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儿童阅读改变大脑的真相

2018-12-02     858

为什么新加坡要求父母在孩子18个月的时候,就念书给孩子听,他们又听不懂,念了不是白念么?关于阅读,大家都曾听说过它的重要性,今天可以从脑神经科学方面来与大家来聊一聊儿童阅读。

说话是本能,阅读靠培养。

人类开始两脚直立行走时,站起来的力量将喉头拉下来一些,增加了共鸣腔的长度后,人就开始说话了。但是文字的发明才五千年,对人类发展的历史来说还太短,短到来不及录入到我们的基因上,因此说话是本能,阅读是习惯,既然是习惯,就需要从小培养。我们知道把一个孩子放到一个正常的环境里,没有人特意教他说话,他潜移默化也会说;但是把一个孩子放在正常的环境里,没有人教他阅读,他就是文盲。

因为神经学家发现,大脑并不会直接演化阅读。文字被发明后,大脑被赋予处理认为讯息的任务,于是大脑就召集了原来处理脸型、外界物体形象等的部位,勉为其难的完成任务。因此,大脑中没有阅读中心,阅读时需要很多区域抽离原来的工作,合力完成,所以要练习很久才会熟练。

但就像新加坡倡导的亲子共读一样,并不是说在18个月的时候就教他认字、写字,而是培养孩子的注意力集中和兴趣,慢慢培养他的阅读能力。

新加坡:儿童阅读改变大脑的真相

儿童阅读从图画书入手。

有这么一句话“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有很多抽象的概念和不熟悉的东西,图片会比文字描述来的有效。有时候老师说了半天,学生一脸茫然,但是图片一看就明白了。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柏林拍摄的《看见台湾》,让许多台湾人从空中俯瞰台湾,看到土地被破坏的那么厉害,才真正意识到保护动物和环境的重要性,这是多少言语都不一定做得到的。

在孩子小时候,图画也比文字更容易带领孩子进入阅读的门,所以亲子共读图画书是非常好的选择。而在诱导孩子阅读的时候,要先激发他的兴趣。这不是一定要让家长念自己不喜欢的公主王子的故事。我们一直说不要低估孩子的能力,有时候念一些有挑战性的书更能激发孩子的兴趣与想像力。

新加坡:儿童阅读改变大脑的真相

阅读是主动学习的历程

也有家长问,既然图片携带的信息比文字多,为什么不能用多媒体来取代阅读?其实用多媒体作为辅助很好,但不能取代阅读,两者的大脑功能不一样。

阅读是主动学习的历程,我们在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及脑磁波仪(MEG)的实验中看到:阅读时,大脑是一路从视觉皮质活化到前脑,每一个字都会激发出一连串跟它相关的字,是一个联想力的竞赛;而电视是一个被动的历程,电视要在一秒内呈现24张图片,靠着视网膜的视觉停留,让静止的画面成为连续的动作。所以看电视的时候不太有时间停下来思考,因为你一停下来思考,后面涌出的讯息就被忽略掉了,所以看电视就是被动的接受讯息的过程。而且,在神经学上发现,主动学习的神经连接的很密,而被动学习则很稀疏,而一个人的神经网络越密,他越有机会触类旁通、产生新的想法。

新加坡:儿童阅读改变大脑的真相

亲子共读,创造快乐时光

我们提出亲子共读,虽然孩子还小,不一定完全都懂,但是他会知道阅读是一个快乐的时间,父母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父母念书的声音对孩子来说像个音乐,他会努力想知道父母在说什么,努力代表主动,主动就会增加他神经回路的连接,会快速的增加他词汇,方便早日跟人以言语沟通。

美国的研究者做过这样一个实验:找到两组5岁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教育程度、社会地位都相似,一组是父母在过去两年内每周5次与孩子共读,另一组则没有。实验者让孩子讲一个与自己有关的生活故事,并假装给洋娃娃讲故事。结果发现:有亲子共读的那组,不但文法程度比较深,用的句子比较长,而且他们会更多的用到书面语。无论多么浅显的书,用词都跟口语有差别,而且书中会用到很多比喻,孩子听多了看多了,能增强他们的表达能力,对他们之后作文也会有一定助力。

中国人一向功利,好像一件事一定要看到成效,其实很多好的事情不是马上看得见效果的,就像人生重要的事,并不是考试考得出来的一样。英国作家高登曾说说:“当你学会阅读,你等于重生一次,你再也不会感到寂寞了。”

新加坡:儿童阅读改变大脑的真相
新加坡:儿童阅读改变大脑的真相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