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新加坡如何维持全球贸易中心的地位

2020年07月09日

世界经济濒临崩溃,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对于新加坡来说,要推动贸易和经济增长,还要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后疫情时代,新加坡如何维持全球贸易中心的地位

一直以来,国际贸易都是新加坡的命脉。新加坡的成功与开放、互联、实用的全球经济密不可分。但今时不同往日,新冠疫情重创了全球商业,使其面临着本世纪以来最大的挑战。

世界贸易组织预测,全球贸易将比去年减少30%,新加坡的形势可能更为严峻——预期经济萎缩将超过40%。

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隔离措施同样对新加坡服务业造成了沉重打击。酒店和餐厅的运营水平与繁荣时期无法相比,世界级的航空公司——新加坡航空停飞了90%以上的机队。

所有这些都指向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新加坡作为全球贸易中心的日子要结束了吗?

或许要经历在一段漫长而艰难的时间,我们才能找到答案。而且这取决于三个关键因素——新加坡能否:

(1)成功过渡到后疫情数字经济时代;

(2)妥善应对中美间地缘政治竞争;

(3)积极参与多边框架。

教授简介

Alex CAPRI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

商业分析与运营管理系

高级访问研究员

前毕马威国际贸易与关税(美国西南区)执行董事

研究领域:国际贸易协定、非关税壁垒、技术与亚洲贸易促进等

后疫情时代,新加坡如何维持全球贸易中心的地位

后疫情数字经济

新加坡的数字化基因非常适合后疫情时代的经济,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通过互联网催生出新技术驱动的生态系统,涉及金融技术、卫生服务、会议和教育服务、娱乐、网络安全和隐私、物流服务、电信,当然,还有电子商务。

《金融时报》发布的2020年亚太高增长企业500强中,有70多家公司来自新加坡,对于一个小国来说这一数字可谓十分亮眼。其中包括Grab(科技)、Reddot Payment(金融科技)、Sunseap(能源)、Boxgreen(电商)、MiRXES(健康)和Blue Wireless(电信)等知名企业。

另一项积极因素在于,尽管面临新冠疫情的挑战,新加坡仍斥资数十亿美元在全国范围内部署5G战略,并计划于2025年推出5G服务。

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IMDA)最近宣布,Starhub、Singtel和M1三家新加坡电信运营商获得建造独立的云5G基础设施的合同。

推进5G发展的逻辑揭示了几个潜在的动机。通过选择多家公司,新加坡避免了一家独大局面,从而也可避免垄断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部长易华仁(S. Iswaran)表示:“我们的重点是全网的弹性和安全性,并确保供应商的多样性。”

由于独立5G网络在安全功能上具有独特规范,新加坡的中小型科技企业将在设计和构建网络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从长远来看,当其他国家从新冠疫情中恢复过来,并着手发展本国5G网络时,新加坡许多企业都有望从中获利。

5G网络多元化的另一个微妙原因则基于地缘政治。新加坡必须减少对单一一家外国电信公司的依赖,否则可能会卷进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混战。

避免中美二元选择

新冠疫情暴露出中美关系的恶化程度,这种全面对立已经达到了临界点。两个超级大国在贸易、技术转让、基本经济和政治意识形态,以及中国在南海的军事扩张方面存在根本分歧。

如今新冠疫情成了一个导火索。美国关于中国没有全力阻止疫情爆发、武汉实验室或是病毒幕后黑手的指控不绝于耳。

新加坡被夹在两个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因而如果可能,新加坡必须完美地运用艺术来避免零和游戏或二元选择。

美国的影响

新加坡与美国在安全和经济方面的联系可谓源远流长。截至目前,美国公司是新加坡最大的投资者,投资额超过2,440亿美元。

2019年,美资占新加坡所有外国直接投资(FDI)的20%以上,且其投资总额超过了其他所有亚洲公司的总和。

在制造业领域,美国在新加坡的直接投资几乎比其他所有亚洲投资的总和高50%。在电子行业,惠普、德州仪器等美企率先投资了新加坡新兴的技术行业。如今,这些行业是新加坡在未来成为重要贸易中心的关键元素。

与此同时,美国技术公司仍然处于复杂的生态系统和价值链的核心。

新冠疫情的肆虐正在加剧中美技术民族主义的紧张关系。随着中美企业之间逐步脱钩,预计会有大量外国公司将业务从中国大陆,甚至包括台湾,转移至新加坡。

正如对待其它过去的盟友和伙伴那样,美国会依靠新加坡的技术公司来减少与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联系,此举可能会直接影响新加坡5G的长期发展计划,而这也取决于新加坡本土企业的自给能力。

后疫情时代,新加坡如何维持全球贸易中心的地位

同样,美国政府可能会加大对美国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出口管制,限制新加坡企业向被列入黑名单的中国公司出口微芯片或其它部件。

这种情况已经在台湾出现,美国正在向台积电、联华电子以及其它台湾半导体公司施压,要求它们停止对中国大陆出售相关产品。

中国的影响

与此同时,中国仍然是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大的境外直接投资目的地。

随着中国经济复苏的继续,特别是在美国等世界其他国家仍处于滞后状态的情况下,新加坡遭遇沉重打击的行业似乎正准备奔向中国的怀抱。

例如,当中国在建筑和基建行业进行经济刺激时,新加坡在工程、建筑和项目咨询行业的企业可能会获得巨大的机会。

但中国政府很可能会利用参与其经济复苏的机会,换取对中国实现更广泛地缘政治目标的支持,其中可能包括默许中国在南海的军事活动,以及在推动5G、监控技术和数据隐私等领域实行中国标准的过程中,将新加坡拉入其技术民族主义的势力范围。

在新冠疫情之前,中国不断攀升的游客数量已经占据了新加坡酒店和零售业游客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更不用说其旗舰航空公司——新加坡航空。

未来,如果情况允许,中国政府可能会利用利润丰厚的旅游客源作为谈判筹码,为实现其他地区战略目标赢得支持。

所有这些都将新加坡置于非常微妙的地位,夹在中美利益之间,如履薄冰。

参与多边框架

如果新加坡要保持其全球枢纽地位,就必须继续参与自由贸易协定(FTA)。该协定将新加坡与基于规则的具有高标准透明度、可持续性和数据隐私的框架联系了起来。

通过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欧盟-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等高标准协议,新加坡与世界领先的创新企业建立了最密切的联系,并完全参与到不断发展的全球知识经济中。

通过与其它六个具有共同目标的国家合作,保持供应链和贸易路线的开放,新加坡确保了货物和基本用品的持续流通,并为疫情结束后更密切的联系打下了基础。

后疫情时代下,数字经济将为应对气候变化这一迫在眉睫的管理挑战带来更多合作机会,而在碳追踪和清洁技术等领域,新加坡同样拥有巨大的潜力。

毫无疑问,后疫情时代的道路对新加坡来说漫长而艰难。但新加坡也可能游刃有余地适应地缘政治格局,避免在中美问题上做出代价巨大的二元选择,并继续扮演其全球贸易中心的角色。

文章原载于CNA网站,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

原题为How Singapore will remain a top trading hub in a post-pandemic world

作者:Alex Capri,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高级访问研究员

翻译:李柏慧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观点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机构观点

后疫情时代,新加坡如何维持全球贸易中心的地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