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无情,一个拥抱都不行

2019年08月10日

如果外国人在本国犯法,如何处罚,怎样做到服众?

在全球化的今天,这是每个国家都可能遇到的难题。处理不好,极易引起外交纠纷甚至危机。

在这个问题上,新加坡这个小国却“不信邪”,即使总统求情,甚至发出贸易战的威胁也毫无惧色。

1994 年6月9日,18岁的美国少年迈克·费伊在新加坡受到鞭刑处罚,在西方世界引起轩然大波。

新加坡的无情,一个拥抱都不行

费伊之所以受到鞭刑处罚,是因为他和他的朋友们在新加坡境内公路上肆意破坏交通指示牌,并用喷漆涂鸦多辆轿车。

费伊因上述行为被新加坡法院判处鞭打 6 下并监禁 4 个月的刑罚。这可捅了 " 马蜂窝 ":美国舆论界对费伊进行声援,认为鞭刑违背人道;数十名美国人写信给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馆,要求对费伊进行改判;美国参议院都郑重其事地通过决议,要求美国政府阻止新加坡对美国人动用鞭刑;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根据议会的决议,通过外交途径向新加坡总统发出紧急呼吁,为这位名叫费伊的少年求情。

但是,时任新加坡总理吴作栋说:" 看在美国总统的面子上,减去 2 鞭,但必须执行 4 鞭。" 费伊只得乖乖接受 4 鞭。这就是轰动一时的美国少年被新加坡鞭刑案。。

然而,相当多美国民众却支持鞭打费伊,认为费伊既然触犯了新加坡当地的法律,就应该依据当地法律受罚。有媒体进行民调,结果三分之二以上受访者表示费伊 " 该打 "。美国驻新加坡使馆也收到了美国民众 " 潮水般的信件 ",强烈支持鞭打费伊。

虽然新加坡法院判决对美国少年费伊全裸屁股进行鞭打,虽然美国媒体对自己国家的男孩被别的国家剥下裤子鞭打屁股勃然大怒,虽然这位叫做费伊的美国少年被鞭打后说 " 永远不会忘记新加坡 ",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自食其果的费伊,在受过这次处罚后,仍然恶习不改。

因涂鸦被鞭刑的,不止是美国人。

2014年11月8日,两名德国青年翻入新加坡一座郊区地铁站,在列车车厢胡乱喷涂。

新加坡的无情,一个拥抱都不行

(被涂鸦的地铁)

犯事后,两人途经马来西亚准备飞往澳大利亚,在机场被捕,后被引渡至新加坡。最终,两人被判坐牢9个月,鞭刑3下。

新加坡的无情,一个拥抱都不行

(被捕的德国青年)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2010年6月,瑞士籍男子奥利弗·弗里克因在地铁车厢上涂鸦,被判5个月监禁和鞭打3下。同时参与作案的英国人劳埃德·戴恩·亚历山大侥幸逃脱,一度被新加坡警方全球通缉。

新加坡的无情,一个拥抱都不行

(新闻报道)

新加坡处罚外国人影响最大的是澳洲毒贩案。最不能让人理解的是家属一个想拥抱的要求也被无情拒绝。

2002年12月越南裔澳籍男子阮祥文在自柬埔寨飞往澳大利亚墨尔本的途中,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过境时被警方查获携带了396克海洛因,他随即便被逮捕。根据新加坡的法律,走私超过15克以上纯海洛因就可被判处死刑。

为了营救阮祥文,澳洲总理霍华德此前曾5次请求新加坡赦免阮祥文但都遭到拒绝,总督和教皇等人为其求情,但一切努力都付与流水。

澳大利亚方面眼看赦免无望,最后只要求允许阮母和她儿子最后拥抱一下。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亚历山大·唐纳1日紧急致电新加坡驻澳大利亚高级专员约瑟夫·高,要求他告诉新加坡政府,澳大利亚希望阮拓文的母亲能给儿子最后一个拥抱。

唐纳告诉记者,他对高说:“我只想重申,让阮拓文与母亲拥抱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我希望新加坡政府同意。”

但是这个在我们看来最简单的要求也被新加坡政府拒绝。

新加坡的无情,一个拥抱都不行

阮母只能隔着玻璃用手摸了摸儿子的脸,握了握儿子的手,作最后的告别。

新加坡的无情,一个拥抱都不行

(相关新闻报道)

详情请阅读这篇去年的文章新加坡,你怎能做得出?

新加坡被公认是治安最好、环境保护最完善、政府最廉洁的国家之一。这不仅因为严格的法律,更因为严格的执法。

实际上,一视同仁处罚犯法的外国人,并没有影响新加坡对外国人的吸引力。新加坡《2016人口简报》数据显示,561万人中40%都是外国人。

本国人也好,外国人也罢,皆一视同仁。这种做法,不仅是在维护“司法主权”,也是在践行最为纯朴简单的“人人平等”理念。

试问:

如果对外国人网开一面, 那么如何处罚本国人,又何以服众?

新加坡的无情,一个拥抱都不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