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我为何宁愿冒着得罪华人的危险,也要把英语设为第一语言

2019年08月11日

在文章中,我们已经介绍了李光耀为何主张不能放弃华语,也稍微谈了谈李光耀的双语政策,简单来说就是新加坡各民族将英语作为第一语言或者通用语言,同时也不放弃各民族自己的母语,不只是华人不放弃华语,印度人也不必放弃泰米尔语,马来人也不放弃马来语,各民族的语言作为第二语言来使用。然而,这个双语政策并不是只是在推行的过程中就遭到了种种困难,实际上,在其制定的过程中就遭到了种种质疑。

李光耀:我为何宁愿冒着得罪华人的危险,也要把英语设为第一语言

65年9月30日,新加坡刚刚被马来西亚开除,中华商会的两位华人董事康振福和郭佩弦就找到了李光耀,他们要求把占新加坡总人口80%(实际上是75%左右)的华人的母语——华语设为新加坡的通用语言以及政府的工作语言。

李光耀将这二人痛斥了一顿,说他们这样会把国家变成混乱的斯里兰卡,会让新加坡陷入四分五裂的地步。李光耀在回忆录中坦言:我知道让华社失望对我的政治前途非常不利,也给了反对者以把柄,但是我不得不采取这个政策。

李光耀:我为何宁愿冒着得罪华人的危险,也要把英语设为第一语言

为什么李光耀宁愿冒着可能得罪75%的华人的危险,也要把英语而非华语设为第一语言呢?我将在下面总结一下李光耀的说法,这些说法只是李光耀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人立场。

首先,李光耀认为,英语的一大好处是它是中立语言,是新加坡各民族都能够接受的。李光耀的意思是,如果把华语或者其他民族的民族语言设为第一语言,除了这个民族之外的民族都会不高兴,他们可能会走上斯里兰卡的恐怖分子的路。无论让华人、印度人还是马来人去学那种“非我族语”的非中立语言都是很难的。

李光耀:我为何宁愿冒着得罪华人的危险,也要把英语设为第一语言

第二,李光耀说“华语很敏感”。在回答中华商会的两位华人董事康振福和郭佩弦要求设华语于第一语言时,李光耀指出如果这样做了,那么新加坡的印度人和马来人还有何前途?这可能会引起内部的骚乱,而且还会带来外部的困扰,因为如果他们把华语设为工作语言,那么他们就只能和中国的一个省做生意(当时是1965年),周边的国家谁会和它们做生意?哪个国家会来新加坡搞投资?“在东南亚这样的环境中,单靠华文是不行的”。

第三,把华语设为国语,不符合李光耀给新加坡的定位。李光耀一直认为,新加坡应该是新加坡人的新加坡,而不是印度人、马来人或者华人的新加坡,李光耀要考虑各民族的平衡性问题,而不能让任何形式的沙文主义出现,李光耀不仅不同意把华语设为国语,泰米尔语和马来语也同样不可能。

李光耀:我为何宁愿冒着得罪华人的危险,也要把英语设为第一语言

第四,英语本身(在当时)具备的优势。李光耀认为新加坡这样小国是无法改变世界的,所以他们只能通过改变自己来适应世界,被马来西亚开除,让新加坡失去了依靠,那么新加坡就只能拥抱世界,把整个世界当作自己的依靠。在李光耀看来,英语是世界上使用范围最广的语言,至少在当时的情况下,英语是一种最有效的交流工具,它可以带来更尖端的科技,更多的商业机会,甚至更好的教育……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