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14天◢说起家人不禁掉泪 他们 想家

2020年03月24日

(新山24日讯)想家了!大马突然宣布行动管制令,造成越堤工作的大马客工一度不知所措,最终为了生计匆忙赶到彼岸保住饭碗,唯14天无法返国,一想到孩子、母亲、妻子和家人,眼泪不禁失控掉下或一脸失落。

全国行动管制令使到许多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劳,被迫和家人分隔两地,纷纷盼望长达14天的禁令尽快结束,能够早日与家人团聚。

新加坡《联合早报》陆续访问多名过去每日往返两岸的大马客工,倾诉这些天与家人分离的万般无奈及痛苦。

从访谈中可感受出这些马劳从失措到无奈、无助,间中也感受到老板和同事的关爱和照顾,可是一想到彼岸家人,却是满满思念,心里五味杂陈。

有者无法给妈妈和女儿生日惊喜而失望;有者想到还在牙牙说语的孩子,眼泪拭了又拭;也有者第一次与妻子分开多日,感受到妻子的难过。

在这14天的行动管制令,对许多马劳而言:“两岸距离很短,思念却很长。”

个案一 姓名 陈艺金 年龄 30岁 职业 新邮政任职

新手妈妈陈艺金目前只能暂时与孩子分隔两地,一提起孩子和家人,就忍不住落泪。

在新加坡任职新邮政服务大使的陈艺金,在实施行动管制令后,选择住在新加坡继续工作,以维持家庭收入。

“现在这种情况,很难去找一份新的工作,若两夫妻都回去,没有收入怎么办?”

◤行动管制14天◢说起家人不禁掉泪 他们 想家

想起孩子和家人,陈艺金忍不住落泪。(照片:联合早报)

陈艺金说,只是两夫妻的话还可找办法应付开销,但有孩子的话,不可能让孩子挨饿。

提到在行动管制令前,她说:“当时我、家婆、老公都在等首相宣布,到底会是封城还是封国,在首相宣布消息后,我们很紧张,一直在想应该怎么办。”

她说,后来她在过关卡时,看到大家都拖着行李,她的心里开始紧张,原本打算询问朋友可否落脚处,但找了好久,部分费用太高,将加重负担,还好公司决定提供住宿给员工。

◤行动管制14天◢说起家人不禁掉泪 他们 想家

如果解除行动管制令,陈艺金第一时间就想冲回家。(照片:联合早报)

陈艺金很感谢公司的安排,对一个新员工来说,其实很感动,因为还在试用期时,公司有权利决定不要聘请她。

当提起孩子和家人,她忍不住落泪说,她的姐姐很支持她,对她说:“go ahead(去做吧),孩子交给我们。”

她透露,之前一直在跟老公通电话,提醒尿片在哪里,要记得拿多少,孩子奶粉够不够等等。

陈艺金也说,如果解除行动管制令,她第一个时间就想冲回家。

个案二 姓名 吴万有 年龄 42岁 职业 巴士车长

◤行动管制14天◢说起家人不禁掉泪 他们 想家

吴万有:原本准备给妈妈及女儿的生日惊喜“泡汤”了。(照片:联合早报)

在新加坡易塔通(Tower Transit)任职,担任巴士车长的吴万有坦言,一场突如其来的行动管制令,让他原本准备给妈妈及女儿的生日惊喜,全“泡汤”了。

他说,早前他已向公司请了从本月13日至23日的假期,准备返回怡保老家,为妈妈及女儿庆祝生日。

“不料,一个突入起来的宣布,却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令我只好连夜赶回新山住家,再急急忙忙入境新山。”

◤行动管制14天◢说起家人不禁掉泪 他们 想家

吴万有想念家人时,便与家人进行视讯。(照片:联合早报)

吴万有说,妈妈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妈妈及女儿的心里可能更伤心,毕竟他不能每年都回老家陪伴妈妈,如今妈妈却已经72岁了。

他欣慰,最终公司及老板却体谅他们,为他们安排住进酒店。

个案三 姓名 戴进隆 年龄 55岁 职业 印刷员

◤行动管制14天◢说起家人不禁掉泪 他们 想家

戴进隆:每日往返新马两地,第一次与老婆家人分开。(照片:联合早报)

在新加坡从事印刷员的戴进隆披露,他在新加坡工作近30年,每天都是往返马新两地,所以这是第一次与老婆及家人分开这么久。

他说,在知道隔天不能再入境新加坡后,当晚他放工回家后,又在急急忙忙收拾行囊,准备入境新加坡居住两个星期。

“老婆当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哭泣,但是我能够感受到她的心里十分难过。”

◤行动管制14天◢说起家人不禁掉泪 他们 想家

戴进隆(左)最舍不得老婆及家人。(照片:联合早报)

戴进隆坦言,他在公司服务了这么些年,如今因为禁令担心公司人手不足,所以便选择继续工作,短暂与家人分离。

他说,公司也对他们很好,准备3至4星的酒店让他们暂住,想念家人时,便打电话回家。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