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港澳台坚持用繁体字,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反而用简体字

生活     2020年05月23日

丨台湾街头的繁体字店招 来源 :地史馆 公众号 NO.90

汉字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从仓颉造字,到商周时期的甲骨文、金文,再到秦始皇以统一文字,汉字经过了五千年的演化,才有了你们此时眼中所看到的文字。

汉字字形的演变

而我们了解最多,对现在影响最大的一次文字改革运动,便是汉字简体化运动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一穷二白,而要发展经济,就需要发展工业,发展工业就需要人才,可当时中国,即便是将只会写自己名字的人排除,全国文盲率依然高达80%。为了提高全国人民的受教育水平,为国家建设培养人才,中国发起了轰轰烈烈的扫文盲运动,而为了人民更快更方便的学习文化,汉字简体化运动也同步上马。

建国初期的扫盲运动 到1955年,《汉字简化方案草案》经全国文字改革会议讨论通过,1956年正式推广简体字。我们现在使用的简体字,大多来自于1965年出版的《简化字总表》,俗称“一简字”,共2236个。

由于历史原因,当时发起的简体字运动并没有传入香港、澳门和台湾,港澳台三地至今仍使用繁字体。而新加坡、马来西亚作为海外华人的主要聚居国家,当地华人在同样没有受到中国简体字运动直接影响的情况下,却主动放弃繁体字改用简体字。

香港街头的繁体字店招 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特殊现象,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下面我们就一起说道说道,为什么港澳台坚持用繁体字,而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却主动选择用简体字。

新加坡“双语教育”和简体字

新加坡原是个位于马六甲海峡北侧的港口城市,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国际海洋贸易的中转站,吸引了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大量移民来此淘金,同时也成为英国东南亚殖民地的统治中心。

互为邻国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1965年新加坡建国后,新加坡政府确定了以英语、华语(普通话)、马来语、泰米尔语为官方语言的语言政策。由于殖民历史和对国际贸易的严重依赖,英语成为新加坡跨种族交流和参与国际贸易最通用的语言。而新加坡作为以华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华语理应成为新加坡的第二大语言,可现实却没有这么简单。

新加坡的华人多来自中国福建、广东两省的移民,导致闽粤方言成为多数新加坡华人的主要用语。根据新加坡198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华人社会中,以方言为家庭用语的家庭占到81.4%,以闽南话37.5%、潮汕话18.5%、广府话16.1%三大方言为主,而这些南方方言可不像河南话、东北话这类官话方言那么好理解,完全是“密码级”的。

同时,新加坡的中小学,不论是英语学校还是华语学校,都是用华语(普通话)进行华文课的教学,这使得学生们不得不同时学习方言、华语、英语三门语言,不利于教育发展。可能会有福建广东的朋友表示疑问,自己小时候也是既说方言也说普通话,并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新加坡的小孩就不行了?

新加坡华人,华语男歌手林俊杰 中国自清朝就已经开始推广以北京官话为标准的普通话,在新中国初期又经历了大范围的扫文盲运动,在社会上形成了很好的普通话使用环境,除了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大多都能理解和使用普通话,这种大环境有利于习惯说方言的族群接受和使用普通话。

而新加坡作为移民国家,华人在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必须依靠家族和乡党组成社会团体、帮派,同英国殖民者、马来土着人甚至是其他团体、帮派的中国人争取利益,而方言就成了维系这一关系的纽带,这使得新加坡缺少使用华语的社会环境。

新加坡建国后,为了加强不同方言华人群体之间的团结,传承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抑制英语文化和东南亚土著文化对华人社会的侵蚀,推广华语成为新加坡政府的重要举措。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讲华语运动大会上发言 同中国一样,新加坡在推广华语的过程中也发现了繁体字不易学习的缺点,简化汉字列入新加坡政府的计划之中。

当时,中国已经完成了简体字改革,取得了不错的成就,新加坡本想照搬过来,但考虑到中国、美国和新加坡三国之间微妙的关系,新加坡做了一些改动。在1969年出版的第一批简体字中,只简化了200多个汉字,其中还有78个是新加坡自己创作的。

简体字发布后,在社会在取得了很大的反响。可由于第一批简体字太少,民间开始了自己的简体字运动,有自创的,也有从中国搬用的,再加上仍在使用的繁体字,使得新加坡的文字系统出现混乱。

新加坡的华语比赛 1979年,随着中美关系正常化,新加坡没有了之前的顾虑,完全采用中国的简体字样式制定《简体字总表》在全国推广,并废除了1969年推出了78个自创简体字,同时全面采用汉语拼音,取代民国时期诞生台湾地区仍在使用的注音符号。

在华语运动和简体字运动的推进下,华语和简体字成为新加坡华人的主要语言和文字。根据1989年新加坡教育部统计的华裔小学家庭用语数据,以方言为主要家庭用语的家庭从1980年的76.2%下降到1989年的7.2%,以华语为主要家庭语言的家庭从1980年的25.9%,提升到1988年的69.1%。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和简体字

和新加坡不同,马来西亚是一个以马来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华人总人口虽然高达668万,但人口占比只有23%,远不及马来人69%的占比,因此马来西亚华人的文化困境要比新加坡严重的多。

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后,顺着民族独立的潮流宣布马来语为唯一官方语言,在文化上实行以马来文化等同于国家文化的单一文化政策,要求所有国民,不分种族,必须学习马来语才能享受受教育的权利。

1961年马来西亚无视华人族群的强烈抗议颁布教育法令,规定所有中小学必须使用马来语进行教学,否则就会取消教育津贴,踢出国民教育行列。时任华校教师总会主席的林连玉呼吁道:“华文中学是华人文化的堡垒,津贴金可以剥夺,独立中学不能不办。”

