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年轻人对阶级差异最敏感 看总理夫人教大家做哪等人

2019年10月31日
新加坡年轻人对阶级差异最敏感 看总理夫人教大家做哪等人

许多新加坡25岁以下的年轻人参与了今年的国庆庆典表演。(联合早报)

加坡国旗上有五颗星星,社会里也有五条断层线(faultline)。

这五条断层线是:

种族

宗教

社会经济阶级差异(俗称高等人、低等人)

移民

LGBT(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

今年一月至今,本地已经相继发生了“网红兄妹侮辱华人视频事件”、个别宗教传教士批评其他宗教事件、最近还有大通摩根(JP Morgan)高管辱骂保安事件,以及该不该废除第377A条例的激烈讨论,这些事件都在在凸显这五条断层线所可能带来的挑战。

五条断层线的相关课题若处理不当,轻则会引起族群间的摩擦与不愉快,严重的话会导致国人对政府的信任度下滑,甚至让整个新加坡社会四分五裂。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属下的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PS)昨天发表了题为“新加坡的断层线:公众对于现实、管理和后果的看法”的调查结果。共有4015名公民和永久居民参与了这项调查。五条断层线是IPS这些年来一直在深入研究和观察的范围。

五条断层线,孰轻孰重?

不过,五条断层线的轻重缓急自然有高低之分。它们当中,移民课题和阶级差异这两条断层线最为敏感、也最有可能动摇人们对政府的信任。

新加坡年轻人对阶级差异最敏感 看总理夫人教大家做哪等人

“新加坡的断层线:公众对于现实、管理和后果的看法”调查报告的总结。(IPS)

超过40% 的新加坡人认为一旦政府没有妥当处理好移民课题和阶级差异,就会失去国人的信心。信心下滑对来届大选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宗教种族方面,新加坡表现可圈可点

在种族和宗教这两条断层线上,有超过半数年龄介于18岁至25岁的国人认为,若处理不当,引起不同种族和宗教社群之间的冲突、猜疑、不信任,甚至引发怒火导致暴力的可能性都很高。

相比之下,年龄在65岁或以上的国人当中,只有25%认为宗教种族课题会一发不可收拾,他们普遍认为“安啦,政府会处理好的”

超过66%的国人认为在宗教和种族课题上,政府已经介入得够多,做得够好了,不用再进一步介入。总体来说,只有25%国人认为这两条断层线一旦处理得不妥当,会动摇人们对政府和政要们的信心。

新加坡年轻人对阶级差异最敏感 看总理夫人教大家做哪等人

新加坡人对种族宗教课题较为敏感,也比较懂得小心翼翼处理。(张丽苹摄)

报告也指出,这些调查数据其实与经济与和平研究院(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近日发表的“全球10大和平国度”的结果近似。

新加坡在该排行榜上排第七,比去年的第21名上升了13个名次,越来越和平。目前全球排在榜首,最和平的国度是冰岛,那里完全可以夜不闭户。从来都没拥有军队的冰岛已经连续10年排在第一位。

最后一条断层线——LGBT课题,则是年龄介于18岁至25岁的年轻人最关心的课题之一。超过半数年轻人认为,LGBT可以如果没有小心处理,会引起人们在意见上极端分歧,也会引起大家对某个族群发怒。

你在乎自己是高等人还是低等人吗?

红蚂蚁咬了咬整份厚达138页的报告,觉得较值得与蚁粉深入探讨和分享的就是移民课题阶级差异。这里我们会集中咬一咬报告中所得出的关于社会阶级差异的一些数据与结论。

报告里所谓的阶级概念,不仅以收入来区分,还包括了语言(讲破碎英语、讲流利英语还是不会讲英语)、住屋类型、职业、教育程度、年龄、种族、出生地、宗教以及性倾向等等。

几点发现:

18岁至25岁的年轻人对阶级差异最为敏感。有44.3%认为如果这个课题处理不当,将导致人们对政府的信心下滑,30.4%认为还会影响他们对“新加坡身份”的认同感;

只有23.8%教育程度在中学或以下的国人认为,未来10年内,他们的收入有可能改善提升(换句话说,大部分并不认为收入有机会提高);

超过60%认为未来10年若是国人的收入下降或停滞不前,将会加剧新加坡的阶级差异、贫富悬殊的情况;

18岁至25岁的年轻人强烈希望能在这个课题上展开更多公开讨论。相比之下,年龄介于45岁至55岁的国人只有38.6%希望有更多公开讨论,普遍认为目前已经有足够讨论;

66%的人认为,与收入背景不同的人打交道并不困难;

64%的人倾向与收入相近的阶层一起从事活动;

93%的人希望孩子在游乐场上能与不同阶级的小孩一起玩;

教育程度在中学或中学以下的国人,无论是华族、马来族或印族,超过42%都表示,只想跟收入接近的人相处。相比之下,受教育较高的华族国人,只有28.2%有这样的想法,超过71.8%都希望能与不同阶层的人打交道。

综上几点,报告总结说:虽然目前有约三分之二国人存有阶级观念(希望与收入相近的人相处),但同样也有三分之二的国人不认为与不同阶级的人相处有困难。几乎所有新加坡人都希望孩子们能不分阶级打成一片,这显示了新加坡人对阶级课题依然持有开放态度,让调查人员备受鼓舞。

这也表明,类似近日发生的印度族外来高管(高等人)辱骂本地华族保安(低等人)事件,是属于少数、独立的事件,不代表本地族群有这种根深蒂固的阶级差异想法。

李显龙总理夫人何晶在面簿上挺上述事件中的保安大叔时写道:

“Uncle你很厉害(steady)啊!

我母亲常用广东话来教我如何做人:

最好的人——不用教

中等的人——只需教一次就能领悟

最糟的人——教多少次都学不会

这点无关种族、语言、宗教、身高、体重或者财富,放诸四海皆准。

所以uncle你很厉害啦!

现在该轮到那名年轻人想想应该如何做人,该采取哪些步骤,他的朋友也该想想。

新加坡年轻人对阶级差异最敏感 看总理夫人教大家做哪等人

10月初,夫人还在转发一则关于一名网红为了提升社会经济地位,免费搭乘国泰航空的商务舱,不惜假造电邮被国泰航空列入黑名单的新闻时写道:

“世上有很多种人:好人、不好的人、恶毒的人、善人、奸诈的人、贪婪的人。

文明就是:让恶毒的人和贪婪的人恶有恶报,改造不好的人、掰直奸诈的人,拥抱好人、支持善人。

新加坡年轻人对阶级差异最敏感 看总理夫人教大家做哪等人

红蚂蚁觉得何晶夫人挺厉害的,几句话就总结了上述IPS关于阶级差异的调查报告内容。Steady lah!

新加坡年轻人对阶级差异最敏感 看总理夫人教大家做哪等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