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2018年08月15日

新加坡眼按:

大学校长不仅是本领域的专家,更要洞察学术界和业界的未来趋势,带领研究和教学工作跻身世界一流。南洋理工大学现任校长苏布拉·苏雷什(Subra Suresh)教授,之前是美国名校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校长。(本文末尾有彩蛋!)

对于现在的热门话题“工业化4.0浪潮”的内部讲稿中文版,新加坡眼得到许可,首次公开发布。大量真知灼见,来自世界顶尖学术界的一线经验和认知,希望给大家洞察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获得一些有价值的启示。

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谢谢你,Valarie。各位下午好。谢谢你们今天能够来到这里,谢谢那些远道而来的朋友。我刚刚见到了一位从尼日利亚赶来的杰出校友。所以真的很感谢你们今天能够来到这里,参加Nanyang Fellow MBA 20周年庆典活动。

据我所知,MBA项目成立于1999年。你们是参加这个项目的第一批毕业生,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自从你们离开校园以后,NTU(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都发生了哪些事情。

我要讲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统计数据,也不是某个机构给出的客观评估或排名,我要讲的就是事实。我只想给你们讲三组数据。我是一名工程师,所以我只靠证据和数据说话,而不是杜撰出来的信息。

首先要说的是第一组数据:2000年,NTU全体教职工发表了几千篇论文,但如果只计算那些发表在顶级期刊上的论文数量,例如像《科学》和《自然》这样排在世界前五或前十的期刊,或是经济学领域内的顶级期刊。根据他们给出的数据,整个学校教职工发表的几千篇论文中,这样的文章只有两篇。

时间快进到2017年,短短17年内,NTU学生和教职工在各个领域中排在世界前十的期刊上发表文章的数量,从2000年的2篇增加到了2017年的384篇。与此同时还发表了成千上万篇论文和其他学术期刊文章。这是一项非凡的成就。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组数据。

第二组数据,我们来回顾一下从2006到2016这10年时间。如果说文章出版是输出,那么我们来谈一谈输入。

在座的各位有很多人都是金融从业者,所以我要用金钱来说话。2006年,NTU的年度研究费用,也叫做研究费用支出,大约是8千万新加坡元,10年后的2016年,这一数字涨到了将近6亿元。

年度研究费用是推动研究不断进步的因素,从8千万元涨到了近6亿元。我们用这一数字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比较,6亿新加坡元用现在的汇率1.3333来算就是4亿5千万美元。这是NTU的研究费用支出。我大多数职业生涯都是在MIT(麻省理工大学)里度过,MIT的研究费用支出是7亿5千万美元。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费用支出是2亿2千万美元。所以说NTU的研究轨道、研究方向、研究势头和研究动力都是相当出色的。这是第二组数据。

第三组数据是3个月前刚出炉的数据。它和今天这场座谈会的主题有很强的关联性,就是人工智能。在过去的5-10年中,NTU成为了人工智能领域的引擎室。如果我来说这句话,可能没什么人会相信,如果这话从你们口中说出,可能更没有人信了。

但最近日本的日经指数和荷兰的爱思唯尔公司给出了一个列表。他们查阅了全球范围内学术界、工业界和各地政府等所有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机构,查看了从2012到2016这5年时间内所有这些机构发表的文章总数和方案应用,还查看了同一时段内这些出版文章被他人引用的次数。

他们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得出了一个列表,排在最前面的机构意味着其员工发表的有关人工智能的作品被引用次数最多。人工智能在这里只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当然还包括机器学习和相关的数据科学等等。

排在第一名的是微软公司,排在第二名的就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微软公司的作品被引用次数是6900次,NTU作品被引用的次数是6400次。令我们感到吃惊的是,谷歌公司才排在第6位。排在第3位的是中国科学院研究所。再接着往下看列表,MIT排在前十。但是北京的清华大学排在了第7或第8位。

人工智能领域将会通过我们现在无法创造的机会和无法想像的方式在未来几年内塑造21世纪的面貌。而正因为NTU在这个领域内有很大的优势,所以作为大学校长,我有这个权利介绍和夸赞我们的成就,我还要将这三组数据分享给你们,因为对我而言,这三组数据比任何语言都更能表达出NTU在短短20年的时间内取得的成就。

