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鹏飞:要钱要命更要未来

2020年03月27日

如果是要钱,就得确保经济运行不会受到太大的冲击,生产活动不能完全停止,国际贸易必须继续,民众日常的消费更不能有太大的减少。可是,病毒的传播速度和烈度,却让决策者必须采取封城锁国的决绝手段,来确保公共医疗体系不会由于确诊病患暴增而瘫痪。所以若要保命,就必须工厂关停、学校歇课、居民禁足……不但各国的经济运行失速,连国际经济活动也因为相继的锁国而停滞。经济学界已经预测,世界离经济衰退甚至萧条的深渊仅一步之遥。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公布的追加财政预算案,连同之前常年预算案用来应对疫情的支出,总值550亿元。他在预算案演说结束前,特地用华语把预算案精神提炼出来;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两度提到,预算案的目的是要“保工作、保企业、保未来”。换言之,面对病毒所发出的“要钱还是要命”的质问,新加坡的答案不但是钱也要、命也要,更要在疫情过去后,维护我们所珍惜的生活方式不至于受到太大影响。

叶鹏飞:要钱要命更要未来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公布的追加财政预算案,连同之前常年预算案用来应对疫情的支出,总值550亿元。(截图取自Gov.sg)

对比诸如美国(一次性每人发1200美元,约1725元)、加拿大(未来四个月每月发2000加元,约2035元,给受疫情影响的国民)、香港(发1万港元,约1854元,给所有居民)等应对疫情的撒钱方式,新加坡追加预算案尽管也有直接派现金的内容,但是对象具体,特别侧重低收入群体、从事零工经济者、自雇人士和失业者等;其他间接派钱的方式,则是通过大幅度提高补贴员工薪金的做法,减轻企业成本,鼓励它们留住员工。

预算案也没有忘记即将毕业进入职场的新鲜人,通过津贴为他们提供实习和培训的机会,跟其他工作量骤减,或可能失去工作的在职员工一样,善用疫情肆虐的经济失速过渡期,累积本事,为雨过天晴的那一刻做好准备。

保工作和保企业是一体的两面,因为企业不保,工作当然也就没有着落。在疫情的非常状况里,平时的经济原则如尊重市场已经不全然适用。很多企业并非经营不善,而是因为全球经济都在下行,根本没有生意可做——新航就被迫停飞了九成以上的班次。因此,追加预算案针对3C(现金流、成本及信贷)为企业提供直接帮助,不但正当合理,更是必要之举。

不少科学家认为,冠病疫情恐怕会持续好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全球经济不但难以在短期内回复正常,全球产业链更可能因此遭到颠覆。我们所熟悉的经济全球化秩序,或许就此一去不返,人们必须在疫情过后,重新思考和建立新的秩序。无论是何种秩序,新加坡作为依赖国际贸易合作的开放经济体性质,并不会改变,如何保障新加坡的未来,因而至关重要。所以,王瑞杰反复强调的“保未来”,就显得掷地有声了。

叶鹏飞:要钱要命更要未来

新加坡作为依赖国际贸易合作的开放经济体性质,并不会改变,如何保障新加坡的未来,因而至关重要。(档案照)

于是,除了强调经济结构的韧性之外,追加预算案也提到了社会韧性,更在各项协助企业的措施当中,包括了文化艺术团体。这背后隐藏了更为人所容易忽视的道理——要钱要命尽管是同一件事,有钱没命花固然可笑,有命没钱花当然也不行,可是保命不能是唯一的目的,活命应当是为了更高的理想,比如活得体面有尊严、有意义。

疫情逼出了人性,有丑陋的一面,更有高尚的一面,政府跨部门工作小组联合主席黄循财,前天在国会分享全民一心的抗疫历程时,哽咽将近三分钟,或是反映了众多幕后英雄不为人知的感人事迹。王瑞杰在宣布追加预算案时,让担任政治职务者,从总统以下再减薪两个月。这种榜样作用,要传达的是共体时艰的精神,强调上位者要去感受普通人面对失业威胁的切肤之痛。这也是保命的意义所在,不但要同舟共济,更要为我们的下一代固本培元,在度过疫情后有再创美好未来的实力。 (作者是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

作者:叶鹏飞

叶鹏飞:要钱要命更要未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