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126天前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2019年8月17日,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马林百列集选区国庆晚宴上发表谈话。(联合早报)

作者 侯佩瑜

前天,掌管马林百列区近45年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卸下战袍,宣布让贤不参选。

消息一出,无论是同僚还是对手,纷纷在面簿平台上感激吴作栋多年来对国家的贡献。

毕丹星

毕丹星今早在面簿上分享,当年他接任工人党秘书长后,第一次以这个身份出席国会并取代前党魁刘程强坐到国会前排中间位置时,吴作栋的一贯幽默作风,让原本紧张的他放轻松了不少。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他写道,2018年5月,国会在结束第一会期后再次召开。我提早进入议事殿堂,坐在新分配的座位上,等待着国会开幕。尽管议事殿堂基本上是空的,但坐在刘程强之前的座位上,我感到忧虑和不安。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走了进来,我们交换了眼神。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和他握手。至于他的第一句话嘛,是“恭喜你降职!从前你坐得高,现在你下来了!”我很感激他的幽默,从某种程度上说,那天我对事情有了新的认识。

在议员休息室和不止一个场合,吴作栋曾与我分享他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如政府对储备的立场,种族如何在过去的选举中被一些人利用,以及其他问题。对于吴作栋与我分享的许多事情,我有自己的看法。但我认为这说明了一些事情,新加坡第二任总理——不仅要让我参与融入,而且也让我的工人党同事在议会厅外参与。

而最近,自从刘程强跌倒后,我们每次在国会碰面时,吴作栋都不会忘了问我:“我的好朋友刘程强怎样了?”

文末,毕丹星说:“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我们全体工人党成员感谢你对新加坡所作的贡献”。

乔立盟

新加坡人民党主席乔立盟昨天旁晚也贴文感激吴作栋在任期内对新加坡的领导和贡献,特别是在体育这一方面。

曾是记者,也是前新加坡游泳总会副主席的他说,我当记者时最难忘的一项任务就是,我被派去报道你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午夜一起打高尔夫球。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哈莉玛

哈莉玛总统也在面簿贴文说,尽管吴作栋和刘程强分属政治光谱上对立的两端,众所周知两人却彼此尊重。

“两人同一天宣布不参加本届大选的决定,是不可思议的巧合。”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她也写道:“20多年前,吴作栋将我引入政坛,在我政治生涯的早期,他是我的总理。我还记得在总统府的那次会议,他说服我进入政界,那是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决定。”

近年来,她俩为推动国人支持体障人士,也常有合作机会。她也表扬了吴作栋对新加坡做出的巨大贡献。

王瑞杰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也在面簿贴文中,感谢吴作栋在担任金管局主席时给予他的建议和指导。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暴发时,王瑞杰担任金管局局长。他说,那时他与同事踌躇著是否要向纳丹总统提出申请,允准政府动用储备金担保本地所有银行的存款。

吴资政当时就提醒他们要勇于做艰难的决定

“那次经验我一直铭记在心,如今也继续指导着我的工作。”

维文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也在面簿贴文写道: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在2001年招募我时传达的关键信息。他说,你必须坚守你的价值观。如果你为了加入我们而不得不妥协自己的价值观,那么你对我们失去了价值。”

接着他补充说:“你加入吧。你的信念或观点是否与我们不同并不重要。如果你能说服我们,我们就会做出改变。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向你证明这是正确的,你必须有足够智慧来诚实地承认它。”

维文说:“对这批新候选人,这也是很好的建议!”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张志贤

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写道: “我将永远感激吴作栋。1992年12月,吴作栋带我进入政坛,作为他的团队的一员参加了马林百列集选区补选。这些年来,他身为导师给予的指导和见解让我受益匪浅。”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陈川仁

原国会议长,也是马林百列集选区原议员的陈川仁也在面簿贴文中,感谢吴作栋给予他和区内其他议员空间发展各自的强项,建立了一个全方位团队,更好地服务居民。 陈川仁用幽默地方式回敬幽默的吴作栋。

他说: “我要感谢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给我这个殊荣,能站得像个高人(好吧.....我其实没他那么高)与他并肩自2011年起为马林百列集选区服务。”

他说,吴作栋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而且诙谐幽默,并且十分照顾身边的人和居民。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安宁·阿敏

内政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在面簿贴文中写道: “我很仰望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所有人都如此。不仅仅因为他的身高,还有因为他的为人,他的主张,以及他为新加坡所做出的贡献。”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除了上述几人,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交通兼文化、社会及青年部高级政务次长马炎庆;贸工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次长陈有明医生;马林百列集选区原议员谢建平等人,也都相继撰文回顾吴作栋的政治生涯。

不用红蚂蚁多说,现在应该知道他多么受新加坡人的爱戴。

吴作栋前天谢绝所有媒体访问,不改幽默本色在晚间更新面簿贴文时,上载自己与妻子戴口罩逛花园的照片说: “我出去转转,闻闻玫瑰香(Smell the roses是英文俚语,比喻人需要偶尔休息,停下脚步感谢美好的事物),可惜目前还无法这么做。” (看得懂这句话的蚁粉应该读出了吴作栋的言外之意:亲,我还无法休息啊~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果不其然,吴作栋昨天下午就在面簿上纠正大家,揭露他为何还无法休息。

他说: “谢谢大家的祝福。我只是作为国会议员退休,但还没有退出政坛。今后的重点是支持和巩固第四代领导团队,确保平稳过渡。要推动新加坡继续前进,就像把一块巨石推上山,你必须不停地推动,否则巨石就会往后滚下来。第四代领导人正在接过推动巨石的工作,新加坡人必须避开西西弗斯(Sisyphus)的命运。”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吴作栋昨天又为我们上了一堂西洋文学课。

希腊神话的西西弗斯因触怒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他,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由于巨石太沉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

于是他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西西弗斯的生命就在这样一件无效又无望的劳作当中慢慢消耗殆尽。

你听懂吴作栋的弦外之音了吗?

战友和对手感谢声不断,80岁老领导:Hello,我还没退出政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