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2020年03月20日

都是努力生活的人。

这可能是最近最让万事通感慨的一件事: 3月17号凌晨2点。

穿过柔佛海峡,连接新加坡兀兰与马来西亚新山的一条1,056米长的堤道上,拥挤的车灯于夜光下散发着夺目的光。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成千上万人汇聚在此,有的坐在车里,焦急地等待不知何时才能畅通的道路;

有的背着包,结伴徒步前行;

有的身上挂着孩子,手上拉着行李箱,一步一步向前挪动……

他们都是很普通的人,为了从疫情中抓紧能养家糊口的工作,通宵达旦地赶赴新加坡。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这是马来西亚“封国”前夕。 “只要通过这座桥,我的家人和孩子就不会没钱买饭吃。

“下班回家想抱抱儿子 可惜他睡着了”

3月16日晚11点,Lee Chong正在新加坡往马来西亚的路上。

原本刚下班回到新加坡租住的房间,他突然接到家人的电话——马来西亚即将“封国”。来不及吃几口东西饱腹,他立刻踏上回家的行程。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到家已经凌晨1点,本来想进屋抱抱儿子,妻子告诉他孩子已经睡熟了。

儿子还没有醒,Lee Chong已经到了不得不出门的时间。这一趟去了新加坡,直到月底都无法再回家,他抱了抱妻子:“没关系,工作暂时不受影响,你和儿子好好的,月底我转钱回家。”

3月17日晚8点,妻子发来一张照片,是儿子画的一幅画:画中央一个张牙舞爪的卡通新冠病毒,病毒上打了个鲜红的×,儿子稚气的字在旁边写道“赶跑病毒,让爸爸回家”。

等解封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抱抱妻儿。

“为摸黑前行的人,点一盏灯

通心粉@黑篮袋 告诉万事通: “我在幼儿园做老师,同事是马来人。”3月16日晚,同事在Whatsapp上和她发消息,告诉她马来西亚确诊病例暴增,加上封国政策让人担心,也不知道如何继续工作。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我的房东是新加坡人,平时偶尔做饭还会叫我一起吃,是个很好的人。”

“我和他讲了马来同事的事,他想了一会儿,告诉我可以让同事来家里住半个月,家里有空置的一间房。”

“我问他,马来西亚现在病例很多你不怕吗?他告诉我,虽然谁都害怕有感染的风险,但他想为这些摸黑前行的人,点一盏灯。”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今天早上,我看到房东放了一瓶洗手液和几个口罩去同事的房间,明明前两天他还和我说过担心疫情持续口罩不够用。”

谁说新加坡人冷漠?他们很善良。

“孩子才8个月,我不放心她“

关卡,一家三口刚刚入境新加坡。几个月的孩子被父母护在胸前,但他们仍然面对难题: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阿珊有相同的烦恼。每天往返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上班时间吸奶两次,如今封锁政策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孩子?工作?到底该如何抉择?只靠老公一个人的工资不太够家用,可如果两个人都上班……“孩子才8个月,我不放心她。”最终选择和老公孩子一起来新的阿珊,入境后却不知何去何从。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政府帮助民众入住 面对这样的困境,她突然接到通知——新加坡政府配对了临时住宿。说不清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阿珊到达住宿点后抱着孩子流下眼泪: “只要一家人都还平安在一起,那就是家。

我好累,但我睡不着, 因为真的很想念家人。”

25岁的马来西亚清洁工Mohana,好不容易赶在“闭关”前回来,结果得知公司已经撤销了她的工作准证。 “因为当时堵车严重,我手机也没有电,无法告诉雇主我不能及时回来上班。”工作丢了,无处可去,Mohana只能被迫露宿街头。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35岁的Amir也睡在街头,但好在她没有丢掉工作。晚上10点半,有公共运输保安指挥处人员叫醒她询问,还有人过来发睡袋、水和干粮。

很晚了,地铁站里的灯都熄了,Amir默默用手抹掉顺着太阳穴滑进发丝里的眼泪,“我好累,但我睡不着,因为真的很想念家人。”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为了到新加坡工作,凌晨4点半出门,晚上10点半到家,这是很多人十来年的日常。

他们,不是来到新加坡“避难”,而是为了养家糊口

“我好羡慕他们可以回去”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一个多月,李倩一定不会踏上回中国的飞机。

“我和孩子到新加坡三年了,这是我第一次回国过年。”说到这里,李倩的声音不禁哽咽。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因为入境政策管制,在中国的她一直没能回到在新加坡的女儿身边,“拖新加坡的朋友帮忙照看着女儿,但也不是长远之计,如果下个月还不能回坡,我只能让女儿回国!至少她能在我身边我会安心!”

“其实看到这些还能回去的人,我真的好羡慕,哪怕是走20个小时,我也想回去。”

被疫情打断的,不单单是一场行程,而是我和女儿的人生。

“只要活着,我就满足了”

这个春节对留学生齐唐来说,如同虎口逃生。

因为妈妈的生日在1月,他偷偷买好机票请假回家,准备给妈妈一个惊喜。谁也没想到的是,齐唐刚回家就迎来了武汉封城。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城市一片冷清萧条,没过两天,买菜回家的妈妈竟然开始咳嗽、发烧,紧接着爸爸也出现了症状。

齐唐意识到:父母都被感染了。可医院根本住不进去,一家人除了在家隔离根本毫无办法。

唯一庆幸的,是父母症状都不算严重,熬到2月他们有机会住进方舱,齐唐放下心来去检查,直到这时齐唐才知道自己也早被感染,只是没有症状。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不知道疫情持续到什么时候,我暂时不打算回新加坡了,读书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虽然很想回学校,可现在父母还没有完全康复。庆幸我买了机票回来。”

只要父母都平安,只要健康地活着,我就满足了

疫情下在新加坡我们, 该怎么办?

疫情持续蔓延,每天看着确诊数字一点一滴攀升,在我们心中更多的或许是无力、崩溃、和麻木.....

这样殚精竭虑的生活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才能摘下口罩,放心出门拥抱阳光? 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恐慌和焦虑,和国内久违的家人朋友们说一句:好久不见.... 在新加坡的我们这样想着。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但看着那些连夜徒步,也要回到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客工; 看着滞留在中国,苦盼政策放宽回到新加坡的人们; 看着正在遭受病痛,却仍然充满积极的新加坡民众; 看着和病魔奋战,还依旧冲在抗疫最前线的新加坡白衣天使们……

我们会骤然发现,这个世界上的美好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止步!

正是因为有了所有的这些人,新加坡如今的一切才能正常运转。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在“绝境”中建国的新加坡,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在为“明天”做准备。无论是食品、物资、水源、医疗……这个国家早已经习惯居安思危,习惯提前做好尽量齐全的准备。

“大难当前,相信政府,共克时艰,并肩同行,化危为安。”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接近2个月的疫情阴霾,中国已经迎来了“春天”,花开好了,外地支援医护人员们也拿到了属于他们的那张“限量登机牌”!

“大难当前,放下成见,大家加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上半场,中国告捷!

下半场,新加坡加油!

世界加油!

凌晨2点的新马长堤,上演着百万人的害怕和勇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