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16年,新加坡大佬圆梦延安

2019年10月26日
辗转16年,新加坡大佬圆梦延安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一名新加坡人,不远万里,将准备上市的公司迁到延安,这是怎样的精神?

蓝伟光给出了答案。

这位新加坡籍华人控股的三达膜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数日前通过上市审核,或将成为陕西第三家登陆科创板的企业。

事实上,从2003年初次登陆新加坡资本市场,到辗转陕北延安,十六年间,三达膜三度冲刺资本市场,其间走过了怎样的历程?背后操盘的蓝伟光,又是怎样一位人物?

于陕西地方政府、地方企业而言,三达膜的几番运作,又有哪些可资借鉴之处?

01

十六年前的2003年6月,远在东南亚的新加坡股票市场,一只新股上市。

这只名为“新达科技”的股票,全称为新达科技有限公司,共有4亿股票,发行价0.44新元/股。

彼时的外汇行情是,0.44新元大约相当于2元人民币。

股票的大股东为蓝伟光与陈霓夫妇,两人合计持股75%,社会公众持股25%。

新股上市,科技概念,广阔市场……

倘若放在A股,这样的股票,也许不时被股民炒作几番。甚至,创出新高也未可知。

但在新加坡,新达科技的股价却长期低迷。

大股东难掩失望之情——退市!

原因很明晰。

大股东认为,新达科技主要业务集中于中国,新加坡市场对其研究覆蓋不足。这导致股票交投量低,股价长期低迷,不能真实反映新达科技的市场价值。

相比之下,同一时期,境内的资本市场则实现了快速健康地发展。

此话不假。

从2005年6月的低点998点开始,上证指数酝酿多年的力量开始逐步爆发。那是A股难得一遇的大牛市。

大牛市一口气上涨两年多,创下6124点历史高点,至今难以超越。

看着沪指大涨,再看看长期低迷的新达科技,怎能接受?

从长期发展战略考虑,新达科技选择从新加坡退市,筹划境内整体上市。

因此,上市八年后的2011年6月,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正式同意新达科技退市。

不过,资本市场,岂是想来就来?更何况,谁能保证,国外退市后,就一定能在国内上市?

02

既然对新加坡股价不满,且早已计划境内上市,提早准备亦是必然。

2005年3月1日,三达膜的前身,三达(厦门)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设立。由三达膜科技、新加坡三达膜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100万美元。

其业务,专注于膜材料研发、膜组件生产、膜软件开发、膜设备制造、膜系统集成和膜技术应用。

简而言之,它构建了一条涵盖“膜材料-膜组件-膜设备-膜软件-膜应用”的膜产业链。产品应用于食品饮料,医药化工,生物发酵,水质净化,环境保护等多个行业。

这是一家含有新加坡资金的企业。

待新加坡那边退市后,境内上市的步骤更加紧凑。2012年6月,三达环境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

彼时的发起人,分别为新加坡三达膜、清源中国、易励投资、程捷投资和岷佳投资。其中,新加坡三达膜控股58.85%。

辗转16年,新加坡大佬圆梦延安

图片来源:招股书截图

这是三达膜上市的第一步,也是大股东的重要一步。

1964年出生的蓝伟光,是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化学博士。此时他已48岁,距新加坡首次上市,已近10年。距他与妻子加入新加坡国籍,已15年。

除了商人身份,蓝伟光还在大学任职。1985年至1991年,他任集美大学助教;自1997年至今历任厦门大学副教授、教授。

妻子陈霓小他两岁,同为新加坡国籍,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陈霓历任集美大学助理实验师、新加坡国立大学实验师。自2003年至今任新达科技董事,自2005年至2012年6月任三达环境董事等职务。

打拼这些年,对境内上市,期盼日久。

然而,功亏一篑。2017年12月,证监会发审委否决了三达膜的首发申请。

至此,三达膜的第二次IPO冲刺,以失败告终。

03

不过,这未能阻挡三达膜的卷土重来。

早在被否前的2017年2月,三达膜已由延安市宝塔区引进,在宝塔区投资设厂。

谁也未曾料想,从此,三达膜竟然与延安结下不解之缘。

延安与三达膜的合作不断加深,其中,延安膜谷·陕北水乡项目便是一例。

该项目计划为延安十三个县区200万人,解决饮用水安全问题,免费提供真净水装置,建设真净水示范项目与样板工程。

率先入驻延安膜谷的三达膜,将在延安新区建设一条年产120万支纳滤芯的生产线,解决饮用水安全问题。

此外,据《延安日报》报道,三达膜正在执行延安新区一体化污水应急处理项目,延大新校区污水处理厂,延安新区直饮水项目,延安市污水处理厂深度处理项目……

辗转16年,新加坡大佬圆梦延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期间,三达膜在资本市场的进展,也柳暗花明。

2018年9月,三达膜由厦门搬迁至延安,落户宝塔区。一年后,借助科创板的东风,三达膜过会。

三达膜,三冲刺。由境外到境内,由省外再到省内,不仅过程漫长,而且颇富戏剧性。

此番经历,对陕西众多后备上市企业,也值得参考。

就全省层面而言,陕西已初步遴选100家后备企业。当西部超导、铂力特、三达膜陆续成为科创板上市公司后,其它企业的推进步伐亦在进行。但其难度,自然不可小视。

再以西安市来看。西安的“龙门计划”,要求在2021年打造100家上市公司,压力也不可谓不大。

虽然艰难,但也恰恰是一次契机。

冲刺途中,一次不成,不妨再来一次;冲刺不成,借壳再试;上主板不成,转战科创板……

只要运作得当,陕西上市公司数量较少的局面终将被改变,何乐不为。

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办法总是有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