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速切入摩哆道 轿车司机害死女马劳

2018年07月21日

(新加坡21日讯)法眼看视频,庭上揭真相!火锅店大马籍女侍应生遇车祸的索赔官司出现大转折,原来车祸祸首是切入摩哆车道的轿车司机,法官斥责司机试图制造假象逃避罪责,导致一人丧命,一人被治罪。

女法官是在反复观看行车记录器视频后,发现之前被治罪的女骑士并非主要肇祸者,一度离开又绕圈回到现场的男司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因为他事发当天紧急切入摩哆行驶车道,让载着死者的骑士闪避不及撞上,然而司机并未被提控,总检察署有必要重新翻案调查。

高庭法官赖秀珠昨天为这起民事诉讼下判时,下令男司机田震添(63岁)得承担九成赔偿责任,并指示诉方联系总检察署寻求翻案。

急速切入摩哆道 轿车司机害死女马劳

沈天祥难掩丧妻之痛,在庭上谈及妻子时落下男儿泪。(档案照)

急速切入摩哆道 轿车司机害死女马劳

田震添被指开车时车子突然切换车道,导致摩哆撞上汽车车尾。(档案照)

大马籍女侍应生苏慧明于2014年6月27日上午,乘坐女同事欧阳秦珑(26岁)的摩哆,从新山来新上班途中,在靠近罗尼路出口的泛岛快速公路上,撞上田震添的汽车车尾后,两人跌路上,头部重伤的苏慧明沦为植物人,三年后过世,死时33岁。

欧阳秦珑事被控驾驶疏忽导致他人受伤,2016年3月认罪后被判罚款2500元(7500令吉),田震添则未面对任何提控。

苏慧明的丈夫沈天祥代表亡妻起诉欧阳秦珑和田震添疏忽,须负起赔偿责任。案件前天在高庭开审,由法官定夺两名答辩人是否有赔偿责任。

在沈天祥、欧阳秦珑和田震添陆续完成供证后,高庭法官赖秀珠昨天中午宣判,裁定欧阳秦珑和田震添分别得承担10%和90%的赔偿责任。(部分人名译音)

反复查阅行车记录器找真相

法官说,在反复查阅观看行车记录器视频,包括以慢速和倒带查看后,她认为田震添才是主要肇祸者。

她指出,原本行驶在最右边车道的田震添,突然急速切入到摩哆行驶的车道,导致欧阳秦珑来不及闪避,才撞上汽车车尾。

而田震添接下来所做的行为令法官发指,他在车祸发生后没有停车查看,反而把车子开到路肩,接着离开高速公路,再绕一圈回到车祸现场,把车子停在最右边车道。法官指田震添这么做是尝试制造假象,逃避肇祸罪责。

法官谴责田震添说:“你的行为导致一名妇女丧命,第一答辩人也被治罪,你尝试制造假证据的行为不能被容忍。”

法官接着指示诉方律师致函总检察署要求翻案,重新调查这起交通事故。她也将在日后发表完整判词阐明裁决原因。

法官让诉方获赔还医药费

六位数的医药费与疗养院看护费,死者丈夫沈天祥只是建筑工人,无力承担,法官为此准许诉方申请“临时赔偿”,协助丈夫偿还拖欠的医药费。

法官对索赔责任做出裁定,至于最终赔偿额,法院将择日进行审理与估算。诉方目前未定下具体的索赔额,但数额料达50万元(150万令吉)。

由于沈天祥仍拖欠大笔医药费,包括妻子留医陈笃生医院期间所开销的8万5000元(25万5000令吉)费用,代表诉方的律师兰维尔古玛星向法官申请,在法庭估算最终赔偿额之前,让沈天祥先向答辩人索取部分赔偿。

法官批准诉方的申请并表示,沈天祥只是建筑工人,应该难以支付庞大数额的医药费。

兰维尔古玛星说,诉方打算申请让答辩人支付约20万元(60万令吉)“临时赔偿”,用来支付所拖欠的住院费和疗养院费用等。加上妻子在马来西亚的住院费和疗养院费用,整体医药费已达六位数。

谁赔我丧妻痛

尽管赔偿问题有了着落,在庭室外接受媒体访问的沈天祥仍难掩悲伤情绪,他含泪表示:“我(丧妻)的伤痛,谁能补偿?”

沈天祥表示,在妻子变植物人后,他的心情大受打击,夜夜难眠,原本健康的他也心脏病爆发,如今得定时服药。

他说,原本医生建议他得休息一段时日才工作,但为了挣钱还债,他坦言只好继续到建筑工地打拼。

每月给钱死者母亲补偿

女骑士被误认为“罪魁祸首”,真相曝光前,死者家人不原谅她,案发后每个月仍拿钱给死者母亲做补偿。

沈天祥透露,他原本以为是欧阳秦珑导致妻子丧命,因此无法原谅她。“但我在观看了事发经过的视频后,不再责怪她了。”

他说,欧阳秦珑每个月也会拿钱给苏慧明的母亲,作为补偿。苏慧明与欧阳秦珑同在狮城一家火锅店当侍应生。欧阳秦珑和田震添并未出庭。

Posted in:中国报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