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演讲中的NTU校长)

我很荣幸在过去的25年中参与到其中,并向新加坡国内的一些组织提供了一些建议。所以对我而言,哪怕我只是这次伟大变革的一小部分,我也会感到极为满足。

下面我会讲到你我都想讨论的话题,也就是我们在大学里所做的工作——学习的交叉点。我们每天在每堂课上所教授的内容,对学生和教授而言都同样是新的学习经历,包括课程研究和很多不同领域的前沿研究。这些内容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可能是我们能产生的影响中最重要的部分。

正如Nilanjan在他的导论中所说,数字技术正在改变21世纪,而其核心概念是由不同实体构成,其中包括关于向第四次工业革命(或者叫做工业4.0)转型的世界经济论坛。

众所周知,这种情况已经不足为奇了。但是为了这次演讲的完整性,我要用1-2分钟的时间讲一讲这段历史。

18世纪下半叶初期,也就是1760年-1770年前后,出现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是指机械化过程中所使用的水和蒸汽代替了人类和动物劳动力。机械化也夺去了人们无数的工作岗位。但几十年后,利用机械化生产货物和提供服务的新行业又创造出了许多新岗位。这就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情况。

第二次工业革命发生在19世纪中期,大约在1850年前后。人们利用电力开始进行大规模生产,而大规模生产也彻底改变了工业面貌。

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个案例分析,我知道包括NTU在内的很多商学院都喜欢做案例分析,我们的系主任Bob Kennedy就是这方面的专家。我要介绍一个人的案例分析——安德鲁·卡内基。

安德鲁·卡内基在十九世纪初出生于苏格兰爱丁堡郊外的丹佛姆林区。他们一家七口人以编织为生,住在苏格兰爱丁堡的郊外。因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出现,他们一家人失去了收入来源。所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搬到其他地方寻找新的工作。

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影响下,他们一家人在1848年搬到了美国的匹兹堡。安德鲁·卡内基当时只有18、9岁,没有接受过完整的正式教育,所以他在一家钢铁厂当初级工人。10年后,他在28岁左右的时候买下了这家公司并将其命名为卡内基钢铁公司。

当时,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势头正旺,他充分利用了当下的形势。1900年,卡内基将卡内基钢铁公司出售给了摩根大通。这次出售让卡内基成了全美国最富有的人。据说,他当时的资产净值是美国当年GDP的1.5倍。

所以如果你把杰夫·贝佐斯的资产净值比作美国GDP的一小部分,他在卡内基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据说安德鲁·卡内基是当时全球最富有的人。

1900年,世界首富安德鲁·卡内基发表声明称“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他想要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捐赠出去。1919年,他去世了。他在这19年间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捐了出去。

如今,世界上有23家卡内基创建的慈善机构,超过三千所以卡内基名字命名的图书馆。其中最大的一个组织是位于纽约的卡内基基金会。位于纽约市的卡内基音乐厅也是闻名遐迩。这就是前两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影响,其中一个是关于一个名人的案例分析。

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聚精会神聆听演讲的校友)

第三次工业革命涉及全球供应链,这次连通性转型主要由微电子技术、互联网和大规模的全球化促成。这些技术也带我们进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而从研究、教学和教育等方面来看,NTU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中心位置。我不仅是指工程、技术和科学等领域,还有商业、人文、艺术和社科等领域。这是为什么呢?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要组成当然是机器人科学。

NTU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机器人科学研究团队之一。所涉及领域有人工智能和数据科学、区块链、物联网、个性化医疗、智能医疗体系、包括地面车辆和无人机在内的自动驾驶系统等等。

所有这些技术都非常好,但是这些技术的社会影响、道德作用、政策作用以及人性的意义需要另当别论。所以我要花一点时间来分别讲一讲这几点。这几点也必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组成。

