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用国家储备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2020年03月27日
动用国家储备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旅游业受全球2019冠状病毒疫情严重打击,樟宜机场大厅空荡荡,再也见不到昔日旅客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路透社)

作者 程英生

日来,疫情日益汹涌,在防疫的战线上,领导人的泪流了,国家面对严峻考验的话也说了,我们真的已来到紧急关头,不得不敢敢动用“祖产”,为经济和社会紧急输血。

王瑞杰副总理今午提出的救市济困保工作大计,需要480亿元,数额之多,远超专家学者的预测,而其中的170亿元需要动用国家储备金,并且已经获得总统原则上的同意。

动用国家储备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王瑞杰副总理。(联合早报)

为此,哈莉玛总统和副总理一前一后,细致说明提取储备金之必要,都说形势空前严峻,政府必须力挽狂澜。两人还指出,政府这样的要求,过去只有一次:在2009年全球金融风暴期间。

其实,对于老百姓来说,形势十分明显,那笔外汇储备,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动用国家储备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新加坡滨海湾花园的标志性建筑。(海峡时报)

不仅是新加坡,世界各国都视眼前的大疫为一大劫难。

向来慎言谨行的默尔克总理说,这是德国自二战以来最大的危机。

英国首相詹森也已自比二战时期的丘吉尔,只不过他现在必须带领民众抵御的不是日夜来袭的德国战机,而是无声无影防不胜防的小小病毒。

中国的《财新周刊》则说世界已经来到金融危机的边缘,还可能导致全球大萧条。

至今,已经有80个国家向国际货币组织提出紧急援助的申请。

新加坡多亏半个世纪的积蓄,此刻才不必到外头向人伸手借钱,而这可观的积蓄,是领导人骂人骂了几十年换来的。 最能令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动气的,最能赚他一顿教训的,莫过于有人向储备金打主意。在几十年间,因为他训人训得凶,使到很多人连想都不敢。

动用国家储备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2011年10月10日,已故建国总理(右一)在第12届国会开幕仪式上与众议员一起宣誓就任。(新闻及通讯部提供)

李先生自己严守国库之余,还费尽心思设计一套精致的民选总统制,由总统掌管另一把通向财库的钥匙。

新加坡外汇储备有多少,很多民众也说不准,可找到的公开数字是两千多亿美元。政府很少提及实际数字,据说是因为担心数目之大,容易让人给政府出坏主意。

多年来,不少民众虽然知道不能坐吃山空,但也常有国富民穷的感慨,也质疑国家储备的可观增长,是否是建立在有增无减的政府收费和征税之上。

这些民众的怀疑意味着政治的代价,而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恰恰是这个代价换取了救难的资本,让我们此刻有弹药抵御来势汹汹的病毒。

动用国家储备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今年2月宣布的雇佣补贴计划将延长六个月到2020年底,受惠雇主将在今年5月、7月和10月,分三次收到补贴,以鼓励他们留住本地员工的工作。(联合早报档案照)

这480亿元的配套,副总理一一道出细节的时候,在国会里赢得连连的喝彩,特别是那些大量津贴工资、减轻生活负担的措施,惠及的主要是低薪工友、自雇和失业人士。

然而,有如副总理所说,整个世界经济正陷入休克的状态,而且疫情演变得很快,难以捉摸,政府的紧急救援措施能否为企业及时止血,能否稳住市场、安定人心,都是一大未知数。

过去的经济危机,“震中”只有一处。这场疫情则先后出现在中国、欧洲和美国三大经济体,这样的冲击前所未有,目前面对的是第一波,难保不会有第二和第三波。

副总理一再表示,必要时,当经济困境越陷越深的时候,政府将出台新一轮的财务措施。

就在这救市济困的时刻,执政党似乎也在为大选做准备,也在通过媒体造势。如果就在此时宣布大选,这一系列救援措施难免会沾染政治色彩,就不知政府的诚意会否遭到质疑。

动用国家储备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动用国家储备金: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