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接连捐器官给陌生人 与受益人成为家人

2019年07月12日

(新加坡12日讯)活体器官捐献的概念还未普及,要把身体器官捐给非亲非故者,对一般人而言更非易事。

不过,狮城有一对无私的兄弟,先后将肝和肾捐给了陌生人,救了两条人命。其中,捐肾的弟弟还与受益人成为“家人”,过年过节常聚会,说明人间处处有温情。

据《8视界新闻》报导,近日在新加坡网上一则“寻肝救父”贴文,获广大民众关注,网民纷纷给捐肝的好心人点赞。

原来,捐肝人林汉威并非家中第一个活体器官捐献者。他的弟弟林狄伦曾在七年前将自己的一个肾脏捐给素不相识的男童刘懿兴。林狄伦也是将活体器官捐给陌生人的本地第一人。

兄弟接连捐器官给陌生人 与受益人成为家人

林汉威将一部分肝脏捐给了病危的陈明亮。 (图取自林汉威,面子书)

受弟弟启发“没想太多就捐了”

35岁的金融服务总监林汉威表示,自当年受弟弟启发,他也有了将器官捐出的想法。“看他捐了肾脏后,这么多年过去,身体没有什么问题,所以要我也捐出器官,其实并不是那么难的决定。”

今年5月,他在网上看到有人寻找适合的肝脏移植,于是“没想太多”,就开始联系医院与病患家属,表示自己愿意捐肝。

最终,他在5月30日接受了肝脏切除手术。医生将他体内约64%的肝脏切除,移植到了59岁肝衰竭病患陈明亮的体内。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除了腹部留有长长的疤痕,林汉威的生活如常,已几乎完全从手术恢复。

兄弟接连捐器官给陌生人 与受益人成为家人

林汉威和林狄伦这两兄弟将肝脏和肾脏捐给了陌生人。

救人一命感觉像魔术

林汉威赞国大医院器官移植流程专业:“我在出院当天有去探望陈明亮,他当时还在加护病房。那个时刻对我来说,就像魔术一般。他原本其实快要死了,但在接受移植后,就醒了过来。”

捐献器官不只是改变病患的人生,也让病患家属放下心中大石。林汉威回忆手术后的情景:“当时我和他的太太和两个孩子先见面了,他太太一直说我是‘救命恩人’,一直对我表示感激。”

林汉威说:“我真的不觉得我们做了很伟大的事。有些人捐血,有些人捐钱,肝和肾也是可以捐的东西。只是稍微复杂一点。”

目前,接受肝脏移植的陈明亮还在家中休养,不方便外出,因此未能与捐肝给他的林汉威正式见面。他昨天(10日)通过电话接受8视界新闻访问时也感谢了林汉威,并希望大众能学习他那无私的奉献精神。

与受益人成为“家人”

34岁的林狄伦今天跟哥哥一同接受访问,分享了七年前毅然捐献活体器官的决定。

他说,小时候父母离异,自己来自单亲家庭,因此当年看到六岁男童刘懿兴急需肾脏活命时,分外触动。

“由于自己来自与其他人不同的家庭,所有看到他的情况时,真的很想凭自己的力量帮他,给他一个当正常小孩的机会。”

如今,捐了一个肾脏的林狄伦正常生活,身体健康;而当年的小男孩刘懿兴也已经上中二了。

最暖心的是,林狄伦与刘懿兴一家结缘,成为了世交。他说:“比如我生日、过年、圣诞节的时候,我们都会有聚会,拜访彼此。我几乎多了一个家。懿兴的家人待我就像亲人一样,他们怎样对待他们的孩子,就怎样对待我。”

兄弟接连捐器官给陌生人 与受益人成为家人

林狄伦与刘懿兴一家成为世交。

林妈妈起初觉得儿子想法疯狂

林汉威和林狄伦的母亲梁菊花坦言,一开始知道儿子要捐出自己的肾脏时,她觉得儿子的想法“恐怖又疯狂”。

54岁的梁菊花说:“当弟弟(林狄伦)告诉我的时候,我当时想自己的器官捐给别人,那自己需要的时候,怎么办呢?”

不过,当时林狄伦心意已决,她也只好支持儿子。

“如果我儿子需要人家捐器官的话,我当然也是希望人家捐给我。所以我还是告诉我自己,要支持儿子。”

今年轮到大儿子要捐肝,她坦言”看弟弟这么多年都没事,我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她接着呼吁:“希望新加坡人以他们做例子,可以有更多人出来捐赠器官。”

活体器官捐赠个案增加

在本地,将活体器官捐赠给陌生人的个案有增加趋势。据国大医院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本地将活体器官捐赠给陌生人的病例有20起,其中14起为通过媒体和网络成功找到捐献者。

负责林汉威肝脏移植手术的医生勾伟杰副教授表示,公众对于活体器官捐赠的意识已经提高,但还是期待公众的反应可以更好。

据liveon.sg在2018年的数据,等待器官捐献的病患在过去两年有增加趋势,需要肾脏移植的病患有314人,需要肝脏的病患有58人。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