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2020年02月20日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国家传染病中心。(法新社)

作者 侯佩瑜

止(1月18日),与神召会恩典堂(Grace Assembly of God)有关的2019冠状病毒疾病(简称冠病19)确诊病患共有21名,是我国目前最大的感染群,病患均为本地公民,近期都不曾去过中国,目前仍不清楚感染源头。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不过前天(1月17日),传来了一则关于神召会恩典堂感染群的好消息。该教会首名确诊病患出院了,前后只住院了六天就痊愈,给了还在医院奋斗的病患注入希望。 这名34岁男子就是本地第48名确诊病患。他是神召会恩典堂的职员,昨天下午在教会网站Salt&Light上分享自己从确诊到出院,住院六天的心路历程:抗病之余,要担心自己的家人被感染,还要面对公众和认识的人的谴责。 根据卫生部早前发出的文告,他入院前曾到位于东陵和武吉巴督的神召会恩典堂工作,家住武吉巴督25街,也曾到狮城大厦(Plaza Singapura )、星悦汇( Star Vista)和启汇城(Fusionopolis)。 在2月1日出现症状后,他九天内五次(2月2日、4日、7日、9日、10日)分别到四家诊所求医,都没被诊断出患冠病19,只有在最后一次(10日)到医疗中心照X光,才被直接送入国家传染病中心,隔天被确诊。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他描述当天接获卫生部通知他对病毒检测呈阳性时的反应: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没有人想到自己会感染上病毒”。 卫生部给了他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准备,就得被救护车送到传染病中心隔离。 “我告诉我的妻子,在医护人员把我带走前,收拾好我的必需品和来一个告别。期间我也避免触碰家人,因为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就是传染给我爱的人。这是一次匆忙的告别。” 他形容当坐在救护车上时,他感到不安和不确定将会发生什么事情。抵达传染病中心不久后,他被隔离在一个相当大的隔离室里。 为了防止病毒传播,病房中有两道玻璃门,墙上有递送食物和药物的窗口,所有医生和护士接触病人前都会戴上防护装备。护士在他身上安装了追踪器,并通过病床旁的电话与他沟通。 “不夸张地说,我觉得自己像麻风病患和囚犯。”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国家传染病中心护士的穿着。(海峡时报)

他说:“住院的第一天,没有检测、没有进行治疗、也不需要服用药物。我独自坐着,手机响个不停,我需要向我的家人、我的领导、我的团队汇报最新的情况,在我的脑海中,我也不断回想过去几周接触过的人。” “那一刻,内疚感浮现了,我担心(病毒)对家人和自己带来的可能影响,也觉得内疚。” 他也透露,当他的确诊消息被主流媒体报道后,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有些关于我的报道是不准确的,而且对此事也毫无帮助。 “我遭到了来自公众,甚至是认识我的人的强烈谴责和严厉批评。” 他并没有透露哪些报道是不正确的。 红蚂蚁爬了一下关于他的新闻留言,的确看到了一些不是很友好的评论。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所幸的是,他的团队和领导非常理解他的情况,在他留医隔离期间不断地鼓励他。 心情随着一轮又一轮的病毒检测结果起伏跌宕 他的第一次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家人和朋友都为他感到高兴,也对第二天的测试结果充满希望。但这种快乐是短暂的,他的第二次检测结果为阳性。 他说: “那个消息对我打击很大。我不明白:那些是我的检测结果吗?医护人员是不是搞错了?怎么会这样呢?他们能再给我检测一次吗?” “生理上,我感觉很好。医生说我没有症状……但在心理、情绪和信仰方面,当时是充满挑战的时候。” 他的第三次检测结果称“不明确”。这意味着检测不算数,他不得不重头再来,重新开始检测过程,就连医生和护士都非常同情他的处境。 倒数出院的心情犹如过山车一样起伏跌宕,他靠着妻子的支持、医疗人员的鼓励与信仰,度过重重考验。 “是的,那是我和我的家庭,以及教会的艰难时期。是的,整个事件充满了不确定性,任何人都很有可能很容易地对所发生的事情,采取谴责别人的做法。” 当他独自在传染病中心被隔离,而他的家人同时也被隔离时,他也收到了社区里源源不断的鼓励和爱。虽然教会关闭了两个星期,但这并没有妨碍信徒们进行网上会议,继续为那些受影响的人祈祷,教友也为那些在进行隔离的家庭送食物等。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盛港综合医院护士“全副武装”地照料病人。(卫生部面簿)

他也分享了一个住院期间的温馨感人小故事。 他说: “我和其中一名护士谈话聊天,我告诉他,我想回家和我的家人在一起,而不是待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他说对他来说也是一样的。他有一个和我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他妻子也怀孕了。” “这些医护人员昼夜不停地工作,他们的假期被冻结,一些与家人分开。他们的付出不应被遗忘,我们不应该低估他们的付出,更不应该像避瘟疫一样躲避他们。” 他接下来的两次检测结果都呈阴性,当医生在没有穿戴任何防护装备下走进病房祝贺他已经痊愈了,他对自己无须隔离喜出望外。 他说: “我的身体已经战胜了病毒,我是一个幸存者!我搭上德士,回家与家人重聚”。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第15例病患张女士出院时的合照。这位男子出院时应该也是这么喜悦的和护士拍照吧。(新明日报)

目前新加坡已有29人治愈,占总确诊案件(81)约36%,而危殆病患从最高八人降至目前的四人,这些都是令人鼓舞的数据,我们要抱有希望。

Salt&Light网站:http://saltandlight.sg/news/i-am-case-48-of-covid-19-yesterday-i-was-discharged/

卫生部文告:https://www.moh.gov.sg/news-highlights/details/six-more-cases-discharged-three-new-cases-of-covid-19-infection-confirmed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更多好读

神召会感染群扩大至21人 新加坡冠病确诊病例累计81起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阅读原文"不翻墙就能大咬特咬

日行一善 点个

中国和新加坡隔离治疗有何不同? 一名狮城治愈者的独白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