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与香港(五)

2019年11月08日

14

美食天堂

以前的人常说食在广州,如今虽然十分流行,也没有人刻意去争夺这席位。没有人会说食在香港或新加坡,因为它们都同时另有美食天堂的美誉了;这可从微观及宏观方面去看。先看微观,诸君可否知道,星洲炒米这道菜式只可在香港吃到,星加坡是吃不到的。这款式是香港人发明,传遍海外唐人街但始终传不到星洲。马来西亚也有他的地道的星洲炒米,但却是用茄酱做,不是香港式用咖喱做的。著名海南鸡饭,是海南岛传到星、马再传来香港。但若到了海南岛,会有某些人叫你不如去香港吃更佳,因为最好的鸡都卖到香港去了。他们不会叫你去星加坡吃的。星洲就直接叫它做鸡饭,虽然叫海南鸡饭或文昌鸡饭他们也一样听得懂。

香港因为食材新鲜及质量良好而闻名,著名的南非龙虾及澳大利亚生蚝等都是以新鲜及质量高而集中于此。10大机场美食餐厅,香港长期上榜。2019年世界10大美食城市,香港也上榜。新加坡2者都无缘。但也有人说口味真的是很主观的,难以靠他人的排名作准。但另一方面,香港的街头小食确实十分多样化,也应该是数一数二了,其他地方不太流行,所以也没有统计及排名。新加坡的南亚食肆较多,香港就集中在重庆大厦,他们却分布各处。两者都是汇聚世界各国不同的菜式闻名,皆因很多都是外来移民引入的。1980年笔者初到新加坡,当年香港已流行越南菜多年,只是问来问去他们都没有越南餐厅。当时香港已流行发泡胶的外卖饭盒多年,只见他们的白领阶层午餐饭仍是用纸包的。但星洲的大排当就真的很美观干净,是香港旅游区的标准,配合了花园城市的称呼。当年香港屋村的冬菇叮大排当只是一般而已,没有美观的感觉。如今大家都升格很多了。美观上仍是星洲稍占优势,但香港市政大厦的熟食市场,已全部装设冷气,他们地方那么热,仍没有香港那么流行冷气呢!

高级食肆与香港一样都是在山坡上;也有水上餐厅,但没有号称世界最大的海鲜舫珍宝那么富丽堂皇,而是充满渔村风味的小馆。圣陶沙及东岸都有著名海鲜点,感觉上,还是香港更多,遍布离岛及新界。至于香港要3个月前订位的意大利餐厅,他们1日前订位就有了。始终仍是香港人对饮食的要求较高一些;外国人到香港学中文时,他们不采用西式“你好吗”作问候语,而是套用了地道的“食咗饭未”来问候;可见饮食文化之重要。

新加坡与香港(五)

新加坡大排档

新加坡与香港(五)

香港的珍宝海鲜舫为全世界最大的水上餐厅

15

亚洲金融风暴

1998年8月为亚洲金融风暴之高峰期,国际大鳄索罗斯与当时的香港财爷曾荫权及金管总裁任志刚进行大决战,世界各大报章均以连续两天的头条报道这场世纪大战。结果索罗斯在香港严重内伤而导致下一站在俄罗斯败阵,结束了超过一年的亚洲金融风暴。2001年索罗斯到香港时盛赞香港之金融防火墙坚固,意思他败阵是因为人家防守力强,并非他的攻击力出了问题;是守门员好波不是前锋发软蹄。

金融风暴始于1997年7月,由于泰国放弃联系汇率而被冲击,开始之时香港不知大难临头还自动献身借出10亿美元给泰国稳定市场。但索罗斯一出招情况就急转直下。因为1992年他在冲击英镑行动中击退了天下无敌的7大工业国央行联合行动,使欧洲汇率机制解体而至单一货币提早诞生。他在亚洲冲击的主要目标除泰国外,还有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及香港,因为都有联系汇率。虽然也包括新加坡元但不是主力,只是没有包括人民币因为它尚未成熟、尚未在自由市场浮动。韩国也受创严重要向国基会求助,台湾当时发展焦点不在金融市场而在新竹科学园,伤害较次。因此整个亚洲之中新加坡、中国大陆和台湾3地受伤害较次;其余因饱受冲击而进行经济转型。因为新加坡的地位、资金和体制都不及香港,所以索罗斯的世纪大决战选在香港进行而搁置了其他亚洲大都会。索罗斯虽然击退了有7大工业国支持的英格兰银行,名扬四海!却击不溃一个小小的香港。

索罗斯冲击港元之方法为沽期指,港府在现货市场接货托市,导致隔夜钱率高达300%。大利市画面机全部都是御用经纪的挂牌,情况空前绝后。及后有不知情人士埋怨港府只救股市而不救地产,其实他救的是港元;只不过可以看出来的战场是在股市。当时港股总市值约为2万亿港元,索罗集团总资产也接近2万亿;所以他目标是在港元而不是港股。基本上索罗斯是败阵的,但香港没有严格执行T+2制度而令他有残余资金去俄罗斯作最后一击;结果铩羽而归终止了亚洲金融风暴。2000年美联储局4朝元老格林斯潘到港出席论坛之时,总统克林顿特别叮嘱他要考察香港的金融体系。2010年索罗斯进军中国大陆市场,但总部却设在香港IFC的35楼而非大陆,也在香港大学举办连串座谈会培育亚洲的接班人而非在国内大学举行,看来他十分钟情香港呢!

新加坡与香港(五)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