这已经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了,那么这一次的革命与前三次相比有哪些特别之处呢?如果你去研究时间范围,从第一次到第二次、第二次到第三次、第三次到第四次,会发现频率是在逐渐加快的。这一点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更加明显。

现在地球上有70亿人,未来几十年内,这一数字将上升到90亿。事实上,到2050年,世界上人口最多的陆地将不再是亚洲,而是非洲。届时,非洲将成为拥有年轻人最多的地区。

从现在到2050年,技术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给非洲带来的影响将与亚洲要如何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同样重要。而新加坡和NTU正位于这一巨大转型的重要转折点处。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另一个独特之处在于,一个人不论生在穷国还是富国、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他/她都能用工业革命的尖端产物——移动技术进行双向沟通。仅脸书(Facebook)这一个应用每天的用户就能达到13亿。随着人们之间的互联程度在不断加深,他们有机会在这次工业革命中接收信息并参与到其中。

那么有哪些颠覆性技术出现呢?有12项技术将在未来几十年内迅速改变人们的生活。

移动互联网技术当然是其中之一。我们使用的智能手机,最新款iPhone手机的功率甚至都大于阿波罗号载人飞船里计算机的功率,而这座飞船当年将尼尔·阿姆斯特朗、麦可·柯林斯和巴兹·奥尔德林送上了月球。云技术将各类文件数字化。

下一代基因体学。使用个性化医疗技术,我们能在1天的时间内根据一份唾液样本的序列得出整个基因组序列,费用还不到1000元。生物学中的整个人类基因组项目之所以能进行要归功于计算机科学和计算技术的进步。

当然还有先进材料、知识工作自动化。先进的机器人技术可以完成人类无法完成的工作或是那些不应该再由人类来完成的工作。储能技术,从小电池到大电池。先进的石油和天然气勘探与恢复技术、深层石油勘探技术、物联网。

还有自动驾驶车辆,这也是NTU能排在世界前列的领域之一。我们的校园里目前有一些自动驾驶车辆穿梭于宿舍区和教学区之间。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们和很多公司签订了协议,打算购入电动汽车并改造成自动驾驶车辆在校园内运行。这样一来,NTU就能为这一领域的革新出一份力。

我们不仅是作为一家学术机构来做这件事,我们还与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新加坡政府和MRT共同合作连通这座占地200公顷(500英亩)的美丽校园,新加坡的国土面积只有NTU的400倍大。

世界上没有其他大学的面积能达到所在国家国土面积的1/400。你在美国和中国做不到这一点。这是我们的特有优势,所以我们必然要将校园当做测试平台,NTU作为一家学术机构要帮助新加坡成为世界上最早转型成功的智能国家。

还有3D打印技术,NTU的3D打印项目团队非常有活力。当然还包括各种形式的可再生能源。

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Nanyang Fellows MBA的校友 )

下面我来介绍几个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优点。就在2周前,2名NTU的教授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在过去三周内是YouTube上观看次数最多的学术类视频。

这两名教授让两个机器人组装了一个从宜家买来的椅子。虽然它们花了好几个小时才组装完成,但未来五年内机器人组装宜家椅子的用时必然会大大缩短。这项技术能够挽救很多婚姻,因为组装椅子可要比组装桌子难很多。这只是列举了一个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他们之后肯定还会尝试各种不同的东西。

NTU电子电气设备(EEE)和计算机科学系有一个团队的学生和教职工与老年人合作,研发生活协助类技术,他们将这些老年人的公寓改造成了智能住所,他们在电视屏幕上创建了老人的双胞胎数字图像。这样一来,独居的老人既安全又可以提升生活质量,这是这项技术带给他们的好处。

说到协助生活,增强现实技术能够帮助有视觉障碍的人群获得更好的视力。这些都是技术有利于社会的热议话题。

第三项研究是最近完成的研究,现在的计算机和机器人可以按照儿童的节奏来理解他们表达的意思并适应儿童的学习节奏,该研究表明患有孤独症的儿童在与电脑或机器人交流的时候要比与教师沟通感到更加舒适,因为儿童能够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学习。这是另一个技术有利于教育的领域。

