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了樟宜机场38年的DFS即将落幕!下面入主新加坡机场的是谁

2019年08月29日

再见了,我的DFS!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40年的老朋友说散就散啊!

DFS将退出樟宜机场

无论是出境还是入境新加坡,过关之后看到的往往是有“DFS”三个大字的免税烟酒店。

对游客来说,这或许是他们对于新加坡的第一印象,对常住在新加坡的人来说,这或许是他们对“家”的回忆之一。

陪伴了樟宜机场38年的DFS即将落幕!下面入主新加坡机场的是谁

但是,明年,我们就看不到这些店面了!明年6月,从1980年就入驻樟宜机场的免税店DFS,撤出烟酒特许经营的业务。

原因是全球地缘政治局势不稳定,加上新加坡烟酒售卖条例更改,意味留在樟宜机场运作从财政上对集团而言并不可行。

DFS退出机场将有损失

这盘帐应该怎么算呢?

几乎所有回国的新加坡人,抵达樟宜机场后都会到DFS买些酒,有些帮忙朋友代购,有些自己喝。

统计局网站的数据显示,2018年,新加坡居民乘坐飞机出境约有836万人次。

陪伴了樟宜机场38年的DFS即将落幕!下面入主新加坡机场的是谁

在新条例生效后,意味着DFS从每个人钱包中少赚1升酒的价格。

据网站标出的价格,视乎你买的是啤酒、葡萄酒还是烈酒,1升酒售价介于40元至300元不等。

蚂蚁粗略算了一下,DFS一年下来,就少赚几个亿啊(40 x 836万 = 3亿3440万)!

这还没加上免税奢侈品以及烟的销售额下降,怪不得作为机场最大且合作最久的租户,大家都以为“打死都不会走”的老租户,出乎预料的地转身打包就走人。

DFS表示,这是集团是在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定不竞标在樟宜机场的烟酒特许经营权。

DFS的撤退,连业主都觉得惋惜,樟宜机场集团空侧特许经营部集团高级副总裁张秋云受询时说,“对于他们(DFS)决定退出,我们虽感失望,但会继续与他们紧密合作,确保新业者能顺利接手烟酒的特许经营权。”

陪伴了樟宜机场38年的DFS即将落幕!下面入主新加坡机场的是谁

没想到,一切突然走到了结束。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DFS与樟宜机场的前缘

DFS集团创始于上世纪60年代,是目前世界领先奢侈品的旅游零售商。作为一家私营公司,DFS集团可不仅仅扮演着免税零售商的角色。

早在1980年,DFS就成功投得新加坡樟宜机场的免税特许经营权。

要知道,樟宜机场的启用日期是1981年的7月1日。可以说,DFS从樟宜机场的“出生”陪到了现在......

陪伴了樟宜机场38年的DFS即将落幕!下面入主新加坡机场的是谁

38年来,DFS见证了樟宜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机场,变成现在国际化的、连续7年获得“世界最佳机场”称号的航空界明珠。

伴随着樟宜机场的成长,其实DFS也成长了不少。2015年,DFS在新加坡樟宜T3航站楼首创葡萄酒及烈酒的复式旗舰店,成为了世界上最大型的葡萄酒、烈酒及烟草的机场商业特许店铺。

有三家公司已经参加机场竞标

只可惜,于樟宜机场四个搭客大厦的18家店将在明年同时落幕……

那么,整整18家店面,从2020年6月9日至2026年6月8日,为期六年的合约,会花落谁家呢?

《海峡时报》报道,至少有三家公司参加了樟宜机场集团6月份的竞标活动。

陪伴了樟宜机场38年的DFS即将落幕!下面入主新加坡机场的是谁

它们分别是来自韩国最大的乐天集团(Lotte)旗下的免税店和第二大的新罗免税店集团(The Shilla Duty Free),以及德国旅游零售公司Gebr Heinemann旗下的免税店。

新罗免税店目前已在机场经营化妆品和香水的免税销售。占有先机的它们胜出的几率会不会比较大呢?大家拭目以待。

那么,最终的赢家到底会是谁呢?

是新罗?是乐天?还是来自德国的黑马汉纳曼?大家觉得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