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2020年02月25日

前几期狮城医见刊载过了两位在NCID(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值班的医生文章,风湿免疫科徐传辉医生:新加坡医疗人员自我防护怎么做?以及眼科周文婷医生在NCID的体验:《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一》即将上阵《新加坡眼科医生的“战疫”日记二》还在抢口罩?眼罩就快来不及补货了,有许多热心读者十分关心,也表示希望看到更多在NCID前线的中华医生的分享。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陈笃生医院骨科医生袁伟的一手"战报"。 本文原创作者:袁伟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入选第一批NCID支援名单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国家传染病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Infectious Diseases (NCID)。作为Novena Health City的一部分,它于2013年开始建造,在2019年正式投入使用。新加坡的CDC算是NCID的前身,主要职能是应对传染病的爆发。没有疫情的时候主要用作陈笃生医院(Tan Tock Seng Hospital, TTSH)感染科的病房,一些外科手术也可以在NCID的手术室进行。NCID刚刚投入使用不久COVID-19就在新加坡爆发,也算是非常及时了。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因为CDC/NCID和陈笃生医院在地理位置和行政上的密切关系,每次疫情爆发的时候,陈笃生医院都冲在第一线。这次也不例外。新加坡开始有个别输入病例出现的时候,NCID的急诊就准备开放用作筛查中心(Screening Center)了。每个临床科室都要抽调医生和护士去筛查病人。科室的日常工作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以应对人力的不足。拿骨科来说,大部分择期手术都被推迟,门诊的病人的预约时间被延后,部分病房关闭,值班医生的数量也减少了。 后来我才知道,不同科室动员抽调人员去支援筛查中心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我们骨科在开早会时,科主任简单而有针对性的给我们介绍了目前的状况,列出了第一批和第二批要被派去NCID的名单。我就在第一批的名单里面。 接下来就是半天的培训。培训的名字也挺有意思,叫JIT Training,全称是Just In Time Training。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培训内容主要是如何进出筛查中心而不被污染,在筛查中心内部的防护,以及如何使用急诊的电脑系统。从洁净区过渡到半洁净区再到污染区,有严格的流程。就连出入的门禁都有专人负责。这个位置24小时有人,工作就是在医生和护士进出的时候刷卡开门,这样医护人员就不需要拿自己的门禁卡,以减少污染的机会。

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筛查中心的工作强度是比正常工作要轻松的。我们被抽调去的医生一般是支援10天,5天一个循环,第一天早班(8am-4pm),第二天下午班(3:30pm-11pm),第三天是夜班(10:30pm-8:30pm),然后休息两天。减少工作时间也是对暴露风险以及N95口罩等防护措施带来的不适的一种补偿吧,这点上我觉得还是很人性化的。 不过不知道排班的理由,我在NCID第一天就是休息日,于是我没闲着就回科里手术室了。因为这个领导特意发邮件强调被派去NCID的医生,在休息日不可以回科里工作,我……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筛查中心刚开张的时候,还没有向全岛宣布开放,所以病人数量还不算多。第一个班早上11点之前只看了一个病人,特别巧是我们骨科手术室的护士,问了病史拍了胸片,感觉是普通感冒,给了点药回家了。吃了午饭下午就开始忙碌了,一直到下班就没停过。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NCID筛查中心工作的日常 我们的工作很简单,主要是询问旅行史,接触史,听肺音,照胸片,然后根据卫生部的指南和筛查中心的流程确定风险级别,以此决定病人的去向:收入病房,到感染科门诊复诊,到政府诊所复查,还是不用复查。很基本的工作,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几乎大部分病人都是有上感症状的,但是和我在一组的一个耳鼻喉科的医生在第一天诊断出了一个阑尾炎和一个登革热,这可是一个耳鼻喉科的医生啊!让我们全部刮目相看。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随着疫情的发展变化,卫生部的指南和筛查中心的流程几乎每一两天就要调整。最开始大部分病人都被送到感染科门诊复查,后来全岛的疑似病例全部送到NCID筛查中心,再加上橙色预警,筛查中心以及感染科病房和门诊瞬间爆满。 然后卫生部马上界定了"Frequent or Close Contact"的标准:不超过两米,接触时间超过30分钟才算。这样病房的压力小一些,才能够把病床留给真正需要的病人。 针对感染科门诊透支的问题,后来又推出的新的标准,符合一定标准的病人在筛查中心直接做COVID-19的咽拭子检查,并且给14天的病假,自行隔离,然后通过电话告知病人结果,这样就不需要再到感染科门诊复查了。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Disease Outbreak Response System Condition (DORSCON) 新加坡疫情应对系统框架。根据疫情轻重程度,通过绿、黄、橙、红四个颜色统一协调全国各界应采取的防治措施。 筛查中心的后勤工作做得很好。在休息室有很多吃的喝的,冰淇淋,烧卖,饺子等等,午餐晚餐也是定时配送。NHG的Residency专门拨款给筛查中心的工作人员买水和饮料。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如果担心传染给家人的话,去支援NCID的医生,可以选择去旅店住14天,医院每天补贴100新币。当然14天理论上来讲并不够长,但是起码医院是有这个姿态的。 最近医院又说要给我们补贴,在筛查中心每上一天班,都有额外150新币的补贴。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Till Next Shift 10天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很快我又被安排到了第4批支援NCID的名单当中。如果疫情不结束的话,看样子我每个月都要在NCID度过1/3 的时间。 作为在一线直面潜在感染COVID-19病人的医务工作者,我并没有觉得冒了多大的风险,也没有觉得自己多么伟大。在疫情来临的时候,作为医护人员,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做的工作很简单,很机械,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但是很重要。和那些在ICU救治重症患者,还有高瞻远瞩制定策略的人相比,我们在基层的工作也是不可或缺的。 那些在幕后做Contact Tracing的,他们的工作也无比重要。那些在陈笃生医院每个入口24小时看守,给来访者登记测体温的人员,和那些只负责刷卡开门的人们,他们的工作也一样的重要。那些即便疫情当前,也在新加坡血库告急的情况下在各个献血中心排队献血的人,也是应该得到赞扬的。

所有的人都在为控制疫情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我很荣幸,是其中的一员。 作为在一线工作的医生,我看到,也体会到医院、卫生部、以及新加坡政府为控制疫情所做的各种努力。 最近在网上也看到很多质疑新加坡政府的声音,如果大家去看看总理和候任总理最近在公开场合的各种讲话,以及西方媒体对新加坡疫情控制的评价,你会明白,人民对政府的信任,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我在新加坡打病毒》骨科医生的NCID初体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