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确国会“反对党领袖”新加坡执政党或为迈向两党制铺路

2020年07月13日

作者:杨浚鑫, 胡渊文

新加坡工人党在周五(10日)举行的大选中一举夺下10个国会议席,标志新加坡独立以来首次有双位数的民选反对党议员,党秘书长毕丹星也成为首名被指定的国会反对党领袖。受访政治观察家认为,此举或是执政党为新加坡日后迈向两党制作准备。

明确国会“反对党领袖”新加坡执政党或为迈向两党制铺路

新加坡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成为首名正式的国会反对党领袖。

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总理(7月11日)在大选成绩出炉后,亲自致电毕丹星,祝贺他和工人党在本届大选的出色表现,并提出将正式认可他为反对党领袖,以及提供适当的人员支持与资源,以便他履行职责。

毕丹星已欣然接受这个职衔。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受访时说,由于没有先例,新加坡将为反对党领袖提供哪些具体支持与资源还有待确定。他预料新加坡接下来需要立法,以正式认可这个国会职衔和决定公共资金的分配。

吴作栋:意义重大的一步

已宣布退出政坛的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昨天在Facebook发贴文,以“意义重大的一步”来形容总理指定毕丹星为反对党领袖的决定。“我们的反对党议员和非选区议员下来必须扮演超越制衡的角色。他们可以提出替代的政策和解决方案,这样国人就会知道政府的方案以外的其他选项。”

新加坡国会沿袭了英国的威斯敏斯特体系(Westminster system)。许多采用该体系的国家都将国会最大反对党的领导人,称为国会反对党领袖,但新加坡宪法并没有相关条文。

明确国会“反对党领袖”新加坡执政党或为迈向两党制铺路

新加坡工人党在周五(10日)举行的大选中一举夺下10个国会议席,图为支持者在庆祝。(档案照)

1991年大选中,由詹时中领导的新加坡民主党夺下三个议席。时任国会领袖黄根成因此提议为詹时中冠以非正式的反对党领袖头衔,“给予詹先生应有的礼遇和优先权”。

但并非所有反对党领导人都愿意成为非正式的反对党领袖。工人党2011年大选中夺下六个议席后,时任秘书长刘程强指出,非正式的反对党领袖头衔对他而言,有如“活在别人的影子里,暗无天日”,贬低了反对党,他因此不会接受。

政治观察家胡君杰博士认为,执政党这次正式认可毕丹星为反对党领袖,反映了执政党认可工人党为新加坡居首的反对党。他也说,国会拥有反对派领袖是必要的,尤其是当反对党议员人数显著。

“这反映了工人党作为国会主要反对党,力量日益增强。展望未来,这可能为两党制奠定基础,就像世界多数议会制最终的走向一样。但这仍须取决于工人党在接下来几届大选是否有能力继续获得民众支持。”

胡君杰认为,新加坡可能会为反对党领袖安排一组专属工作人员,协助他为国会辩论作准备和进行研究,以力证自己的立场。

明确国会“反对党领袖”新加坡执政党或为迈向两党制铺路

观察家认为,随着新加坡国会反对党议员人数变得显著,因此有必要拥有有明确的反对派领袖。(档案照)

陈庆文则强调,执政党此举不是为了确保反对党“站在同一阵线”,毕竟没有反对党会同意这么做,它更多是为了建立反对党的权利与责任。

“这可能标示行动党政府已意识到,新加坡应该为一党独大演变为两党或多党制民主作准备。”

他指出,英国的反对党领袖在享有议员津贴之外,还能获得一笔额外津贴。他认为新加坡可能效仿这个做法,并为反对党领袖在国会开辟办公空间。

英国的反对党领袖也能组建影子内阁,来监督每个政府部门的工作和制定特定领域的政策,但陈庆文认为新加坡应该暂不会采用这个做法。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