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冤3年洗脱非礼罪 “不敢再聘请年轻女临时工”

234天前     1,980

(新加坡25日讯)前泡泡茶店老板被指非礼两名打临工女生臀部,含冤3年多终成功洗脱罪名,昨天获判无罪释放。

虽然他含冤得雪,他叹蒙冤后人生迷茫,关掉泡泡茶店,还间接导致小儿子未能去读大学,留下遗憾。

被告陈加兴(55岁)曾是一家泡泡茶老板,他共面对8项控状,指他在2017年11月多次对两名16岁和17岁的兼职职员伸咸猪手,触碰她们的臀部。

蒙冤3年洗脱非礼罪 “不敢再聘请年轻女临时工”

陈加兴昨天获判无罪释放。(海峡时报摄)

他不认罪,由律师谢明达和周梓杰为他辩护,经审讯后被判无罪释放。从他被控到洗脱罪名,却让他经历痛苦的3个年头。

日前报道,一名16岁女职员早前上庭供证,表示被告三度触碰她的臀部。她也指被告在第一起非礼事件后,开始在简讯中昵称她为“宝贝”,甚至以纾解腰痛之名,借机环抱她。另一名17岁的女职员则在供证时表示在工作期间遭被告6次摸臀部。

但是,被告的代表律师指出,两名受害者的说辞漏洞百出,又是中学好友,有串通好要陷害被告的嫌疑。

法官听了双方陈词后,昨日裁决时指出,两名受害女职员的证词前后不一致,存在很多疑点,无法令人信服,因此判被告8项控状都无罪。

陈加兴在案件结束后接受媒体访问。他说:“一开始就觉得很冤枉,感谢律师一路来的协助,帮我洗脱冤屈!”

事情发生后,陈加兴关掉泡泡茶店,人生感到迷茫,无心做事。

“虽然我知道我自己是冤枉,但官司缠身带来压力,也影响到了我的小儿子,间接导致他没上大学。”

他忆述,案子发生时小儿子正要读大学,但他却没把心思放在儿子身上,未能好好跟他谈谈、鼓励他,间接耽误了他读大学。儿子后来直接去工作。

他说:“当时很难开口解释,现在证明了我的清白,我希望他重新考虑去读大学,成绩好坏都不重要,我想让他去体验下大学生活,当做一个经历也好。”

陈加兴透露,两个儿子小学时,他与妻子离婚,独自抚养他们长大。事后他关掉了泡泡茶店,与朋友合开了花店。

不过他称已有了阴影,不敢再请年轻的临时工女生。

他说,即使面对亲友的质疑,他也不会去在意这些,因为清者自清。

谢明达律师则表示,这类非礼案件向来对男性不利,官司较难打,关键是在希望可以盘问到原告。

“如果原告讲得太夸张,比较容易找到漏洞。法官自然也看得出到底谁比较可信。”

法官裁决时列出四疑点

1.受害者无法记得案发时间和日期。

16岁女职员无法提供案发日期,甚至连案发的时间也说不清楚。她供证说在11月12日遭三次非礼,但证据显示,12日她并没有上班。17岁的受害女职员称11月4日至17日被非礼,于19日报案,尽管只过了两周,但她比16岁女职员还无法确定案发日期及时间。

2.两人是好朋友又同在一家店打工,遭非礼却没告诉彼此。

16岁女职员称她被非礼后感到震惊,但她没告诉任何人。被非礼后,她还继续工作了很长时间。证据显示,她更关心的是被告当时不支付工资,而不是非礼。17岁女职员也同样没告诉第一名受害者。

3.两人分别遭非礼后都未立刻告知父母。

16岁女职员报案两周后,才通知她的父母。17岁女职员则在事后与父母一起去度假,当时也没有告诉他们。

4.女职员称被告喊她“宝贝”,却无证据。

16岁女职员指被告在WhatsApp上称她“宝贝”,却没有任何证据。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