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2019年07月12日

近期,高考档热播剧《少年派》收官,以现实题材触发观众情绪,凭借过硬的质量一举拿下全网收视率第一。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这部电视剧一改以往校园剧的沉闷,塑造的几位老师形象也各有特点。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号称“地狱田”的化学老师田珊珊。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地狱田”由来 化学老师田珊珊为人非常严肃,甚至有时候对学生近乎苛刻,而且上课下课都紧绷着脸。她的课堂气氛很恐怖,如同地狱一般,所以被学生称为“地狱田”。

在第23集中

江天昊因为家里破产,自己做起了网店生意,在课堂上鼓捣手机被田老师发现。

起初先是警告他不能再有下一次,否则便将手机直接扔出去。

可江天昊却不仅不以为然,反而还在考试的过程中把手机拿出来,田老师二话不说,抢过手机从三楼扔了出去。

哪想到,江天昊就像是个愣头青一样,也从三楼跳了下去。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不过好在有惊无险,人没多大事情。

但在这一出闹剧面前,田老师却彻底成了一个背锅侠。

吓晕被送进医院胆战心惊不说,到后来还被全校公开通报批评,降职降薪......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在外人看来,可能觉得这样的惩罚措施不严重,学生出事了老师肯定是要担责,这是必然。

可话又说回来,身为老师,大家其实心里都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优秀教师,本着一心为学生成绩好的目的去教育,不但没有换来学生的感恩,反而还为此受牵连。

这是对教师职业生涯的一个亵渎,内心的煎熬无异于凌迟。

在30集中

因为江天昊的事情,学校明令禁止老师没收学生手机,导致了一个班里几乎每个学生都带手机来学校。

上课过程中,田老师在板书,底下的电话提示音时不时响起。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按理来说,有了前车之鉴,正常人忍忍就过去了,可是田老师还是说了这么一番话:

“我也想说服自己,何必呢?何必那么不近人情呢?”

“你们都是成人了,讲起道理来,比我还在行,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们都应该清楚。”

“我再也不能像一个小学老师一样去盯着你们,想玩就玩吧,大不了再玩几个月,我们就相忘于江湖了。”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你玩你的手机,我念我的经,眼不见为净,反正也是挣那点工资,我犯得着为这点钱,跟你们较劲吗?”

“你将来大富大贵也不会带我分钱,你将来成为阶下囚也赖不着我。”

“可我还是说服不了我自己,我站着,你们坐着,我讲课你们听课,你们喊我一声老师,我就得对得起这个称呼对得起这个职业。”

“在我的眼皮底下,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我还是希望你们好好听课。”

“我不在乎你们给我地狱田的称号,但是我不想将来担一个骂名,我不希望将来你给你孩子辅导化学课的时候,被说你的化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听起来,有点诙谐,但更多的还是语重心长。

有关心、有期许、有恨铁不成钢......

我想,这也许就是为人教师心底里最强劲的那股力量吧。

在剧里,田老师说完这番话后,学生们都纷纷把手机上交了上去,学生还与老师四目相对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近年来频发因教师管教、惩罚学生而酿成悲剧

回到现实中,故事中的情节仍在不断“上演着,每次事件发生后,舆论都会质疑教师的惩罚方式不当,侵犯了学生的人格尊严,要求严惩教师,加强师德教育;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而教师群体却感慨,今后再也不要管教学生了。但是,如果学校老师都不再管违纪违规的学生,学校教学秩序何以得到保障,教学工作又如何顺利开展下去。

针对这类事件,在严肃调查追究责任的同时,必须反思怎样才能既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促进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又维护学校教学秩序,要给教师批评、惩戒学生以正当权利。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只是概念化地强调要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或者概念化地说赋予教师适当的惩戒权,都无法走出当前的困境。

当务之急是,国家和地方教育部门要出台学生违规违法处理的细则,要针对十分具体的校园违规违纪(课堂教学违规、宿舍管理违规、校园公共场合违规)行为做出处理规定。

即具体违规情节应受到怎样的惩罚?谁来执行惩罚?比如,学生上课不遵守课堂纪律,和其他同学说话,教师在口头批评后无效,教师该怎么处理?

发达国家,违纪可以罚站以及请出教室

但我国现在只有不得体罚和变相体罚的原则性意见,而对于以罚站方式处理违反课堂纪律的学生,通常会被质疑为体罚或者变相体罚,结果是老师干脆就不管,随便学生怎么做。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在制定处罚细则后,学校要把具体处罚规定告知家长和学生,并和学生、家长签订协议,让学生、家长知道,如果学生违反了校规,将受到哪些处罚。

不像现在,学生和家长会说不知道这类行为会受到什么处罚,教师也不知道处罚的尺度是什么,随意性比较大。

要明确具体处罚的程序

对于课堂教学,应给予教师处罚不遵守课堂秩序学生的权利,并明确处罚的方式。

而对于学生违反校园公共秩序,则应该组建学生事务中心(由校领导、教师代表、家长代表、专业人士代表共同组成),负责调查学生的违规行为,举行听证会,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理。

在新加坡可鞭刑

对于未成年的男生也有鞭刑的处罚,但执行鞭刑不是当事教师拿起鞭子就打,而是要经过调查,根据调查结果以及事先明确的处罚规定,决定打多少下、打哪个部位,并在执行时有其他教师、家长监督。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这就是对学生进行规则教育、法制教育——让学生懂得规则、懂得违规之后受什么处罚以及怎样被处罚。

具体到上述事件,就不应该由当事教师直接处罚,而应该交给学生事务中心进行调查、处罚。

比如,在校内多次违规,根据有关规定应该给学生什么处罚,就给学生什么处罚(处罚规定事先告知学生、家长,违规之后严格按规定执行,学生、家长也很难有反对意见)。

小编认为,适当且合理的惩戒违纪学生,可以有效维护教学秩序,保证教学顺利地进行。不能再模糊处理,必须明确体罚、变相体罚与适当批评惩戒的边界,以及适当批评教育的具体细节、程序。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少年派“地狱田”扔学生手机,江天昊在新加坡早就被鞭刑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