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2020年07月07日
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西海岸集选区公路旁的竞选海报。(海峡时报)

作者 仓吉

2020年大选选战进入了下半场,上半场各党表现如何,吃瓜群众们似乎众说纷纭。

以战论战,执政党和几个反对党各有得失。

被视为未来总理的王瑞杰临阵“空降”至东海岸集选区,被选民和反对党视为奇招,观察家们也有不同的解读。

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被视为未来总理的王瑞杰临阵“空降”至东海岸集选区。(联合晚报)

该区过去三届大选都是行动党的险区,2016年大选,行动党在这一区的成绩,是它所有得胜的集选区中得票率最低,不足61%。

工人党在这个集选区苦心经营,它会不会成为阿裕尼第二,在选战之前便已是一个看点。但工人党此次在这个选区的布阵,显然是把宝押在佘雪玲的美女效应上,整体实力明显比不上上一届。

工人党把主力都放在阿裕尼集选区,可见它不敢视之为囊中物。对行动党而言,也许这正中它的下怀,工人党精英没有化整为零分散到其他单选区,降低更多选区沦陷的风险。

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工人党把主力都放在阿裕尼集选区。(视频截图)

把工人党实力集中在它的传统地盘,不让它的大将到处乱跑,行动党的布阵就可以掌握更大的主动。

在后港区,行动党的李宏壮跟工人党的陈立峰,同样50岁,同样是专业人士,但论知名度,李不如陈。所以,行动党有意无意地把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区当作练兵阵地。

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后港单选区。(联合早报)

从上半场的战役来看,工人党这两块铁桶江山可能有一番激战。其前领导人刘程强和陈硕茂、方荣发在大选前夕宣布引退,是否有更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内情,给战后的检讨埋下伏笔。

工人党在选战第一晚的电视辩论会,竟然临阵缺席华语辩论,毕丹星和林瑞莲隔天一早向选民道歉,给选民留下更多的疑惑。它在隔天派出东海岸五人小组中的符策涫出席《联合早报》的华语论政直播,似乎也没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工人党没有派出代表参加华语电视辩论。(视频截图)

另一方面,工人党新秀林志蔚头顶经济学副教授的帽子,在与维文的辩论中,能言善道,口若悬河,光芒四射,把政坛老将民主党党魁徐顺全压了下去,但他一口洋腔洋调的英语会不会为盛港的四人年轻组合加分就很难说。

这次来势汹汹的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在陈清木的号召力下,未战便先声夺人,但选战一开打,陈清木因素却没有特别凸显。

在第一场英语电视辩论中,80岁的陈清木没有亲自拍马上阵,而是派蔡厝港四人团队中年纪最大70岁的阮建平打头阵。首场短兵相接,前进党没有利用机会建立年轻形象,也让希望看到陈清木跟部长来一场精彩舌战的国人失望。

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民主党候选人徐顺全(左起顺时针)、前进党候选人阮建平、外交部部长维文医生,以及工人党候选人林志蔚,昨晚参与英语辩论会。主持人是亚洲新闻台新媒体部总编辑何仲伟(中)。(海峡时报)

在竞选议题上,徐顺全抢攻的所谓“千万人口目标”,效果是分散了选民对其他反对党竞选纲领和议题的注意力,这个议题的出现谅必是各方意想不到的。

民主党在千万人口议题上纠缠下去,将得不到好处。而行动党随即质疑徐顺全的“诚信”问题,使人想起行动党与徐顺全多年的个人恩怨,也并非上策,这让徐可以乘机在“诚信“课题上博取选民的同情。

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在淡滨尼集选区领军守土的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在演讲中出现口误,把李显龙误称李显扬,在网络上传为笑话,成为行动党选战中的一大尴尬。

我国首个女准将46岁颜晓芳,在新设单选区玛丽蒙以新脸孔单人出征,也是选战中的一个看点。

她在亮相的演讲就像是个誓师大会,以严肃的表情高喊 Merdeka,给人“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网上果然有人恶搞的她的出场视频,让她身着朝鲜服装,影射朝鲜电视女主播形象。

这个事件,让人不得不怀疑,行动党在选战之前到底有没有给新人上公关形象的训练。

从上半场的选情来看,本届大选仍旧是一场实力悬殊的选战,两三个集选区可能选情激烈,比较有悬疑,也比较有看头,打的是实力战。

但在个别单选区,打的可能不是实力战,而是形象战。

所以这次处于第二线的小政党反而可能有所斩获,这也是另一种“意外的结果”,也就是执政党最害怕的freak result。

新加坡选战上半场点评:各党表现各有得失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