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社会 | 同样是人口老龄化,新加坡是如何应对的

2019年10月21日

人口老龄化有可能成为21世纪最重要的社会趋势之一,

几乎所有社会领域都受其影响,

包括劳动力和金融市场、

住房、交通和社会保障等

家庭结构和人际关系

2017年,全球60岁以上人口约9.62亿,

占全球人口13%,且每年以3%左右的速度增长。

到2050年,全球除非洲以外,

所有地区60岁及以上人口将接近甚至超出三分之一。

全球老龄人口数量在2030年将达14亿,

2050年达21亿,2100年上升至31亿。

据新加坡政府统计,

65岁以上居民在全国总人口中的占比不断攀升,

1980年为5%,2010年为9%,2018年达到了13.7%,

并且预计2030年将达到23%。

以下几组数据也显示出新加坡社会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

新加坡社会 | 同样是人口老龄化,新加坡是如何应对的

2014年至2018年,新加坡每年出生率下降,死亡率增加

新加坡社会 | 同样是人口老龄化,新加坡是如何应对的

2016年至2018年,新加坡人口年龄中位数从40岁提高到40.8岁

新加坡社会 | 同样是人口老龄化,新加坡是如何应对的

2016年至2018年,新加坡人口年龄中位数从40岁提高到40.8岁

1970年至2018年,

新加坡老龄人口支持比例从13.5下降到4.8.也就是说社会中每一位65岁以上的老年人,

只有4.8位年龄在20-65岁之间的青年人提供支持。

新加坡如何应对老龄化问题?

实际上,

新加坡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着手解决老年人的问题:

中央公积金制度(CPF)的建立、

各项老年救助措施的出台,

到政府、社区、机构等多方应对老龄化问题的实践与创新。

这其中的很多举措都值得学习和借鉴。

中央公积金制度CPF:

英文全称为Central Provident Fund。

适用于所有在新加坡工作的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PR)。

一但开始工作,

雇主就会为员工开通一个CPF账户,

由员工个人和公司按员工月工资

(包括当月奖励分红,如果有的话)

的一定比例存入。

CPF里有三个户头,

分别是Ordinary Account (OA, 普通户头)、

Special Account(SA, 特别户头)、

Medisave Account(MA, 保健储蓄户头)。

存入CPF的数额又将按照政府规定的比例分配到以上三个户头中。

除了雇主,子女也可以为父母补交公积金

或以公积金为父母交医药费。

每个人在62岁以后可以提取CPF的存款,

这实际上就是鼓励个人养老和家庭养老

并提早为老年生活做好准备。

新加坡社会 | 同样是人口老龄化,新加坡是如何应对的

社会支持:

为鼓励老年人回归职场与社会

2012年,

新加坡政府推行了《退休与重新雇佣法令》,

还为老年人提供就业培训。

此外,还有由新加坡生部监管的社区医院、

养老院以及乐龄之家,

为老人提供医疗、护理与康复、

失智症日间护理等服务;

此类机构均可获得政府补贴。

新加坡保健促进局还专设针对老年人的健康推广项目,

以促进老年人的身体健康并鼓励他们积极运动,

保持活跃。

新加坡社会 | 同样是人口老龄化,新加坡是如何应对的

生育政策:

新加坡政府还及时对人口政策进行了调整,

不仅取消了过去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规定,

还制定了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政策,

以提高新加坡的生育率,

逐步改变人口结构。

住房政策:

新加坡政府还制定了各种优惠政策,

如多代家庭组屋优先计划(Multi-Generation Priority Scheme):

两代人同住可优先获得购买租屋的资格;

与父母邻居补助(Proximity Housing Grant):

最多两万新币的住房补贴,

鼓励子女购买离父母较近的租屋,

方便子女照顾老人,

同时又保证老人的独立性。

新加坡社会 | 同样是人口老龄化,新加坡是如何应对的

总的来讲,

新加坡养老设施条件完善,

各类政策扶持力度大:

为老年人提供了养老、医疗、住房等全方位的保障;

提高出生率、解决人口老化问题的同时,

也力求保证老年人的生活品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