但这些技术也存在一些缺点。例如材料科学的进步,几千年前日本使用的武士剑非常锋利,很适合在战斗中使用,它也可以应用于厨房刀具,这项技术已经被用于切割蔬菜和肉类。

技术的两面性是一直存在的。对于任何我们想实现的技术优势,它都有可能被人们有意或无意地误用或滥用。所以关键问题在于我们要如何将优点最大化、将技术带来的危害最小化。

现在的颠覆性技术和先进技术将让我们的生活发生巨大改变,这是这些技术的经济结果。这里有一份麦肯锡报告,你选用移动互联网要取决于你相信谁。到2025年,移动互联网的经济影响力将达到4万亿至11万亿美元之间。

还有其他的一些技术,互联网的全球产业将达到6万亿美元。当然可再生能源行业也会变得非常庞大,但与那些数字技术行业相比则相对较小。

还有一些职业将会受到影响,如果你打算从事法律行业或会计工作,现在这些行业已经出现了一些动荡,这还要取决于你从事的是哪种法律或哪种会计工作。大数据和互联网对金融、新产品和服务、研究资金管理、保险金和支出、风险管理与合规性产生了影响。比如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就有很大的影响,谁应该负责?如果发生了事故谁应该负责理赔?是优步还是特斯拉公司?还是你这个被动的乘客?还是由其他人赔偿?还有客户分析、数据分析、实时数据分析。

以及供应链、库存追踪和供应链的彻底转型,因为3D打印技术的出现让制造业变成了一个更加分散而非集中的行业。那么这对新加坡这样的运输中心型国家会造成哪些影响呢?新加坡之所以是运输中心得益于其地理位置,如果供应链变成全球分布模式,那又会产生哪些经济影响呢?

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2018年5月5日,Nanyang Fellow MBA 20周年庆典活动现场)

所以会有很多深远的问题会随之产生。有些行业会发生颠覆性变化。就机器学习技术而言,如果你从事的工作与报告阅读和写作分析有关,自动交易系统将让你的工作发生颠覆性改变。所以你应该先行一步。

就大数据而言,我们再也不想要人工进行客户分析工作,因为机器的处理速度更快或者是处理的数据量会更大,进行信用风险评估。

我们还看到机器人视觉处理器的出现。如果你在嘉信理财有一个财富管理账户,他们创建了一项技术,但我发现当市场走势较好的时候机器人视觉处理器会显示市场不是很好,中间有时间延迟。

如果你能幸存下来,你要好好地审视这个形势。如果你的绩效指标根据管理费用和利润而增加,那么你的职业可能就会遇到问题。

市场平台,这些只是举例说明可能遭受严重影响的一些领域。所以几个月前,NTU成立了NTU人文科技研究所。为什么成立这个机构呢?因为21世纪的这些技术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并不是因为这些技术本身多么优秀,或推出的速度有多快或推出的方式有多好。主要还是取决于它对人类的影响以及人类如何去使用和适应技术。

现在技术变化的速度就是,机构、政府、决策制定者和全球机构制定政策法规的速度跟不上新技术涌现的速度。我们从自动驾驶车辆这个领域就能看出来。那我们要如何保证技术的正确属性呢?

这绝对是新加坡南洋商学院这种久负盛名的商学院需要研究的领域。我们不仅关注金融和管理,它同样也会给社会带来一定影响,尤其是像新加坡这种国家,既是世界重要的金融中心,也是创造财富和聚集财富的地方。

所以我校的人文科技研究所最初将主要关注三个领域。一是负责任地创新,这里的关键词是负责任而不是创新,因为我们的创新技术已经不少了,我们要如何做到负责任地创新。二是新型亚洲城市,因为城市化是21世纪初期的大趋势之一。

亚洲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地区,那么城市化在亚洲起到怎样的作用?新亚洲意味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智能城市、智能管理和智能领导模式。

当不存在界限——不论是国家边界还是区域界线——的大量数据成为了政策制定的基础,那领导力和管制意味着什么?如果机器学习算法根据并非你所在城市或区域的数据向你提供政策指南,这类指南的相关性是多少?你要如何制止这种现象呢?

