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败走新加坡

2018年12月31日
 ofo败走新加坡

拥有500万人口的新加坡,面积相当于北京市海淀区,这里可供骑行的道路很少,却是ofo和摩拜在海外的第一个正面战场。

2016年12月,ofo小黄车现身新加坡,从此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海外扩张战略。

整整两年后,ofo在当地被物流公司催债,欠款达51万美元。有媒体称ofo这是“凉到国外”,从热闹到凄凉,ofo这两年在新加坡经历了什么?

2016年12月底,第一辆ofo小黄车出现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前的广场。为什么海外首站是新加坡?ofo联合创始人张严琪曾透露,新加坡是海外打开ofo应用最多的国家,另外新加坡离中国较近,供应链比欧美国家有优势。

一个月后,新加坡本土的共享单车品牌Obike上线,这家公司由新加坡人和中国人一起创办,核心高管来自Uber、Grab等打车公司。

 ofo败走新加坡

其实ofo的对手摩拜早就计划进入新加坡市场,但是在行动上却落后了,被ofo和当地的Obike抢先了一步。

2017年2月,ofo正式在新加坡投放了1000辆共享单车,首批进入新加坡的共享单车由上海凤凰自行车厂制造,与国内单车不同,这些出海单车采用的是实心轮胎。

为了市场推广,ofo发起了为期两周的免费骑车活动。试用期后,用户不需要交押金,骑行每次收费0.5新元,这个价格相当便宜。要知道此前租赁自行车行业每小时要收费7-8新元。

ofo的进入引起了传统自行车租赁公司的不满。很快ofo就被当地媒体指责乱停放,这有违新加坡当地的法律法规。新加坡交通主管部门陆交局(LTA)称,共享单车能提高居民骑行出行率,但是如果乱停放会被移走。

3月份的时候,ofo创始人戴威透露,ofo在新加坡的日订单数已经达到了1000单。

3月21日,ofo在新加坡发布了其全球首款可变速新车型。与此同时,摩拜正式宣布进入新加坡,摩拜的押金为49新元,半小时收费1新元,相当于5元人民币,早期摩拜推出5折活动,这使得摩拜跟ofo的价格基本一致。

 ofo败走新加坡

5月24日,在ofo正式进入新加坡市场100天后,官方披露了一组数字,注册用户达10万,订单数达到了2万。ofo在新加坡举办了100天主题派对,同时发布了新一代升级版车型aura 1.0和新一代智能锁。

 ofo败走新加坡

2017上半年,除了新加坡,ofo还在美国、英国、哈萨克斯坦3个国家开展业务。下半年8月,ofo进入泰国和马来西亚,由此集齐了“新马泰”东南亚三国。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ofo进入新加坡后,在4月份成为当地下载量第五的APP,但到了7月则下滑到34名;摩拜7月份的下载排名是31名。

而他们的共同对手Obike,一直保持领先,从2月到7月保持了APP下载榜前五的位置。

2017年9月,ofo宣布进入捷克、意大利、俄罗斯和荷兰四国,此时ofo在海外13个国家展开了运营。12月,ofo进入法国巴黎,完成了进军20个国家的目标。

2018年4月,有媒体称ofo在新加坡上线“骑车挖矿”功能,ofo官方回复是,这只是针对新加坡推出的市场活动,ofo没有筹备ICO,但会对区块链在内的技术保持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4月是一个关键的分水岭。对手摩拜卖身美团,有传言ofo将会被滴滴收购。

一个月后,戴威在内部会议上称公司的状况好比电影《至暗时刻》中丘吉尔和英国的处境,但公司会保持独立运营。此时,ofo在新加坡的用户约有100万,每周平均订单约100万单。

6月份,有媒体曝出ofo总部大裁员,是公司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主管海外的张严琪离职,海外部门解散。不过ofo方面回应称,张严琪离职和海外部门解散的传言不实。

但随后,就有媒体打听到了新加坡ofo的情况,60多人的团队有一半人接到裁员通知,在当地投放的单车数量已经达到7万。

同时,新加坡一家物流公司在7折甩卖小黄车,原本335元的单车240元卖掉。原来是这家物流公司与ofo存在费用纠纷,于是决定甩卖ofo新车。

 ofo败走新加坡

新加坡本地的Obike状况也不好,被曝光挪用用户押金,去购买会员服务,还有退押金时间长达14天,但有用户称退押金几个月后也没收到钱。6月底Obike宣布决定退出新加坡市场,但官方并没有说明何时退还用户押金。

Obike的退出除了自身的问题,政府的监管也是一个原因。新加坡陆交局要求,共享单车运营商要在7月7日前提交牌照申请,否则不准继续运营。

虽然ofo否认了主管海外的张严琪离职,不过一个值得注意的官方调整是,戴威亲自负责海外业务,ofo开启海外第二战略阶段。

第二阶段说是精细化阶段,其实也是大撤退的阶段。很快ofo就退出了以色列、德国、澳大利亚等市场。7月在美国市场也裁掉大部分员工,只保留少数几个城市的运营。

新加坡主管部门发放的营业执照在9月下发,摩拜和ofo在内的6家公司获得执照,但ofo只获准经营25000辆单车,而此时ofo在新加坡投放的车辆达到了8万。

随后ofo宣布提高骑行收费,起步价为0.5新元,每骑15分钟则要付0.5新元,相当于2.5元人民币。而此前ofo的收费是每半小时0.5新元。

另外陆交局要求,共享单车企业要为每辆单车支付30新元的保证金和30新元的执照费,如此一来ofo运营的车辆将要交750万元人民币。这对于资金困难的ofo来说可谓压力不小。

 ofo败走新加坡

10月底,ofo向陆交局申请,由于财务困难,希望把运营车辆缩减到1万辆。

11月,新加坡共享单车新规施行,按规定ofo要将单车缩减为1万辆,多余车辆须移走。其他共享单车公司都按规定执行了,ofo是个例外。随之而来的是一张政府开出的10万新元的罚单:若不整改,经营执照将被吊销。

然后在12月,ofo总部搬家到互联网金融中心后,终于演变成线下用户上门退钱,线上超1000万用户退押金的“盛况”。

而在新加坡,合作的物流公司要求ofo还清51万美元的欠款,ofo新加坡办事处员工的交通费和话费都没能报销。

ofo的海外故事正在走向终点。

 ofo败走新加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