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2020年06月28日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球。美股熔断,高考改期……从年初到现在,我们见证了多少历史?

这一年,注定不平凡。

对新加坡来说,2020无疑也是一个重要的关口。

这一年,已在总理之位上陪伴新加坡人民16年的李显龙将正式退位。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或许很多人会问:新加坡是要“改朝换代”了吗?

其实不然。从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上台执政至今,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缩写为PAP)已连续赢得12届大选,执政长达50余年,成为世界上实行多党制国家中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党。

人民行动党能在政治上一直保持一党独大的地位,这在实行民主选举的国家中,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现象。

所以,人民行动党若从执政的宝座跌落,才是新加坡真正的“改朝换代”。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新加坡总统哈莉玛6月23日宣布,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建议下,正式解散国会,颁布选举令。

这意味着2020新加坡大选正式打响,各党派正式候选人提名日为6月30日,而最终的大选将在7月10日举行。

山雨欲来风满楼。

面对这场几乎是建国以来竞争最激烈的大选,也是最特别的大选,这场朝野对决中,人民行动党还会一如既往地拿下更多国会席位,保住自己的执政地位吗?

01. “为人民而行动”

人民行动党(PAP)成立于 1954 年,由受英语教育的中产阶级专业人士中的核心成员创立,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英国受过教育。

之所以要强调创立之初核心成员的教育背景,是因为现代政党政治最早就诞生于英国。而且李光耀在英国留学期间就参与马来亚的留学生组织马来亚论坛(Malaya Forum),它的成员包括后来成为行动党主要角色的吴庆瑞、杜进才和贝恩(K M Byrne)。

他们认为马来亚必将在不远的将来取得独立,大家有必要建立共识,提高政治觉悟,以免在这个历史时刻缺席。

于是他们回到了新加坡,在参与了多场政治活动、对新加坡的政局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和华校生建立联系之后。李光耀看到了机会,清楚地认识到他必须把握时机,建立政党,以便参加即将举行的立法议会选举。

为了建立政党的支持力量,除了一同从英国回来的同僚们,他还借助了“守纪律以及充满献身理想”的华校生的力量,在日后的回忆录中他毫不吝啬地给予这些华校生极高的评价:

“有那么多理想主义者,他们不自私,准备为更美好的社会牺牲自己的一切,看来他们完全献身于革命事业,下定决心,一心只想推翻殖民地政府,建立一个平等和公正的新世界”。

1954年11月21日,人民行动党在维多利亚纪念堂举行成立大会。 所谓人民行动党,就是为人民福祉而行动的党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人民行动党1954年11月21日在维多利亚纪念堂举行成立大会 那时的新加坡还在英帝国殖民统治下,英帝国的殖民统治给新加坡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苦记忆。在日本军队的猛烈攻势下,英帝国迅速投降败退。一切都再明白不过,人民的苦难皆来自殖民地制度,殖民主义者就是殖民地人民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自由、摆脱积贫积弱的最大敌人。

所以,人民行动党最初的活动目的就是为了摆脱英国统治,获得独立和自治

人民行动党的建党宣言代表了当年反对殖民地主义,争取独立的人民的最强音:

“人民行动党完全有信心与决心去实现独立自主的马来亚国。我们认为,真正代表马来亚人民的政党,他们今天的迫切任务,应该是尽速终止殖民地主义。”

对此,《南洋商报》的社论给予赞许的评价:

“人民行动党的成立,无疑地已可使当地人民一新观感,特别是在行动方面,我们希望由于该党的名副其实,未来的一切,都可以由行动的表现来求取实现,领导当地人民以行动争取真正的独立自治”。

之后的人民行动党正式步入政坛。

1955年4月2日新加坡举行了林德宪制*下第一次大选,刚成立的人民行动党派了4位候选人参选,选举结果除了蒂凡那落选,其他3位候选人李光耀、林清祥和吴秋泉当选,人民行动党初试啼声就取得佳绩。

1959年5月30日,新加坡举行新宪制下的第一次大选,以社会主义纲领、反腐倡廉、亲劳工形象的人民行动党,毫无悬念地席卷43席,取得压倒性的辉煌战绩。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时任人民行动党秘书长的李光耀成为新加坡首任总理,他在就职仪式上呼吁人民埋头苦干,以建立一个繁荣的新加坡。

