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2020年07月06日

(一)

从6月30日的提名日开始,新加坡大选2020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每5年左右的时间,执政党就要把自己归零,与反对党一起,接受全国人民的挑选。

今年的选区划分为14个单选区和17个集选区,总议席为93个。

获得半数以上(即47人)议席的政党当选为执政党。

以新加坡现状来看,反对党势单力弱,没有一个反对党能派出47人以上的侯选人,连最强的工人党今年也只能派出21名侯选人。

所以,理论上讲,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肯定会再一次赢得选战。

即使基本盘很稳,但仍有几个选区的选情存在很大的变数。

最牵动人心的莫过于东海岸的5人集选区,2015年在反对党工人党第二梯队的攻势下,人民行动党仅以60.7%的成绩勉强取胜

反观当年人民行动党的全国总成绩平均是69.86%,最高的选区得分高达79.3%,东海岸选区这样的成绩,几乎是行动党胜选选区中最低的,必定成为下届选举时反对党集中火力最想突破的选区。

今年大选之际,当年领军的部长因年龄的原因,宣布不再参选,一时群龙无首。

而本来就拥有该区将近四成支持者的工人党,这几年在这一片积极耕耘,他们“不为反对而反对”的宗旨得到越来越多选民的拥趸,加上今年还有一名高人气女侯选人加盟。

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2020年新加坡东海岸选区工人党团队)

此消彼长,东海岸一时成为行动党选情最危急的选区。

空降哪个部长去领军?确实难以决定,因为万一翻车,选区变天不说,好好的部长也要跟着“下课”。

每个部长都是政府千挑万选,苦心培养的人才,他们都有自己服务多年的选区,呆在自己的服务区里,自是稳操胜券。

但一旦空降到一个新的选区,这么短的时间,能否被新的选区民众所接受,结果很难预料。

如果没有部长领军镇台,东海岸选区极有可能被反对党攻下。

但失去一个集选区5个议席,并不会影响行动党执政,所培养的部长也都可以保全。

所以派不派部长去?的确需要好好权衡。

这就像以前一个游戏节目:

每过一关,都可以累积奖金,达到一定数额,你可以选择停止,并带走所赢得的全部奖金。

你也可以继续挑战奖金更诱人的下一关,但是一旦失败,前面所累积的全部归零,只能空手而归。

止损还是继续?

作为学霸的人民行动党,事事追求尽善尽美,果然,“继任”总理王瑞杰主动请缨,空降东海岸。

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现任副总理,财长,“继任总理”王瑞杰)

(二)

如果现任副总理、财政部长王瑞杰留在自己服务9年的选区里领军竞选,他几乎毫无悬念可以胜选。

胜选后,他也将毫无悬念地接过李显龙的“棒子”,担任下一届总理。

可是现在突然异地参选,一旦败选,那么王瑞杰别说继任总理,他现在的所有政治职务都必须卸下,退出政坛,或改换人生跑道,或等下次大选再图东山再起。

不了解新加坡政治生态的人可能会说,这么有来头的人,人民自然投票给他了。

结果没出来之前还真不能把话说得这么满。

因为新加坡民众是最务实的:他们既希望行动党继续执政,因为他的确优秀并尽心尽力;又希望有人在国会里监督行动党,不能让他骄傲变质。

所以只要反对党也是真心为民,并有优秀的侯选人参选,新加坡人民是不介意用选票将反对党送进国会的,2011年的大选就是一个例子。

当年的工人党就吸纳了一批很优秀的人才,特别是从海外回流的陈硕茂,履历亮眼:曾是相当于中国高考的“A水准会考”状元,奖学金得主,海外著名律师。

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陈硕茂)

他和工人党的秘书长刘程强,党主席林瑞莲以及另外两个政治明星组成“超级战队”,成功攻下了阿裕尼5人集选区,打破了集选区“零当选”的壁垒和魔咒。

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新加坡人民表面上看起来温和听话,其实骨子里很有主见很“刚”

当时工人党气势如虹,让行动党感觉到很大的压力,连已经退位的李光耀也不得不出来站台,他警告那个选区的民众:

如果选反对党,将来5年你们将会生活在后悔之中!那里的组屋翻新计划以及其他规划政府都不会支持。

结果,他们就选了反对党!工人党一连收获了两个单选区,一个集选区,而且全国选民都给了行动党历史最低的得票率,一点面子也不给“国父”。

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支持者们在开心庆祝工人党胜选)

那一年行动党一下子丢失了三个部长,一个议长,连深受国际好评的外交部长杨荣文也因败选而不得不遗憾地退出政坛。

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2015年行动党杨荣文领导的竞选团队败选)

当时竞选结果一出来,李显龙就难过地告诉国民,他手里没有足够的部长人选了,后来这些空缺的职位不得不由其他部长兼任。

这次大选深深震动了行动党:即使有政绩,也要俯身听从民意,行动党一惯的强势风格得以改写。

因为真心改正,有能力态度好又有诚意的行动党后来又得到了国民的原谅和支持,2015年的大选成绩大幅提高,还成功收复了一个单选区。

即使如此,行动党直到现在还不愿冒险派部长领军去抢回阿裕尼集选区,毕竟,对于国小民寡的新加坡来说,优秀的部长是这个国家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这个集选区目前还在反对党手里。

所以“继任总理”王瑞杰这次的举动,可以说是与人民进行了一次“豪赌”:赌个人的政治生命,赌国家的前途,一切交给人民选择,一局定乾坤。

(三)

这一次大选,新加坡人民很清楚,在世界局势动荡难测的今天,新加坡需要有能力负责任的行动党为他们“掌舵”,毕竟行动党的政绩和能力有目共睹。

但他们也担心,因为大家都有这种求稳的心理,本来就处于弱势的反对党有可能颗粒无收,到时国会里都是行动党的人。

在国会里需要不同的声音”,这个意识可以说是根植于新加坡人血液中的共识。

究竟要留住一个德才兼备的未来总理?还是要保住“国会里面另一把声音”?七月十号,新加坡人民将给出答案。

自涉险境?新加坡“继任”总理与人民的一场“豪赌”

(大选2020,行动党团队与工人党团队对决)

无论结果如何,这个敢于冲出保护圈和舒适区,由行动党内定的未来总理,能把自己坦然主动地交由人民选择,王瑞杰的自信与魄力值得敬佩。

同样的,反对党能勇敢地站出来,为人民发声,让人民多一种选择,他们也值得尊重。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