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168天前

自从客工宿舍爆发疫情后,至今已超过一个月了。客工群体的每日新增病例仍然维持在三位数,而且大部分时间在500起以上,显示疫情依然严峻。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我的一位小老乡涛哥,是来自中国湖北的客工。他就住在最早一批被列为隔离区的客工宿舍里。被“封锁”在里面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就在(5月7日),涛哥同宿舍的室友也被确诊了。这给涛哥带来了阴霾,甚至是恐惧。

他们四个客工住同一间寝室,被确诊的室友就睡在他的上铺,涛哥能不恐惧吗?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他跟我说过,他上有老人要赡养,下有妻小要养活,特别是妻子在2018年得了一场重病,还没有完全康复,全家人就指望他挣钱养家。他就是这个家的天,天怎能够塌呢!

他担心,他恐惧,他问我,为什么室友确诊了,不给他做检测呢?难得一定要等到有症状,甚至危重症了才检测吗?而被检测出来的感染者,也没有被送去医院,只是换了一个房间。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听说,新加坡政府在5月初宣布客工宿舍的抗疫工作进入新阶段。当局将在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大型客工宿舍设立社区护理设施和康复设施。这些在宿舍的设施,跟政府在博览中心等处设立的设施功能一样。

其中,社区护理设施(Community Care Facilities)有医疗团队进驻,用来照料病情相对轻微或没有症状的患者。如果14天后不需要住院,客工就会转去同样设在宿舍内的社区康复设施(Community Recovery Facilities)调养和等候康复。

这样一来,大型宿舍的客工一旦确诊,就能立即调入社区护理设施,而不需要等当局另安排转运至宿舍外的社区护理设施。这主要还是因为被感染的客工绝大部分是轻症。

这个安排也算合理吧。只是就具体情况而言,涛哥的室友住进去的那个房间,都是检测呈阳性的印度裔客工。这样就有一个麻烦。那边的一日三餐以印度餐食为主,可怜涛哥的室友就只能经常饿肚子了。

他也是一名来自中国的客工。尤其人的身体或心里不舒服时,胃口本来就不好。听说这位华族小伙子,一看到印度餐吃不进去。

我知道政府已经尽力了。他们不仅提供一日三餐,而且正努力改善伙食供应。只是我觉得管理者应该建一个群,这不算难,方便了解客工们的需求。如果印度餐和华人餐能精准送到每一位客工手中,肯定会有利于客工们的康复。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在同寝室被确诊的室友换了房间后,涛哥还是住在同一间宿舍里。后来我的小老乡说,很快有工作人员来进行消毒,这让我放心了许多。但愿他能够安全渡过隔离期。

网上有人说,客工宿舍里条件差、不卫生。但涛哥传来的图片,我看到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谁说客工不讲卫生?四个男人,把个不足20平方米的空间,收拾得这般整洁,比很多窝在家里的人,拾得更干净吧。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你看这就是他们的房间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他们这个宿舍,一套房有三个卧室,每间卧室住四个人,12个人共用厨房和卫厕。带大家看看他们的厨房和卫厕,是不是也很干净?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客工宿舍的疫情严峻,主要还是他们居住的比较密集。毕竟是集体宿舍,最起码这12个人,就像是一家人,很难保持安全距离的。

新加坡政府也意识到这一点,正在动用军营、空置组屋、小学校舍、教师宿舍、甚至是豪华游轮,来安装不同情况的客工。

李显龙总理说,照顾好客工是新加坡政府的责任!这让我感到很欣慰。但被隔离的客工多达数十万,单单一日三餐,还有水果饮料,这不仅是一大笔经费,也是一个巨大的工作量!加上为客工做免费检测和治疗,不简单!这体现了小国大担当。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高尔基说过:劳动是世界上一切欢乐和一切美好事情的源泉。在我眼里,客工们就是能工巧匠,他们辛勤耕耘、默默无闻。狮城之所以能雕画成花园城市、亚洲四小龙,其实都离不开他们的贡献。

虽然他们都很平凡,他们离乡背井,只为自己和家人能够过上好生活,但这个世界就是由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劳动者们,打造和支撑起来的。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我赞美客工,就像赞美一切值得尊重的为人类社会做出贡献的伟人、英雄、科学家、抗疫天使一样。在此也衷心祝愿新加坡全民团结一心,战胜疫情,迎接美好的明天!

抗疫生活|我的小老乡住的客工宿舍 有人确诊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