大选中的压倒性胜利,表明新加坡人民己经将自己的命运完全托付给了人民行动党及其执政团队。

不过,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起步却显得格外艰难。落后的经济、凋敝的城市、动荡的政局,让毫无执政经验的新政府一筹莫展。

步履蹒跚之际,政治上的危机最先爆发,人民行动党内两大阵营出现裂痕。随着工作的重心由“斗争”转向“建设”,在争取自治和竞逐大选时尚能团结一致的“西式精英”和“亲共力量”,因为政纲上的分歧日益走向对立。

1961年,人民行动党的左翼和亲共产主义派别脱离组织,另行成立了社会主义阵线 (Barisan Sosialis)。

1965年,新马分家,新加坡被迫独立,人民行动党又重新肩负起了带领新加坡前进的使命。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政治上的阻碍此时依然存在,以“斗争”为纲的社会主义阵线在国会中和人民行动党继续对垒,在社会上组织各种街头活动,扰乱社会秩序,后决定退出国会,全面投入街头斗争。

社会主义阵线战略决策上的失败使得人民行动党的执政更加顺理成章。

1968年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囊括了国会中的所有议席,从而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委托”。一党主导下的政府和国会密切合作,为新加坡带来了治理的高效率。

人民行动党政府很快平息了工会运动,并说服劳工阶层接受这样一个道理:折腾带不来好生活,只有艰苦奋斗,才能过上好日子。

有了安定的国内环境,同口又摆脱了意识形态教条的束缚,政府开始大张旗鼓地进行经济改革,引进外资,发展工业,促进就业,并通过包括“居者有其屋”在内的一系列保障项目,让发展的成果实实在在地惠及每一个人,贯彻了“为人民而行动”的核心思想。

1968年5月,李光耀在新加坡雇主联盟年度晚餐会上发表演讲:

“你不能要求老百姓只为一大堆观念奋斗,他们必须有提高生活水准的欲望,不论是添购摩托车、小汽车、公寓、冰箱、洗衣机、电视机、更好的皮鞋、更好的衣服、更好的住宅……”

以“居者有其屋”为例,人民行动党从正式执政的第二年即1960年起,设立建屋发展局,为其提供充足的财政、法律和政治支持,连续制定并执行了几个“公共住房建设五年计划”,为人民大众建造公共住房。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第一个五年计划(1961-1965年)就建设了5.5万套公租房,超过殖民地时期110年间建屋量的两倍还多,解决了25万人的住房问题;

第二个五年计划(1966-1970年)新建了6.7万套住房,解决了30万人的住房需求,基本消灭了原来环绕新加坡市区的贫民窟;

第三个五年计划(1970-1975年)新建了十万套住房,此时50%的新加坡人居住在政府公屋里。

1964年,新加坡政府开始执行居者有其屋的住房自有政策,让低收入家庭用低于市场水平的价格,分期付款,购买公租房;

1968年,新加坡政府允许新加坡人用中央公积金购买政府公屋,进一步提高了新加坡的住房自有率。

……

迄今为止,新加坡已建造了90万套公共住房,93%的新加坡人生活其中,住房自有率已升至87.5%,人均居住面积从1959年的6平米升至2010年的30平米,新加坡人的居住状况得到实质改善。

此外,人民行动党政府在经济社会发展各个方面都交出了一张张耀眼的成绩单。

对此,新加坡人民用手中的选票表达着对人民行动党的肯定。1968年、1972年、1976年和1980年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均包揽全部议席,且得票率一直介于70%至85%之间,在所有实行普选制的国家中创造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选举奇迹。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数据来源:联合早报

可以说,新加坡从一个乱象丛生、种族冲突不断、贪腐成风、民生凋零的弹丸小国发展成为一个政治清明、经济发达、社会稳定、风尚良好的现代化国度,人民行动党功不可没。

也正是“为人民而行动”的贯彻,使得人民行动党的始终能得到新加坡的“民心”。

02.群狼环伺的2020大选

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大选中“不可战胜”的神话,随着有“新加坡政治老人”之称的工人党候选人惹耶勒南(Joshua Benjamin Jeyaretnam)在1981年安顺补选中获胜而终结。

