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2020年04月03日

题记:

这些海外华侨,就如同卡夫卡《变形记》里的主人公,某日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但仍然为着怎么养活家人而奔忙焦虑著……

3月5日,中国的机票代理SAM在家盯着机票变动,第一时间通知客户,“这个是现在的增值服务。”他苦笑。

春节之后,新冠疫情爆发,一大堆国际行程的取消,让这个90年的小伙子懵了,合同,机票,预付行程,本应该赚得盆满钵满的春节档,他却只能看着现金哗哗地往外流。 航空公司发布公告称,这期间航班取消可以全额退款,机票代理用各种形式换票的小九九完全被打乱,损失惨重。而积压的退款需求过多,使得退款工作日多了十倍不止,与客户日夜扯皮,让SAM疲于奔命。

“现在你把我倒过来,能倒出一个铜板,算你赢。”SAM悻悻地形容这次疫情造成的损失。

不过自3月份开始,他手上又有了一些新增的国际机票订单,目的地-中国,“之前有些人直接从欧洲包商务机回国,一张票十几万人民币。可惜没这个资源……擦,厦航又取消新加坡航班了。”他刷着手机,立马打电话通知客户要改期归国。

随着国际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多国实施封城,出台了最严格的出入境政策。航空公司大批量地取消航班,减少班次,机票价格也不稳定。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3月6日,餐饮业者Susan找到SAM希望买最快的航班从新加坡回中国,因为近期出入境政策多变,再耽误下去,她担心不能如期回国处理事务。

Susan在国内投资了几家酒吧,自1月24日开始就统统被街道勒令关门停业,是直接受到疫情冲击的商家。

2月过完,娱乐场所仍然没有松绑的迹象,Susan只能把部分门店忍痛处理,“开门很容易,也许某一天政策说下就下了,但复苏消费者的心才是难题,也许开门营业的娱乐场所会更难。”

这成了特殊时期必须跨国飞行的原因,3月11日,Susan从新加坡出发,直飞福州。“一路上连清嗓子都不敢大声,就怕周围投来异样的眼光。”不过根据当地最新政策,她属于要被政府集中隔离14天的人群,一下机就被拉往隔离点。

3月开始,中国本土的新冠病例逐渐清零,境外输入成了新增来源。3月11日WHO宣布疫情已具有大流性特征,中国累计境外输入病例从85例激增至269例,在加强管控的红头文件下,各地都陆续出台针对部分国家入境实施居家隔离14天,或是集中隔离14天的细则。

在福州3月5日执行细则中,来自伊朗、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美国华盛顿等地的入境人员都要集中隔离,名单的其中一个就是新加坡。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随后细则在3月16日又再次改成了,无论自哪国入境福州,统统集中隔离14天,入境要求愈发严格。

搭乘同一班飞机的李大姐连呼倒霉,退休的她1月份到新加坡跟女儿一起过年,拿的是旅行签证,最多呆30天,在疫情爆发后,航班取消,她向ICA(新加坡移民局)申请又续了30天停留期,3月11日是ICA给出的最晚离境时间。

她依依不舍地作别女儿,结果在机场check in时被告知,现在飞往福州就会被集中隔离14天。而若向ICA再次申请延期30天,需要3个工作日,时间不够了,以法律严苛著名的新加坡,不会让逾期逗留的人再次入境,尤其理由是em……不想隔离…… 签证到期,让这位无可奈何的大姐成了归国潮中的一位,“早回来晚回来都好,偏偏这个时候回来,集中隔离半个月啊~家里都没人”。疫情让她变成了“孤家寡人”,与日本的儿子,新加坡的女儿隔海相望,寸步难行。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境外归国航班均须接受登机检疫)

22岁的Benjamin倒是一早做好了回国的准备,做retail的他是2018年8月来到新加坡,拿的WP,他想要回国继续念书,于是在1月份申请辞职,买了3月21日的归国机票,从福州转机回重庆。

因为转机,Benjamin经历了两次隔离,第一次在福州机场旁的高级酒店,380元自费住了一晚,政府给做了免费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后,放行,飞到重庆后做了二次隔离,集中酒店14天。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年轻的他做足了归国的功课,而隔离的经历,让他觉得特别,掏的几千元费用,贵,但无可奈何便好好享受,是90后的生活态度。

3月16日,33岁的方先生见形势愈发严峻,决定从澳洲回国,从事澳洲留学移民中介的他,在这两个月业务近乎停滞,新签证与新绿卡的签发似乎被官方暂停了一样,迟迟不出,也没有细则,与客户量成反比的是日益增多的澳洲病例数量。

同一个世界同一种疫情反应,澳洲人民也开始抢购各类物品,虽然街上根本找不出几个戴口罩的澳洲人,但人们就是买不着口罩,这个东西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澳币汇率两个月内跌了20%,一样的中国收费,但是澳洲那方面的成本就便宜很多,回国发展客户,也许可以赚回点损失,抱着这样的心态,他扛着公司的希望,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航班回国,由北京中转,然后回家。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人头攒动的北京航站楼)

回家前,他特意查了信息,澳洲并不属于疫情爆发国家,居家隔离14天就好。 谁知他落地后情况突变,自3月15日北京发出所有入境人员都要自费集中隔离14天的政策后,多地效仿,他的家乡在他归国当天的中午刚刚跟进,入境者统统要集中隔离14天,不管你从哪国来。

