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环境保护目标: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将从经济转型、新建能源、国际合作三大重点着手实现

2020年03月01日

这段时间,

我们的注意力一直被疫情牵引。

那些不断变换的数字一直牵动着我们的神经。

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

此时的南极和北极正发生著悄悄的变化。

这些变化同时都在释放出一个危险的信号——

人类的命运岌岌可危。

南极气温首破20度!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报告显示:

2020年1月,全球平均气温破纪录。

是1880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热1月。

2020年温室效应持续加剧……

新加坡环境保护目标: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将从经济转型、新建能源、国际合作三大重点着手实现

图源: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1

新加坡此前为减排所采取的措施

新加坡作为全球著名的花园城市,素来对环境问题格外看重,尽管是个弹丸小国,在全球减排的贡献中所占的分量不大,但新加坡仍积极兑现在《巴黎协定》下的承诺。

新加坡政府早前宣布从2019年起征收碳税,这是新加坡在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方面跨下的一大步。受这个政策影响的主要是直接制造和排碳者,如发电厂。新加坡当局对征收碳税展开多年研究后,认为这是降低废气排放量最具经济效益和最公平的方法。

新加坡政府考虑每公吨温室气体排放量征收介于10元至20元的碳税。这难免加重诸如最大发电厂之一大士能源的成本,政府给予业者两年的过渡期,让它们能够顺利转型,减低冲击。

其实,发电厂过去几年已投入巨资在最具能源效率的科技上,如以高效的燃气联合循环发电机组(Combined Cycle Plants)取代效率较低的燃油蒸汽发电机组(Oil-fired Steam Plants),削减排碳量近一半,碳税可以刺激它们加速在洁净能源科技上的投资。

新加坡环境保护目标: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将从经济转型、新建能源、国际合作三大重点着手实现

2

新加坡目标2050年排放减半

如今,新加坡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作出更大承诺,目标是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从2030年的峰值减半,并争取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零排放。

新加坡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总理公署开支预算时透露,新加坡将在今年较迟时候向国际提呈加强版的国家自定贡献预案及长期减排发展策略。

新加坡此次向《巴黎气候协定》提呈的加强版国家自定贡献预案(Enhanc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简称NDC),也和2015年版本有不同。当年的减排承诺是到2030年,把温室气体排放强度从2005年的水平削减36%。此次版本从排放相对强度更新为一个绝对数值,使得新加坡减排目标更加透明。

新加坡环境保护目标: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将从经济转型、新建能源、国际合作三大重点着手实现

2017年,新加坡温室气体排放量为5200万公吨。新加坡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表示,这会在2030年左右达到每年6500万公吨的顶峰水平。虽然这是政府经过谨慎与实际考量后做出的决定,但要最迟在2050年将排放量减半至3300万公吨,这对土地与清洁能源资源匮乏的岛国来说,是个十足的挑战。

要实现目标,需要全国上下一致的努力,而新加坡的民众也对迎接气候问题表示愿意作出自己的贡献。根据新加坡国家气候变化秘书处(National Climate Chang Secretariat,简称NCCS)新鲜出炉的一份调查显示,近八成新加坡人愿意为了对抗气候变化作出更多努力,更多新加坡人已经尝试省水、避免浪费食物以及关掉电源。

调查也发现更多新加坡人重视气候变化的问题,在2017年有89.5%新加坡人重视这个问题,到了去年则有多达94.9%新加坡人重视并且知道气候变化所给环境带来的坏处。超过80%的新加坡人相信气候变化正在发生,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做,将会给后代带来影响。不过,当中只有48.3%的人知道可以怎么为对抗气候变化尽一份力。

新加坡环境保护目标: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将从经济转型、新建能源、国际合作三大重点着手实现

3

须从三大重点实现目标

新加坡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还表示:想要争取本世纪下半叶实现零排放,需要从三大重点着手。

首先,新加坡工业、经济和社会须逐步转型。例如到了2040年改用绿色车辆;通过政府组屋楼顶加装太阳能板、设立离岸太阳能发电场等,将太阳能装机容量从今年底的350兆峰瓦(MegaWatt Peak),提高到2030年的至少2千兆峰瓦(GigaWatt Peak),相当于本地目前约4%的年度电力需求。

太阳能是新加坡最为可行的清洁能源选项。受地理条件限制,水力、风力或是核能等国际盛行的绿色发电模式并不适合新加坡。张志贤认为,新加坡因此须投入研究新兴的低碳科技,如氢气,以及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

其次,我国要与国际社会合作,共同发展区域电网和碳交易市场等设施。

张志贤说,视乎计划实行情况和科技发展速度,目标或会提早达成,也可能有所延后。

"

“即便任务变得更艰难,我们仍将尽最大的努力,实现我们长期减排发展策略的承诺”。

"

此外,三氟化氮(Nitrogen Trifluoride)也被纳入到受测量的温室气体范畴中。三氟化氮常见于半导体制造业,约占我国2017年排放量的0.8%。

新加坡环境保护目标: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将从经济转型、新建能源、国际合作三大重点着手实现

同样是气候变化跨部门委员会主席的张志贤说:

"

“提前设定明确的愿景,将提供明确的方向,给我们自己和利益相关者提供时间,实现迈向低碳经济的良好过渡。我们的经济也能发展新的领域,创造新的工作与机遇。”

"

在各国政府和企业的配合下,以及借助科技的发展,能源洁净化有望在全球更广泛地落实。新加坡能贡献的,除了自身实现减排承诺外,是与更多小国分享经验。但面对全球暖化课题,最终还得仰赖大国的作为。大国必须展示更大的决心,加大资源投入和国际捐献,才能携手一众小国,克服这一世纪危机。

新加坡环境保护目标: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将从经济转型、新建能源、国际合作三大重点着手实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