1984年的大选,民主党候选人詹时中在波东巴西告捷,在国会中为反对党再添一席,也证明了1981年的补选结果不是偶然。

新加坡的政治气候开始发生变化。

人民行动党政府也意识到,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受教育程度的普遍提高,选民在认可其执政地位的同时开始希望有更多协商与替代的声音出现。

2011年大选中,新加坡获得执政以来最低得票率——60.1%。反对党获得近40%的选票,是个不容小觑的比例,阿裕尼集选区的丢失,再次向人民行动党敲响警钟。

之后的2015年大选,被普遍认为是“新加坡独立以来最激烈的大选“,甚至”选情严峻“、”选情告急“。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人民行动党拿到了80年代以后、除2001年以外最高的“成绩单”,以69.86%得票率蝉联执政,比前一届大选得票率高10个百分点。

反观之,选举前声势浩大的反对党,满怀期待地以为可以在此次大选中乘胜追击,继续扩大优势,但现实结果却给他们破了一盆冷水。只有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很艰难地捍卫住了阿裕尼集选区,而且还被执政党夺回了榜鹅东单选区,其余的在野党是一无所获,悻悻收场。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2020年的大选即将在7月10日正式进行。相较于2015年,这次大选中,人民行动党恐怕要接受更加严峻的考验。

首先,今年大选对人民行动党来说,不再有李光耀加分和建国50年的有利因素。

其次,李显龙总理退位,新总理上位,正是权力交接的过渡期。

再次,今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大选规则与往年相比有很大变化: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最后,本次大选将有十一支反对党派参与竞选,创历史新高,可谓“群狼环伺”。

这十一支反对党分别是:国民团结党、革新党、工人党、人民党、民主党 、新加坡民主联盟、人民之声、人民力量党、前进党、民主进步党和红点同心党。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数据来源:8视界新加坡

自人民行动党1959年开始执政以来,新加坡反对派政坛中通常经常只有一小撮党派瓜分著十分有限的权力空间。通常情况下,反对党只有四至六个,2006年更是创下历史新低:只有三个反对党派。

新加坡本地最大的反对党是工人党(The Workes’ Party),1991年,时任工人党副秘书长刘程强参加大选,赢得后港国会议席。此后,1997、2001、2006、2011、2015几届大选连续胜利,并于2011年大选第一次为反对党赢得集选区国会席位。

本次大选中,工人党选出毕丹星,接棒卸任秘书长刘程强为新党魁。后宣布将参选阿裕尼集选区、东海岸集选区、马林百列集选区、盛港集选区以及后港单选区,总共20席。

工人党之外,今年大选中最引人注目的但对党就是曾经差点成为新加坡总统的政客陈清木所组建的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次子,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也加入了新加坡前进党,且于6月24日透过前进党官方Facebook发表简短演说,指出本届大选将是分水岭。

“不投行动党也是爱国”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2019年8月3日创立的前进党宣布将参选西海岸集选区、蔡厝港集选区、丹戎巴葛集选区、丰加北单选区、哥本峇鲁单选区、玛丽蒙单选区、先驱单选区以及杨厝港单选区,总共24席。

除此之外,参考截至6月27日的各党派公告:

革新党只会在拉丁马士单选区、杨厝港单选区及宏茂桥集选区出战;

民主党宣布出战武吉巴督单选区、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马西岭-油池集选区、武吉班让单选区及裕华单选区;

国民团结党秘书长黄俊宏宣布该党将参战三巴旺集选区及淡滨尼集选区,并计划参选先驱单选区;

新加坡民主联盟宣布只参选白沙-榜鹅集选区;

人民之声秘书长林鼎宣布该党将派人参战榜鹅西单选区及白沙-榜鹅集选区,令后者出现三角战。

2020年刚刚注册的红点同心党宣布派出秘书长拉维、主席李娟及Liyana Dhamirah出战裕廊集选区,但同时表明假如人民之声参选该集选区,红点同心党将会退出。

……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有人说,2020大选是陈清木和李显扬的一场豪赌。

类似人民行动党B队的新加坡前进党,他们从行动党出来,挑战行动党,“以今天的PAP,不是以前的PAP”,想要塑造一个没有变质,维护李光耀价值的新加坡。如果他们失败,以后脱离PAP参选的人,将会微乎其微。

换个角度,面对反对党的虎视眈眈,这次大选对人民行动党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巨大挑战?