在马来西亚打压华文学校的政策下,72所华文学中学中有55所接受改制,剩下的16所不愿意改制的华文中学,全部变为不在国民教育之列的独立中学,并在之后的独立发展中,马来西亚华文学校,形成了从小学到中学到专科大学的全覆蓋。

而为了更好的发展华文教育,马来西亚华人也走上了汉字简化的道路。1972年,在看到中国简体字取得成效后,“为了使马来西亚华人能跟得上潮流,免得将来看不懂中国书籍”,马来西亚华人成立了简化汉字委员会,在马来西亚推广汉字简化运动。

1981年,马来西亚简化汉字委员会根据中国和新加坡的简体字经验,出版《简化汉字总表》,在出版仪式上,委员会主席曾永森说道:“《简化汉字总表》的出版使马来西亚的汉字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它没有政治色彩,是具有马来西亚特色的汉字,适合马来西亚人士应用并作为马来西亚各族 人民学习汉字的主要参考书。”

茨场街门楼上张贴的简体字横幅 到了90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马来西亚的劳动力,尤其是高素质人才严重短缺,为了解决人力资源匮乏,同时拉拢在经济上一枝独秀的华人群体,马来西亚政府开始解除对华文教育的压制。

1996年的教育法令,重新将华文学校纳入国民教育体系;2002年,取消大学录取配额制,允许通过马来语考核的华文中学学生进入国立大学学习。马来西亚华文教育进入新阶段,而简体字也就此成为所有马来西亚华人的使用的汉字。

马来西亚华人,华语女歌手梁静茹

港澳台使用繁体字的历史原因

我们先来看香港、澳门。首先,香港、澳门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并不存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华人那样严峻的文化危机。香港、澳门和新加坡、马来西亚都曾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但香港澳门在历史上本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其主体民族是华人,主流文化是中国文化,即使也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但港澳人说中国话用中国字的汉语环境并没有改变,因此没有简化汉字的内在需求。

其次,香港和澳门分别于1997年和1999年回归后,中国政府在香港、澳门实行一国两制的政策,港人治港,澳人治澳。港澳错过了中国汉字简体化运动,又没有新中国初期扫盲的需要,对于香港人来说,没有简化汉字的必要。此外,港澳经济发达、文化繁荣,长期以来对内地有着这样那样“不顺眼”,而使用繁体字更是他们文化自信、制度自信的一种表现,在没有沟通障碍又高度自治的情况下,港澳没有简化汉字的动力。

香港街头 再说台湾。早在民国时期,中国就发起了各种汉字改良运动,保守点的主张汉字简化,激进点的主张汉字拉丁化,但不论是何种方案,汉字改良已成为社会共识。可在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后,如何“反攻大陆”成为主要工作,社会经济、文化教育这些都要靠边站。

等到蒋介石想明白“反攻”无望,回过头准备搞汉字简化的时候,发现大陆已经搞好了,而且搞得还不错。这个时候,汉字简化就成了政治问题,大陆用简体字,台湾就要用繁体字。仇志群在《汉字简化问题在台湾》一文中写道:“何应钦也曾在1969年,于国民党十中全会提出过整理简字方案,但是后来因为大陆先这么做了,考虑到大陆提倡的我们就应该反对,于是台湾对简体字的态度立刻转变为反对,成天说简体字是匪来匪去的东西。”

晚年的蒋介石

蒋介石甚至在1966年发动“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全面禁止使用简体字,书籍必须是古文样式的竖版书或从右向左书写的横版书,而一旦有人用大陆的简体字,就会被扣上“投共通匪”的罪名。

在长期的文化控制和宣传下,使用繁体字,成了传承传统文化的要求和所谓的“华夏文化在台湾”的自证。

后话

现在在网上有很多要求恢复繁体字的声音,主要的理由就是传承传统文化。

用简体字还是繁体字,这其实是一种取舍的问题。任何改革都不可能完美无缺,平衡利弊才是关键,将普通话定为官方语言,必然会影响地方方言的使用和发展,但这又是不得不做的事情,统一文字同样如此。

繁体字确实是繁杂了,也有很多字并不常用,进行简化以推动教育和文化发展,是那个时候的主要考量,简繁之争也早早就有。

简体:一只忧郁台湾乌龟寻衅几群肮脏变态啮齿鳄龟,几群肮脏变态啮齿鳄龟围殴一只台湾忧郁乌龟 繁体:壹只忧郁台湾乌龟寻衅几群肮脏变态啮齿鳄龟,几群肮脏变态啮齿鳄龟围殴壹只台湾忧郁乌龟

诸如是鲁迅,蔡元培、郭沫若、陶行知、茅盾这样的文坛大家都支持汉字改革,文字改革和文化传承之间的利弊之争,在第一版简体字出行后就已经有了结果。可到了近一二十年,不知是文化自信的丧失,还是复古之风的兴起,又或是对传统文化的过分敏感,简繁之争又起。

文化发展决不能靠管制,也不能靠复古,最重要的是与时俱进的创新。我们歌颂秦始皇的书同文车同轨,正是因为他统一了六国的文化和文字,这才有了我们现在统一的汉字和民族文化,那我们现在又何尝不是这样做的呢,并且远比秦始皇做的好,至少不会搞焚书坑儒,也足够尊重文化多元。

而对于繁体字,我更主张保留而不是恢复。将繁体字作为一种文化符号而非官方文字,我们用繁体字写春联,作书法,并不妨碍我们传承汉字文化,同时用简体字进行日常交流,也方便我们生活学习。 - 完 -

关注我们,获取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