这就是我们要面临的深远问题。我要留给你们几个问题去思考,我认为这些问题至今还没有答案,我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但这些问题会在未来几年内改变你我的生活、改变所有南洋商学院毕业生的生活。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我与其他人共同主持了一个环节,叫做未来生产顾问。另一位主持人是来自布鲁塞尔的Sharan Burrow女士,她在一个负责协调全球所有工会的组织中担任秘书长一职。

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我们见过很多次面,她跟我说,据他们预测,现有的常规工作中有40%会在未来10-20年的时间内消失。40%,这是他们预测的数据。

你回顾一下之前的工业革命,无数工作岗位都因此而消失了,当然我们现在的全球总人口数比之前要多很多,但工业革命创造出的新工作岗位要比它取代的工作岗位多,只不过是工作的种类有所不同,而且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出现新的工作岗位。

但这一次工业革命的节奏如此之快,人们没有耐心再等个几十年,因为他们面临着失去收入来源的风险。这次工业革命同样还造成收入、教育和机会的严重两极分化与不平等现象。

因此,消极的政治动乱将会出现,而我们已经在过去几年世界各地的领导人选举中看出了端倪。如果新工作岗位出现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工作岗位消失的速度,我们就会面临严重的全球性社会动荡。

我们要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呢?政府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呢?高等院校应该起到什么作用呢?这个领域内的各个行业和非营利性组织应该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呢?这将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对于高等院校而言,成为一名受过教育的人在21世纪意味着什么?如果你来到南洋商学院读书获得了本科学位,学士学位,当你离开校园的时候可能你只有22或24岁,你的职业生涯和你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还要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到你90岁的时候你已经改变了很多次你的职业。

所以当你离开NBS的时候,你应该学习到哪些最起码的知识让你能在未来的6、70年中成功改变你的职业。这将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这就意味着今天你在经济学、数学、金融和计算等领域学到的知识将让你足以成为终生的学习者,这样你就不需要再回到大学获得另一个学位。

我们当然希望你们都回来继续读书,但你们不需要了。作为教育者,我们应该怎样帮助你们成为一名生产力高的公民呢?这个问题就是,在21世纪,人类意味着什么?

有一个理论是,到2029年,我们将达到一个所谓的奇点。也就是说,据估计,2029年的时候,机器智慧将和人类智慧一样可以做出很多重要的决策。

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从左至右:南洋商学院院长,NTU校长夫人、NTU校长,南洋商学院副院长)

但这并不能完全回答刚才的问题,因为人类智慧相当复杂和微妙。举个例子,就拿人类最基本的情绪而言,比如爱、尊敬、尊严、共鸣、同情、慈善等等。机器能理解同情是什么吗?机器能理解尊严是什么吗?

而对于中国人、印度人、欧洲人和美国人而言,尊严又有着微小的不同之处,这是因为文化差异造成的。它取决于你的生活经历,比如在一种文化中被视作有尊严的行为在另一种文化下就可能是有损尊严的行为。

所以机器能理解这些微妙的不同之处吗?如果机器在无法理解这些概念的情况下开始处理大量数据并做出决策和提供政策指南的时候,我们应该怎样做?如果机器制定决策并给出政策指南,那么人类是否能有机会越过这个奇点、通过人为干预来推翻这些决定,还是任凭它们控制?

我们无从得知答案,那么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来达到那个奇点?当然了,技术发展的速度要远远快于人类能力发展的速度。

(中文内容根据校长先生讲话整理翻译,未经他本人审核。欢迎大家自行查找英文,阅读原版内容。)

新加坡眼:前面说好的有彩蛋呢?是的,关于工业化4.0,人工智能等热门话题,NBS作为理工背景深厚的商学院,还有更多广泛深入的探讨机会,“据预测,当今40%的常规工作将在十到二十年后消失。这一变化的核心就是全球诸多政策制定者所说的全球范围内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或“工业4.0”。”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阅读原文”(read more)报名参加。

— END —

中文版首次发布:南洋理工大学牛人校长谈“工业化40浪潮”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