03. 任尔东西南北风

面对来势汹汹的反对党,人民行动党在这次并不占什么优势的大选中,“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战略上,人民行动党表示: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人民党在今年3月《全国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报告》公布后,立即在Facebook上发文告指出,如果政府选在冠病肆虐时期举行大选,将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工人党则要求选区检讨范围委员会能进一步解释,为何工人党多年来活跃的三个单选区会突然消失?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对此,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选区范围检讨报告出炉不完全意味大选将至,反对党大可不必过于心急:

在选区划分报告出炉前,太多人问我们报告何时出炉。而如今报告公布后,人们却有异常的反应,或许他们想得太远了。

我认为我们目前的重点是确保我们好好管控疫情,让新加坡人获得妥善的照顾。

四两拨千斤地回应了质疑,大有那么一股气定神闲的味道。

而人民行动党之所以敢于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也恰恰是因为在战术上足够重视敌人。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这种“重视”就体现在一以贯之的“为人民而行动”上。

2011年大选中的史上最低票率给了人民行动党一个深刻的教训。人民行动党过去与年长新加坡人的强烈联系中包含了一个关键点,那就是人民对人民行动党有一种不言而喻的信任,相信人民行动党把他们的利益放在心上,故而可以相信人民行动党将努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而自由移民政策,日益扩大的工资差距,昂贵的住房,越来越高的生活成本,还有感觉执政党精英们与普通新加坡人相脱节,所有这些都在慢慢地、无可怀疑地对人民行动党的声望产生负面影响。

李显龙总理于2019年11月在人民行动党65周年党大会上致辞时强调: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必须贴近民众,守护和珍惜国人所赋予的信任。

精英脱离群众的情况不能在新加坡发生,行动党须永远是人民的政党。每个党员,不论是领袖还是普通党员,都必须能与人民打成一片并服务人民;政府政策必须聚焦人民的需求,并让人民受益。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民众反馈政府倾听民心不够,人民行动党就适时做出调整和改善。

针对人民对房屋政策、人口政策以及交通问题上的抱怨声,人民行动党顺应民意,全力以赴满足人民对民生问题日益增长的诉求:

住房方面,政府推出一系列调控措施,力促房地产市场降温,控制房价,同时还大兴土木加紧进行组屋(公共住房)建设,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民众的住房焦虑;

公共运输方面,政府更多地承担起了本应是运营商开展的工作,如2013年出资11亿新元购买巴士,增加巴士班次,缓解交通问题;

移民问题是当前新加坡民众不满较多的领域,人民行动党积极做出调整,适度收紧了引进外来劳工政策,适度降低引进外劳的数量配额,要求公司优先招聘本地人,并相应增加了非公民的购房税;

……

结合目前的情况分析,疫情对新加坡的冲击,以及政府的抗疫措施和成效,会是本次大选的主旋律。

对反对党来说,新加坡人民现在最关心的是疫情对生活的影响,其他都成为次要话题,所以反对党必定会抓住执政党防疫不足导致疫情二次爆发、经济增长减缓的痛点。

但是,在选举中,往往愈恶劣的大环境,对执政党就愈为有利,因为当人民普遍有危机和不安全感,就会寄托于更强大的执政党,期望政府会带领国家走出危机。

在这一次抗疫过程中,通过主要部长不断的在电视发表演说,围绕在新加坡疫情后的趋势,以及在危机时期如何加强社会凝聚力,人民行动党已经塑造了强大有效的执政团队印象,让新加坡人民感受到了人民行动党的执政能力与可信赖。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4月之前,人民行动党处理疫情的果断与效率,让新加坡成了国际社会的模范生、世界卫生组织印象深刻的典范、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口中的“黄金标准”。

4月之后,疫情大规模爆发,政府连发四个抗疫预算案,共计近1000亿新元,以帮助民众共度疫情难关。

团结(Unity)财政预算案:2月18日,56亿新元,当中包含40亿新元的“经济稳定与援助配套”及16亿新元的“关怀与援助配套”

