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选人形象哪个好:真实的我,还是包装的我

2020年07月09日
候选人形象哪个好:真实的我,还是包装的我

东海岸集选区的竞选海报。(海峡时报)

作者 程英生

其实(可以)很温柔,不是那么凶…… 行动党和反对党的阵营里,最近都有候选人自觉失言失态,觉得有必要自我澄清一番,以免选民看不到那个真正的、温柔的我。

执政党的颜晓芳在选战开始自我介绍时,原本立意摆脱“将军”的标签,希望民众不要对她任何刻板印象。

此话刚说,在几天后的提名站上,她在镜头前不小心站出了一点兵味,显现一种“三挺三收一睁一顶”的军姿,收场前举手高喊几声“Undilah PAP”(请投行动党一票)。这一挺一喊, 很快地就喊出”新加坡花木兰“(SG Mulan)的称号。

在另一个阵营,还在努力改变形象的徐顺全,在几天前的电视辩论上,开始时说话温和,后来越说越激动,似乎对号入座,辩论收场后立即被重新贴上激进的标签,迎来“三十多年来始终没变”的揶揄。

候选人形象哪个好:真实的我,还是包装的我

徐顺全。(视频截图)

颜和徐对号入座之后,立即开展形象修补行动,郑重地录了视频,镜头里笑容灿烂,笑得像个邻家腼腆的小男孩小女孩,都说那个不小心的我,不是真正的我,还说以后再也不敢了。

近日,工人党的辣玉莎成了焦点人物,她涉及种族的激烈言论,引发火辣辣的党派论战。党领导毕丹星说,他不鼓励年少的辣玉莎和其他党员“漂白”过去或隐藏已发的言论。换句话说,党人应该做个真实的自己。

候选人形象哪个好:真实的我,还是包装的我

工人党的辣玉莎在临时记者会上道歉。(海峡时报)

不漂白,而是坦然面对自己,做个真实的自己,这在世界各地都是相当时髦的说法。 在电影或小说里的人物,很多追求的是个性、真性情,大家都坚持自我,结果就有说不尽的摩擦和矛盾,以及说不尽的精彩故事。

在现实生活里,人们不求天天精彩,更希望安宁过日,所以尽可能避免摩擦,但也希望不必时刻戴着面具,希望偶尔做一做电影里那个心仪的、很有棱角的主角。

在媒体驱动的现代政治里,政治人物要以真面目示人,空间是越来越小了,除非已经累积雄厚的政治资本,政绩超卓显著,民众心服口服。如此一号人物,还有空间我口说我心,说点政治不正确的话。否则,就得步步为营,生怕言行走样,在网媒上被无限放大。

候选人形象哪个好:真实的我,还是包装的我

(联合早报)

在新加坡,从近日民众对选战的反应来看,人们理想中的政治领导,条件是这些(还在增长中):才干卓越,口才出众,品格端正,平易近人,精通数语,样貌讨喜……

民众要求日益高涨,但仍有人愿意投身政治,接受百万民众雪亮眼睛的检视,让人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勇气。

也因为民众要求高,执政党和反对党候选人都是小心翼翼,一不留神,忘了公关的教诲,就得展开急救,赶在人们投票之前摆正观感。

这样的现代政治,就很难看到真性情真面目了。

候选人形象哪个好:真实的我,还是包装的我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