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2019-04-16     4,653

据新加坡人力部MOM截止2018年的最新数据,新加坡的外国员工(持EP、SP及WP)数量约为140万,其中有将近30万人在建筑工地从事体力劳动;他们主要来自缅甸、老挝、印度和中国。

在新加坡,他们也有个特殊的名字——"外劳"。

在新这个没有最低工资标准的城市,他们用汗水换来白领们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工资。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海外打工是个古老的行业,至少在中国,是。自清末年间闽粤农民向南迁徙下南洋开始,百余年间,或为生存,或为圆一场发财梦,无数人离开家乡。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岁月更迭,历史依旧在传承。出国务工虽不再是个新鲜词,热度仍未退去。新加坡仿佛是一块磁石,吸引著世界各地的人们,来此打拼一把。

而这群在新加坡的"外劳"们,像一面镜子,折射出繁华世界背后的世界。他们数量众多,几乎无处不在;可他们的存在感又很低,鲜有人为他们发声。

他们过着与外界隔离的生活:他们的护照被雇佣的企业没收,自由的行动权被彻底剥夺;他们没日没夜的工作,却换不来一丝一毫心理的和情感的慰藉。

他们仿佛是高压社会下的一种被忽略的陌生人,苟且余生。

对于34岁的新加坡导演杨修华(Yeo Siew Hua)来说,这群人显然也是陌生的;但早在8年前,当他在研究新加坡填海计划*时,对“外劳”这一个群体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图为杨修华导演

"虽然我是一个新加坡人,但是真正建设新加坡这个国家的,是他们,” 杨修华说:"他们,或许永远不能变成这个国家的一部分。但我希望,可以为他们,拍一部电影。"

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杨修华参观了位于新加坡最西部Tuas的一个工人宿舍。在那里,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外劳”。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图为Tuas工地员工宿舍

"我们只知道他们是来打工的,但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有兴趣爱好,工作之余也会娱乐,会休闲。"杨修华这样说道。

同一年,这部以新加坡“外劳”为主题的电影——幻土(A Land Imagined)开始拍摄。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图为拍摄现场

讲述了一个来自中国的建筑工人在新加坡填海工地神秘失踪;警察调查员尝试了解失踪男子的心境,以揭露事情的真相。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剧照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剧照

电影的大量镜头都是直接在建筑工地完成。杨修华带领团队,克服了暴晒、灰尘、持续的建筑噪音等恶劣的环境;花费了近两年时间,终于完成了拍摄。

令人欣喜的是,在第71届洛迦诺影展一鸣惊人夺下金豹奖,杨修华也获得今年亚太电影大奖的青年电影奖。

国际提名委员会对的评价是:剧本出色,导技纯熟,镜头美,惊悚氛围中展示了非法劳工的孤寂与填海工程的争议性。

我们一起来看看这部电影的预告片:

中反复出现的港口起重吊架,似乎暗示著新加坡的“立国之本”--一个马六甲海峡港口枢纽打造的海洋经济。

而港口下的工人房却呈现的是与发达经济体相反的场景:简陋的纸板房和拥挤的双层床;

以及一群生活在富足的新加坡的土地上,缺少娱乐,缺少社交的纯粹的劳动者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在许多人的观念里,新加坡可能只是一个空泛的旅游国家,他被简化为一系列符号化的景物与人物:圣淘沙,鱼尾狮,环球影城……

然而,真正的新加坡是什么样的呢?

或许看完这部电影,你会有新的感触……

*新加坡填海计划

自52年前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以来,新加坡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从224平方英里增加到277平方英里。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填海造就的土地无处不在:滨海湾金融中心(Marina Bay Financial Center)的五座高楼是建在填海得来的土地上;还有各种公园、码头和沿海公路也是如此。

都市繁华的另一面,新加坡"外劳"的世界

MzQuMjM5LjE1MC41Nw==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