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意大利的新加坡人被当街称为“病毒”,跟随无知而来的歧视比病毒更难扑灭

2020年03月12日

新冠肺炎全球蔓延,意大利确诊病例已破万,不但超越伊朗及韩国成为全球第二多的国家,单日更曾录得168例死亡病例。意大利更是全国封城,人心惶惶,然而旅居当地的新加坡人不仅担心感染病毒,还得担心当地人对于亚洲人的种族歧视。

旅居意大利的新加坡人被当街称为“病毒”,跟随无知而来的歧视比病毒更难扑灭

一名住在意大利佛罗伦斯(Florence)的32岁新加坡籍男子James在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透露,有一群说法语的旅客就曾当街说他是“病毒”。

James患有糖尿病,如今更是担心自己的健康。他早前预约了要看医生,结果预约却被取消,他担心如今或得付更高的费用去看私人医生。此外,他跑遍市中心和城郊的药房,也都买不到手术口罩。

James原本还在考虑离开意大利,到其他欧洲国家去,或甚至是回新加坡,他目前仍在等待新加坡政府提供更多信息:

我认识的新加坡人很多都已经前往其他欧洲国家。面对目前的封城,我们也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James的遭遇并非个案,在欧洲的这个亚裔族群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遭遇种族歧视已发生多起,2月23日一名新加坡留学生疑因新冠肺炎疫情引起的种族歧视,在伦敦街头被殴打至重伤,在Facebook发文寻求目击者。

旅居意大利的新加坡人被当街称为“病毒”,跟随无知而来的歧视比病毒更难扑灭

该名留学生左眼被打到肿了一块,亦有流鼻血,连下巴都有血迹。(图片来源Facebook/Jonathan Mok )

案发后他Facebook上贴出长文写道,他在伦敦牛津街(Oxford Street)经过一群年轻人时,听到其中一人看着他说了一句话,提到“冠状病毒”。他听到后因惊讶而转头看对方,岂料对方对他大喊:“你竟敢瞪我”,随后对他拳打脚踢:

我感到很生气,亚洲人成为目标是荒谬的。

目前其中两名嫌犯已落网,他们年龄分别是15和16岁。英国警方仍在追查另外两人的下落。

英国伦敦警察厅表示,警方逮捕两名涉嫌种族暴力袭击的嫌犯,一名16岁嫌犯已经在调查中释放,另一名15岁嫌犯获准保释在外。警方仍在追捕另外两名与案件有关的男子。

伦敦警察表示,他们在2月24日晚上约9点15分接到报案,指牛津街(Oxford Street),托登罕宫路地铁站(Tottenham Court Road station)附近有人遭袭击。伦敦警方表示,受害者被拳打脚踢、面部受伤:

伦敦街道上不该有这种暴力行为,警方将继续全力追捕剩余嫌犯,呼吁公众提供线索。

在对新冠肺炎这种高传染性的疾病所知不多,又未有已知疫苗及治疗下,世界各地进入恐慌,可以理解。然而此疫情在世人心里种下恐惧,加上文化差异所产生之不解和误会,容易形成种族偏见。

然而亚裔民众因而受到针对或歧视,既不显得公平,亦可能会加深种族之间之隔阂。其实在传染病肆虐之时,最重要是做足卫生措施,诸如勤洗手,此道理对所有族裔皆然。病毒亦不会如人类般有种族偏见,而是对所有种族一视同仁,皆有同等机会受感染,因此针对亚裔之行为根本毫无意义。

甚至就连中国意大利的“封城”,美国 《纽约时报》也要区别对待。

始于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尽管在中国正逐步受到遏制,而在中国之外却是愈演愈烈。中国内外之所以形势迥异,固然有时间差的原因,应该也有防控方法和力度不同的原因。

旅居意大利的新加坡人被当街称为“病毒”,跟随无知而来的歧视比病毒更难扑灭

但是对于在中国已经被证明行之有效的做法,在一些西方观察者的视野里依然是“错误的示范”,然而如果其他西方国家也采取了类似手法,则又是一种观感。美国《纽约时报》就在不经意间将这种“双重标准”展现了出来。

3月8日,《纽约时报》官方推特连发两条Twitter,一条批评中国对疫情的防控称:

为了抗击冠状病毒,中国将近6,000万人置于封锁之下,并对数亿人实施了严格的检疫和旅行限制。这场行动给人们的生计和自由带来了沉重的代价。

编发自该报的文章《中国也许有效控制了疫情,但代价惨重》。然而稍后又发一条报道意大利对疫情的防控称:

突发新闻:意大利正在封锁米兰、威尼斯及其北部大部分地区,为遏制欧洲最严重的冠状病毒爆发而甘冒经济风险。

编发自该报的文章《意大利封锁国家北方大部分地区以对抗冠状病毒》。这两条Twitter都在报道和评论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区域封锁手段,报道方式却有如此大的差异。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1月23日中国武汉“封城”后,《纽约时报》曾有文章《专家称武汉“封城”规模史无前例》称:

封闭城市几乎肯定会导致侵犯人权,而且在美国显然是违反宪法的。

在该报后来夹杂着很多主观评论的报道中,多次以多种方式从多种角度指示对“人权”的侵犯,而不加以对疫情本身防控的思考。

在对中国和意大利封锁区域以防控疫情做法的报道中,《纽约时报》的主观倾向性比较明显,对两国似有两套不一样的报道基调,称之为“双重标准”不足为过。

幸好许多人对此有所警惕,如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ánchez Pérez-Castejón)便于2月4日在Twitter上表达“没有人是病毒,排外主义才是”;俄罗斯消费者联盟也呼吁不能有酒店或餐厅拒绝接待中国人,否则将受罚;美媒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表达对种族主义伴随恐惧蔓延的不满;法籍华人于社交网络发起“#JeNeSuisPasUnVirus”(我不是病毒)运动,以求唤起对亚裔人歧视的关注,结果在法国社会引来回响,得到跨种族支持。

尤其是如今意大利也学起了中国的抗疫经验:意大利政府9日晚紧急下令实行全国封城措施,意大利总理孔特表示,现在整个意大利都将被划为“红区”,除工作或健康等理由外,任何人不准离开居住地,全面禁止意大利各地的任何公共集会、体育赛事和活动。

旅居意大利的新加坡人被当街称为“病毒”,跟随无知而来的歧视比病毒更难扑灭

意大利政府3月8日起封锁北部伦巴第地区(Lombardy)及多个省份,包括米兰及威尼斯等重要城市,涉及至少1600万人。图为米兰中央车站在封城后的情况。(图片来源:路透社)

全球携手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对于部分人士或地区的刻意挑唆种族主义,实应予以最严厉的批判与谴责。何况在全球化的时代,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世界各国应同舟共济才能控制疫情,否则即使人性缺失所带来的危害,将比病毒还难扑灭。

在疫情蔓延之阴霾下,让我们重温法国作家卡缪经典小说《瘟疫》中的一句:“瘟疫剥夺了每一个人爱的力量……因为爱需要有一点未来,而我们却只剩下片刻。”恐惧或许使人失去同情、使人变得自私冷漠,但若因此以偏见蒙蔽爱,亦是一场威胁人类心灵的瘟疫。

旅居意大利的新加坡人被当街称为“病毒”,跟随无知而来的歧视比病毒更难扑灭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