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居家学习 黄碧仁自嘲当“补习老师”

生活     2020年04月07日

黄碧仁与大女儿郭可萱(左) 及小女儿郭可恩(后)母女欢乐 合照。(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7日讯)新措施下,视后黄碧仁三孩子居家学习,她说:我当补习老师!

为了切断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传播链,新加坡全国学生居家学习。

黄碧仁育有一子二女,长子攻读国大一年级,是奖学金优秀生;两爱女——大女儿郭可萱今年面临小六会考、小女儿郭可恩则读四年级。

为了抗疫,她孩子的学习环境都从学校“搬”回家,黄碧仁日前受访说:现在忙到我连自己的时间都没有了。

课业统统在线上进行,上课之前须将课程表准备好,视像、音频,设定密码,上传作业,她在旁协助辅导女儿,这都是她不曾涉猎的领域。

“这只是一个过渡期,面对局势改变做出调整,就从改变自己开始吧。”碧仁认为接受政府指令、配合、实行,为抗疫尽公民义务,比满腹苦水、唠唠叨叨有建设性。

为了保持安全距离,大儿子在房间上课,爱女在客厅,避免午餐碰撞上课时间,碧仁索性把餐桌搬到厨房,让孩子可专心上课做作业。

新措施出外补习或有不便,碧仁当上补习老师为爱女补课:“不同世代、课业范畴与我们那一代很不同,若我也不熟悉就问儿子,哈哈。”

黄碧仁长子成绩优越。

不给孩子太大压力

爱女面临小六升中学的关卡,碧仁会是怕输妈妈吗?

“我不是怕输妈妈,我了解每个孩子的学习能力都不一样,我不会只看分数,也不会要求孩子一定要考几分,那会给孩子太大的压力,我不希望他们对学习失去兴趣。”

除了课业学习,碧仁认为开拓爱女的兴趣很重要,与她们玩益智游戏、上上网等;小孩反应直接,若抗议太闷要出门呢?

“我会告诉她们,大门开着,不害怕就出去吧。”她认为越反对孩子情绪越反弹,明说风险,她们反而却步。

碧仁采取开明教育,她要求儿女们明白尽力很重要,没有不劳而获的事。

现阶段,碧仁都宅在家当“二十四孝妈妈”,她喜欢在家阅读、写作、追剧、尤其锁定新闻时间,了解世界疫情变化:“我向来不爱逛街、购物,也不喜欢宴会派对,居家对我没什么影响。”

图、文:联合早报

关注我们,获取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