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堤无着落 留乡难谋生 大马客工前路遇卡

2020年07月15日

独家报道:李治宏

每天清晨5时左右,天未破晓之前,新山关税、移民与检疫大厦(苏丹依斯干达大厦 )关卡就有约30万辆以上的摩托车开始成群结队,准备越过柔佛长堤到彼岸的新加坡工作。

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山关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情景。

然而,一场疫情,加上马新两国为阻断病毒传播而采取的封城锁国措施,令这一幕已消失了将近4个月。

在两国封城锁国之前赶回大马,至今一直滞留在国内的大马客工,是否有望一如柔佛州政府所言,大部分将重新受聘,回到新加坡工作?抑或,大马客工可能面临大洗牌的局面?

越堤无着落 留乡难谋生 大马客工前路遇卡

黄山忠

黄山忠:客工失业言之过早

狮城雇主续聘大马人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总会长黄山忠认为,在马新两国政府仍在协商重新开放边界事宜之际,目前谈论大马客工在新加坡的“命运”,仍属言之过早。

他接受《南洋商报》越洋电访时说:“冠病疫情冲击全球,对各国经济影响很大,新加坡一些工商领域也还未复工,有关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接下来会否失去工作,目前没有人能说得准。”

但他相信,新加坡雇主普遍仍会继续聘雇大马人,这是一般雇主的意愿。

据外交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本月初表示,大马政府还在就落实开放边界事宜,与冠病绿区国家进行谈判,包括新加坡、文莱、新西兰、日本、澳洲和韩国。

其中,马新边境开放谈判分为4个类别,即涉及两国关键业务与官方事务的互惠绿色通道、周期性通勤安排、让持有长期移民准证的大马人与新加坡人能定期往返各自国家一段时间;大马人与新加坡人每日上下班:以及全面开放边界。

根据希山慕丁和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本月14日发布的联合文告,马新两国放眼于8月10日,落实在边境实行互惠绿色通道与周期性通勤安排方案,满足两国不同跨境旅客的需求。

越堤无着落 留乡难谋生 大马客工前路遇卡

曾笳恩

曾笳恩:暂无法回狮城

客工或“大洗牌”

民主行动党士都浪州议员曾笳恩和柔南中小企业公会顾问郑己胜异口同声地指出,马新两国迟迟未开放门户,目前“滞留”在我国,仍无法回到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确实有不少正面临丢失狮城饭碗的危机。

曾笳恩更以“大洗牌”来形容大马客工的命运。

曾笳恩曾担任柔佛长堤关卡特别专案小组主席,近年持续处理新柔两地出入境的相关课题,也曾在疫情期间协助滞留在新加坡的大马客工回国,对大马客工课题有相当深入的了解。

他日前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指出,如果大部分大马客工有望回到新加坡工作,那当然是好事,但届时的情况是否真的如此,仍有待时间证明。

他说:“本地雇主和雇员,以及大马客工和新加坡雇主,甚至是整个柔南经济圈的生态,都正面临大洗牌的局面。

“暂时无法回到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正面临职业变化或转型,部分可能已在本地找到其他工作,因此放弃回到狮城工作,部分甚至留在本地创业。

“在政府暂时冻结聘请外劳之际,本地雇主则面临员工短缺的问题,如果改请原本在狮城工作的大马人或其他本地人,则必须付出较高薪金。”

狮城企业“瘦身”

至于新加坡雇主,基于在新加坡经济衰退之际,狮城企业普遍会展开“瘦身”及削减成本,重组业务和重新评估人手结构时,或将以新员工取代原有的一些员工,或只留下有竞争力的员工。

“因此,没有竞争力的大马客工,以及从事兼职、短期工作,以及没有工作准证的大马客工,将在这波失业危机中首当其冲。”

他进一步指出,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有许多不是没有工作准证,就是从事短期或临时工作,这些群体有不少目前仍留在大马,面临将来回到新加坡时,已失去原本工作的风险。

越堤无着落 留乡难谋生 大马客工前路遇卡

郑己胜

郑己胜:难获同等薪酬

无法赴新工作陷两难

据了解,新加坡大马客工分布在各行各业,而且从企业高层到基层员工、低端技工等都有许多大马人在内。

郑己胜说,就以持有工作准证的大马客工为例,有不少因为工作准证已到期,而无法回到新加坡工作。

“我认识的一些大马客工,月薪高达1万至1万5000令吉新元,马币就是3万至4万5000令吉,他们是少数的高薪打工族。

“这些人目前面临如果无法回到新加坡工作,将失去数额可观收入,却又无法在国内找回同等待遇工作的两难局面。”

他说,一些在新加坡工作20至30年的低层员工,例如清洁女工,月入一般也有2000新元以上,折合马币就是6000令吉以上,在我国已属于高薪人士。

至于月入较低,例如1200至1500新元的大马客工,则由于新加坡房租偏高,至少300新元一房,无法住在新加坡,必须每天往返新柔两地。

越堤无着落 留乡难谋生 大马客工前路遇卡

回到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正面临职业变化或转型。(档案照)

新山经济首当其冲

由于马新两国尤其是柔佛和新加坡经济唇齿相依,大批大马客工可能失业或已经丢失饭碗,不仅对他们本身和家人的生计带来很大冲击,更对大马尤其是柔南一带的经济带来连环负面影响。

事实上,疫情爆发后,由于我国实施管控令下,外国游客暂时禁止入境我国,柔州经济已放缓,尤其旅游业和服务业领域面对巨大冲击。

郑己胜就直言,大马客工无法回狮城工作,连带新山一带的经济活动也大受冲击。

他指出,大马客工滞留新山,以及新加坡游客暂时无法入境,令新山市区方圆10公里的各行各业首当其冲。

“尤其是零售业、饮食业及以新加坡游客及大马客工为主要客户群的领域,生意都大受影响。”

曾笳恩指出,以月入2000新元以上的大马客工为例,他们普遍都有能力买车买屋,有许多在新山购买房子,一旦失业,无法像以往般大举消费,肯定对柔南尤其是新山消费市场产生很大冲击。

“大批大马客工失业,肯定会对地方上的经济活动带来打击,加上大马和新加坡目前皆封城锁国,两国人民无法离境出国,过去每天约3万5000名往来两岸的新加坡人无法入境,已对地方上的经济产生很大冲击,各行各业都深受影响。”

餐饮零售业跌90%

他补充,一些领域如餐饮、零售业等业绩已暴跌80至90%,许多大马客工失业或暂时无法工作,以及大批新加坡人无法入境,对经济带来的冲击已立竿见影。

据柔州大臣哈斯尼说,由于中国和新加坡游客不能入境我国,造成柔州的房地产受影响。中国和新加坡买家是柔州10大房产投资者之一。

他日前在公布柔州政府应对疫情冲击,重振柔州经济的7大倡议时说,旅游业现在遭受比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更严重的冲击,2020柔佛旅游年已被迫展延至2022年。

“据统计,柔州流失了1740万旅客和840万留宿游客,酒店业面对超过30%损失。”

此外,许多中小企业面对营业骤减一半,现金流问题造成的直接影响,估计将导致柔州5%至10%中小企业被迫结业。

“柔州的失业率预料将不断攀升,有多达17万3000人会失去工作,这是因为柔佛经济依赖新加坡,旅游和服务业发展放缓。”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