也会因此削弱禁烟的正当性。

30年老烟枪:杜绝二手烟是对的,但也别搞得青面獠牙逼人太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