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的政治之路

2019年05月12日

新加坡共和国开国总理李光耀是在1954年组织人民行动党直接参加政治的,但是,在这之前,他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对政治产生兴趣?一般人并不是很清楚。

李光耀曾说,第一次使他倾向问政的,是在日军占领新加坡的三年半期间(1942-1945)的一次经历。

李光耀的政治之路

当时是新加坡沦陷时期,日本人把新加坡改名为“昭南岛”。李光耀十八九岁的某一天,经历了一场可能改变他一生命运,也可能改变新加坡历史的“大检证”。 

李光耀回忆说:“日军占领新加坡初期,有一天,我像其他数以千计的青年,在集中营受‘检证’。有一部分青年被送到另一边,那是死路。我本能地觉得情形不对,于是要求看守的日本宪兵准许我回家拿一些个人的物件,非常幸运获准。我从此一去不再回头,‘检证’的事也就逃过去。”由此刻起,日军开始统治新加坡三年六个月!

脱险之后,李光耀思考了很多,这段期间,他打定主意要摆脱外国人的奴役与统治。这也是他后来在新加坡光复后决心打倒英国殖民地主义者,争取独立自主的原因。

用李光耀自己的话说:“日本人从来不会知道他们对像我这样一代人所造成的影响,但是,他们却确实造成我及和我同一代人的决心,致力于争取自由,摆脱外国人的奴役与统治。”

他在回忆录中说:“日本时期的三年零六个月是我一生中经历最重要的阶段,让我有机会把握观察人们的行为,把人类社会及人们的动机和冲动,看得一清二楚…… 这三年零六个月的日治时期让我学到的东西,比任何大学所教的还多。” 李光耀说:“我没有主动参与政治,是他们(日本)把政治带给我。” 但是李光耀的实际政治倾向应该是战后他去英国留学,进入 剑桥大学后才崭露。

和许多其他来自殖民地的学生一样,李光耀参加了后来马来亚联合邦政府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创立的“马来亚论坛”,这是一个让来自马来亚及新加坡留学生讨论政治的平台。

李光耀这时已经摆出“学兄”样子,经常不厌倦地劝告其他留学生说,你们像我这样有非常难得的机会出国深造,因此,回国后就得对国家肩负起更重大的责任。

论坛的成员中,突出人物有新加坡的开国元勋正副总理李光耀及吴庆瑞,有马来亚(后来马来西亚)的东姑首相和副首相敦拉萨。也有几十年来自始至终一直坚持自己的政治信念而不愿屈服于当权派的左翼知识分子。

当时(1948年),马来亚半岛已经发生共产党(马共)发动的武装叛乱,英国殖民地政府跟着宣布新马两地进入“紧急状态”。李光耀这名年轻人公开表明不赞成他的国家由一个共产党政权统治。但是,他也公开表明服膺于社会主义的思想倾向,其实这也是许多留学生的时尚思想。

他口才好,学识丰富,被“马来亚论坛”选派代表马来亚出席在布达佩斯举行的世界社会主义青年会议。

马来亚共产党驻欧洲代表林鸿美(林丰美)当然也出席了。在伦敦留学的几位同学包括李光耀的弟弟李金耀及吴庆瑞 等人也去观光。大会通过的议案中,包括一项争取新加坡及马来半岛在内的马来亚独立,正如所预期的,李光耀和新马的留学生们都支持这项议案。在当时,共产党及大部分国家都视马来亚和新加坡是一体,他们不了解英国在战后已将新马两地行政系统分开。当布达佩斯的共产党报纸刊登这则支持马共为争取国家独立而斗争的议决案的新闻时,把李光耀和其他出席人士的照片摆在一起。关注学生课外可能涉及“颠覆”殖民地政府活动的驻布达 佩斯的英国大使馆,即刻把有关剪报寄回伦敦。

1950年8月,李光耀完成学业回来新加坡时,即刻被警方召唤到罗敏申路隶属刑事调查局的“政治部”接受盘问,解释为何他的照片会登在共产党的党报上。 新加坡治安当局如此紧张是很自然的事。当时的新加坡已进入紧急状态,马共制造社会混乱,另一面中共建政伊始,冲击著当地的华人(侨)社会,韩战也已爆发,是燃烧岁月的开始。李光耀此时福星高照,遇到了贵人,负责盘问他的是一位英 籍政治部警官柯里顿。柯经过冷静郑重评估李光耀后,给他“网开一面”,不逮捕他(在另一章节会有叙述)。 

此文节选自陈加昌著作《我所知道的李光耀》,原章节标题《日本把李光耀带上政治之路》。本书是《亚洲周刊》2015年度十大好书,也是2016年新加坡文学奖非小说组大奖得主。

李光耀的政治之路

封面绘图⊙涂敏忠

陈加昌

陈加昌,传奇报人,新加坡第一位战地记者,在李光耀踏入政坛前便认识李光耀,是最早 近距离接触、采访和报道李光耀的记者之一。

陈加昌从事新闻工作半世纪,奔走于区域政坛风云间,除了以记者的身份经历新加坡动荡岁月外,也历经区域重大事件,包括深入越南采访战地新闻,采访过万隆会议、新马分家、新加坡独立、学潮暴动、福利巴士工潮暴乱、种族暴乱以及重大区域外交事件等新闻。

李光耀的政治之路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