“国内有业务,我肯定要到中国来的,现在只是集中隔离,也许之后会更严格,我的业务不能停滞太久,这是14天和吃饭的问题,孰轻孰重很简单了。”他想通后从最初的哀怨中走了出来。

3月18日他联系我们说,其实也一样,在他之前回国居家隔离的朋友,因为没满14天,被社区拉去统一集中隔离了。

方先生有非疫情爆发区来客的“自矜”,看谁都像危险人物,唯恐被感染。在北京转机时,全球华人挤成一锅,他在人群中努力分辨著,啊完了完了,这个是法国来的……这位是德国……她是巴西的……唔巴西还好吧……

有侨乡之称的福建,努力接纳著来自世界各地的归国同胞,他下飞机后,乘坐政府指派的车辆前往隔离酒店。

同车的乘客自述,说自己有点发烧,但是核酸监测呈阴性,机场放人,便同方先生他们一同坐车去酒店隔离。方先生魂飞魄散,不敢张嘴点评,屏住呼吸,表现出与内心相反的埋头沉默。

到了酒店,空调是不敢开的,下水道,出风口统统堵了个干净,瑟瑟发抖,本就艰辛的旅程看起来像是个送人头的仪式。过了两日,福建公布新的输入性病例,一例来自美国,一例来自巴西,看轨迹,与方先生同一日到达。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昨天,他通知我们最后的核酸检测结果——阴性,明天他便能解除隔离了。

3月中旬,美国的新冠疫情开始爆发,在德州开了四间餐厅的卢先生说,每天的营业额从原来下降10%到后来下降50%,正当他纠结要不要停业时,政府帮他解决了问题,一纸禁止餐厅营业的文告,发往了当地数百家餐饮业者。

从早期的华盛顿州到后来居上的纽约州,美国确诊人数不断增加,白天的纽约唐人街百业萧条,人烟稀少,商店大门紧锁。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3月18日,卢先生的房东给他发来了一封邮件,友好地表达了自己还要缴纳贷款水电等困难,所以没办法为卢先生的闭店减免房租。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有华人因为带着口罩被辱骂,许多人上商店排队买枪。面对家人的细细叮咛,朋友的小心提醒,卢先生仍然做出了不回国的决定,“若疫情短期存在,来回各隔离14天,没有必要回去,若疫情长期存在,还要养家能躲多久?更不可能回去。” "新冠致死率2%,不工作饿死率100%。”他用上了这句耳熟能详的黑色幽默来结束我们的对话。

写在篇尾: 网上盛行着一段话,新冠疫情,中国打上半场,国外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 每天关于境外输入病例的新闻下,都不乏”就不该让他们回来。”“建设祖国不在,万里投毒你最快。”这样的评论。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保护国内抗疫成果,痛批疫情期间的回国人士,成了政治正确的事,挑动敌对情绪,甚至成了某些媒体博取流量的炸点。

我看见一个占据了一整天热搜的新闻,#归国华人嫌等待区条件简陋#质问工作人员,我欧洲回来的就这待遇? 整个视频看了又看,博主拍了机场的场景,原话是说:“大家看下,我们从欧洲回来的待遇是这个样子的……”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就这待遇”,从来没有在视频里出现过……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我们看到有人带病传毒,也看到有人捐款捐物,有人隔离期不顾禁令下楼跑步,也有人教科书般辗转回国如实上报行程的每一步。

那些个别人的不良行为,并不能代表归国的整个群体,事实上他们是少数中的少数。

我们认同每一位归国者都应该遵守当地国法律,无论对于多严格的防疫措施,都应该配合,配合,再配合。此时政府真的有权说,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同时,我们也应该认同,这些游子有获得祖国拥抱的权利。

这世界上大多数的普通人,囿于生活,回国成本高企、国外学业中断、工作难以为继、与爱人分离桩桩件件是疫情中的海外华人难以承受之重,与患病风险在天平上来回胶着摆动,令每个决策者倍感煎熬。

无论键盘侠们如何带着恶意揣测,躲病毒,绝不是大多数华人此刻选择归国的理由(工作、学习、生活、守护家人、出行禁令、签证到期才是)。而散播病毒,更是所有人深恶痛绝的行为。 Susan、方先生……与许许多多的人一样,都有冒着旅途风险不得不回国的原因。这些海外归客,就如同卡夫卡《变形记》里的主人公,某日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但仍然为着怎么养活家人而奔忙焦虑著…… 新冠阴影之下,每一个人脸上都曾有过抬起重物般的狰狞,每一个人心中都曾浮现身临末日般的不安,每一个人都唯恐自己成了某个要公示的不幸数字。回味好莱坞灾难片的那些开头,仿佛都能在这些日子里找到重影。

禁令渐渐地把每一个国家都划出了结界,但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也许,你表达的些许善意,能成为他人的暗夜微光,楼台上的那盏小桔灯。

(感谢网友yd的蓝陈小兔投稿)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2020年伊始,席卷全世界的这场疫情,影响了无数人的生活轨迹。

新加坡眼《疫·情:狮城故事》微纪实专栏,收录普通人的故事。发送你的故事和图片到[email protected],告诉我们疫情如何影响了你的生活。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回中国的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