坚韧团结(Resilience)财政预算案:3月26日,追加484亿新元

同舟共济(Solidarity)财政预算案:4月6日,追加51亿新元;4月21日,额外延伸38亿新元

坚毅向前(Fortitude)财政预算案:5月26日,追加330亿新元

有政治观察人士认为,四个抗疫预算案,将在人民行动党的竞选文宣中发挥重要作用:

四个预算案所拼凑出的总体论述是,作为久经考验的政党,人民行动党才是唯一能够带领新加坡走出危机的政党。

四个预算案的关键意义,就在于发出一个强大的政治、经济、社会和心理信号,让民众感到“安全”,即不论什么危机,

“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以来,始终都会把人民照顾好”。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就反对党自身表现而言,几个主要反对党自2019年起的表现都不是非常突出,甚至有的政党领导人还“官司缠身”。

各方分析认为各反对党成功整合的机会不大,反而是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传出调整策略,缩小竞选区域,被视为能够整合党内资源,争取更多席位和得票率。

在选情非常有利执政党下,这种“小而美”的策略,或者可以增加反对党议员进入国会的概率。

至于李显扬加入新加坡前进党一事,他在政治上是新鲜人,尽管加入反对党为选举增添话题,但选民们更注重的是新加坡如何面对疫情后的将来。故此,尽管“一场豪赌”,但很有可能会铩羽而归。

这样看来,人民行动党的气定神闲,也不是全无道理。但是,选民的兴趣与志向越来越多元,要求越来越苛刻也是事实,所以无论何时,人民行动党都不能轻敌。

总体来说,2020年是新加坡政治关键的一年,今年的大选是李显龙退位、新人接替、政治翻篇的时间。

李显龙总理早前在人民行动党大会中曾表示:

“下一届大选,我们必须准备好打一场硬仗,这次大选不止关于人民行动党表现好一点还是差一点,这次大选将决定,新加坡是否能维持良好与稳定的治理体系。”

综合多种因素考量,新加坡的执政宝座对人民行动党而言依旧是囊中之物。

人民行动党最终是否会取得胜利并无悬念,有悬念的是,人民行动党最终将以怎样的得票率获得这次的胜利。

而经过此次疫情的新加坡是否会涅槃重生发展得更好,也将是对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的治理智慧和治理能力的直接考验。

⊙文章版权归“SingPlus新加坡直通车”所有,转载请联系后台。

备注:

*林德宪制:1954年2月殖民地政府接受林德报告书(Rendel Report)的新加坡宪制改革方案,打破了战后新加坡政治改革进展滞后的局面。在林德宪制(Rendel Constitution)下,殖民地政府将大部分的权力转移到以25位民选议员组成的立法议会手上,一个由6位民选议员出任的部长和3位官委部长并以总督作为行政长官的内阁成为最高行政机构,管理外交、内政和国防之外的一切事务。另一个重大的改革就是把注册选民改为自动注册选民制度(Automatic registration of electors),这一改革不但大幅度提高了选民的人数,虽然选民资格仍旧局限于英籍民,也让占新加坡人口75%的华人在选民中的比率得到比较合理的体现。林德宪制强调的还是英方的政治主导,其主要目的是缓和新加坡人民日益高涨的反殖意识和争取独立的浪潮,虽然如此,毕竟让人们看到一丝政治的曙光,也让在1948年后实施的“紧急状态”下的压抑的政治局面得到一些纾解。

资料来源:

1. 庄庆山: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治理和结构

2. 陈文 袁进业 黄卫平:《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的合法性建构》,《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18

3. 匡导球:《星岛崛起:新加坡的立国智慧》,人民出版社,2013

4. 欧树军: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为人民而行动”

5. 孙景峰:《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形态研究》,人民创意圈出版社,2005

6. 黄伟: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治精英录用模式研究

7. 林金圣:《新加坡特色的选举制度:人民行动党每选必胜的奥秘》,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15

8. 杨鸣宇: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何以长期执政?

9. 林恩河:《暗流汹涌——新加坡自治前的反殖阵线》,《怡和世纪》,2018

10. 星洲日报:冠病疫情下的新加坡大选

-END-

2020会是新加坡“改朝换代”的一年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