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时刻:一场没有赢家、难下赌注的国家博弈

生活     2020年04月07日

南京迎接鼠年的纸扎灯笼。(中新社)

作者 程英生

年来,在春节之前,各大商场的进出要道,都有“来年运势”的展览,依据生肖点出众生未来一年的财运、健康走势、爱情指数等。

即使半信半疑,多数人都会停下脚步读它一遍。不敢不信的人,可能还会货比三家,多走几家商场,看看不同风水师的预测有无差别,以确定自己是不是注定发大财,或走桃花运,或者衰到犯太岁。

到了今天,鼠年才过了两个月,不管你是什么生肖,都很能确定自己今年的运势了,而最明显的一个遭遇是:鼠年的钞票不是“鼠不完”,而是很快就会“鼠”完!

全球大疫之下,各行各业,几乎人人都犯太岁,还有点运气可说的,或许只有开超市的和买卖药物的。

如果你要想往年那样寻求转运,那也不容易。一来观音庙大门深锁,二来疫情可能蔓延至明年,就如国家领导人一再说的。

四马路观音堂创建130年来,3月27日开始暂时关闭。(新明日报)

人人不好运,运程又无处扭转,这样悲惨的局面,没有一位大师预测到。 个人运程之外,预测国家政经走势的评论家,也没探测到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而即便黑天鹅在武汉出现时,评论家也没准确预测到两个月后的今天的局面。

有谁预料到,仅仅两个月后,在疫情病例的国际“龙虎榜”上,两个超级强国对调位置,美国成为病例最多的国家,中国则“退居”第五。

疫情刚在中国暴发时,西方评论家急不及待的、长篇大论地分析中国体制和政治的致命处,并且毫不犹豫的宣告中国休克式的防疫措施,不但违反人权,违逆人道,而且肯定以失败告终。

西方人急着下判断,一些东方专家也是如此,各有原因。中国在体制上乖离西方范本,本来就是一种原罪。这加上过去三十多年,西方知识界对中国前景不断有所预测,以悲观的居多。中国崩溃论拥有很大的市场,但也始终没有兑现。

这回,武汉疫情暴发,中国崩溃论者重获新生,还有点喜出望外,“东亚病夫”和“中国病毒”这样的用词随口而出,毫无顾忌。

大出人们预料之外的是,这些西方论者文章还没做尽,话还没说完,武汉等城市就开始露出曙光。

与此同时,欧美国家隔岸观火,忘了自我防范,很快地城门就失火了。

西方科学家早就说,病毒是不认种族和国界的,但聪明的政客都听不进去。

现在,欧美多个城市成了重灾区,情况之惨烈,比起武汉有过之而无不及。

美国总统特朗普。(路透社)

眼前的一个问题是:西方专家和政客,自己苦无良善对策,但又不太愿意放下身段,说一声中国的那一套或许可以借用。显然的,西方人和东方人一样,面子还是重要的,即使是大难当前。

然而,一些中国评论者已经观察到,西方国家的抗疫方法,日益趋近中国休克式的,只是不愿这么说。他们的封城锁国举措,不就是熟口熟脸。

就在角色对换的时候,头脑清醒的中国学者急忙呼吁国人:不要反过来嘲笑西方人,不要幸灾乐祸。

中国媒体人陈兴杰在网上的一篇评论中直说: “欧美沦陷,绝非好事!” 他说,中国开始复工了,但中国不能独善其身,欧美订单不来,中国经济也不可能好起来。同时,中国是一个大国,只要胸怀大度,持续做正确的事情,赢得尊重是必然的结果。

这是有智慧的看法。 毕竟,就如西方人士刚发现的,这世间的祸福可能在一夜之间扭转过来,谁也无法说准。

关注我们,获取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