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新加坡创业因不懂英文,被坑的裤头都要典当

2019年11月18日

新加坡创业因不懂英文,被坑的裤头都要典当...

众所周知,新加坡官方语言有四种...

但最常用的还是英文...

英文也几乎商务活动中的比不少的一环...

所以,在新加坡英文不行...还是蛮可怕滴!

一来新加坡创业的哥们,就因为英文不行,最终被坑了个底朝天...连裤头都当了...

来新加坡创业因不懂英文,被坑的裤头都要典当

(图:来源自网络)

事情经过很简单——

在马来西亚只念几年华校的男子,从车辆维修员做起到当修车厂老板后,因不谙英文,让同行“好友”管理账目与行政,最后发现误信他人,公司差点被对方吞并。

来新加坡创业因不懂英文,被坑的裤头都要典当

(图:来源自网络)

陈传霖为新科动力星时达(STAR)汽车维修中心的维修员,后来获擢升,负责管理两个维修中心。

2012年底,维修中心全关闭,为公司服务23年的他离职,要自己创业。

维修承包商杰森得知后有意投资,但陈传霖听闻杰森在业界的口碑差而回拒。

...

陈传霖于2013年5月设立DA。

当时,杰森要把向建屋发展局租的毗邻单位分租给他,说可帮他处理账目、税务等,还建议陈传霖未赚钱前先成为他的员工,才有薪水养家。

陈传霖毫无经商经验,英文又差,极需他人协助行政事务。

他既感激又感动,觉得可相信杰森,加上杰森提供车辆出租服务,他可介绍需租车的客户给杰森,也可转介喷漆工作给杰森,创造双赢局面。

杰森帮陈传霖开设两个银行户头,让自己成为支票签署人之一,说多加名字较方便。

陈传霖凭多年建立的联络网,争取到数家保险公司的合约,让DA成为指定修车厂。

2014年生意上了轨道,前后请了六人。

陈传霖信任杰森,不过问账目,并在杰森提供的董事报告、退出董事和转让股权等文件上签名。

来新加坡创业因不懂英文,被坑的裤头都要典当

(图:来源自网络)

杰森告诉陈传霖,公司2013年只赚1000元,2014年亏了7万元。

陈传霖开始担心,认为是开销导致,要问清楚,杰森却含糊以对,或展示电脑上的财务报告,但陈传霖看不懂。

陈传霖考虑到两家公司毗邻,不想伤了和气。2016年,当杰森说无法付员工花红和薪水时,他再也按捺不住,要索回账本,让其他人管理,杰森不仅拒绝,还终止“支援”DA,甚至搬走借出的电脑。

陈传霖毫无公司的记录,另聘的特许会计师建议关掉银行户头,他才发现一个剩下不到40元,另一剩1011元。

他最终采取法律行动,指杰森违反受托职责,与他人共谋用非法手段伤害DA。

来新加坡创业因不懂英文,被坑的裤头都要典当

(图:来源自网络)

之后,公司快下沉,陈传霖遭债主和员工追债,国内税务局催促提呈税务单,白手起家的陈传霖四面楚歌,向家人坦言无力养家后,家人和朋友出钱出力解救,帮他渡过难关。

面对如此危机,陈传霖选择持守,倾全力四处借钱救公司,甚至游说家人辞职,加入公司帮他。

反观杰森,当陈传霖要索回公司账目时,他却“抬高筹码”和遗弃公司,这种行为与杰森声称DA其实属于他的公司(即MA)完全不一致。

根据判词,杰森说是陈传霖主动找他开公司,两人当时口头协议,说DA是MA的子公司。

针对两人为何闹翻,杰森称DA一直不赚钱,MA同意用22万元买下它,陈传霖却变卦,并关闭公司户头和提取所有钱,还另开新公司。

杰森声称,他每年都给陈传霖看账目,因很生气和感觉被骗,才不回应对方索回账目的要求。

最终,陈传霖获判胜诉,共获56万余元。

来新加坡创业因不懂英文,被坑的裤头都要典当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