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巡回大使:暂无须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2020年07月17日

作者:许翔宇 蓝云舟

中美任何一方预计都不会在任何论坛上与区域国家达至“全盘交易”,新加坡不会也无须处于“像结婚一样作出最后决定”的境地。

新加坡巡回大使陈庆珠教授在“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纳丹系列讲座”演讲中指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竞争比众人想像中恶化得快。新加坡与双方都有实质利益和关系,但过去从未感受到中美拉锯的巨大压力。

虽然这些日子以来区域国家面对选边的压力,但陈庆珠认为,没有迹象显示任何欧洲或亚洲国家想要与中国或美国建立排他关系。

“这并不是二元选择,所有国家都希望能与这两个强国发展关系。”

新加坡巡回大使:暂无须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虽然面对选边压力,但陈庆珠认为,没有迹象显示任何欧洲或亚洲国家想与中国或美国建立排他关系。(档案照)

下来10到20年,美国预计仍是亚洲地区国家偏好的战略和防务伙伴,中国则将成为重要的经济和科技伙伴。陈庆珠说,中美任何一方预计都不会在任何论坛上与区域国家达至“全盘交易”,新加坡不会也无须处于“像结婚一样作出最后决定”的境地。

“我们也应尽可能不在中美之间做出抉择。”  

各国更有可能针对中美提出的个别倡议做出选择。美国提出了自由开放印太地区的战略构想,但东盟国家担心这项计划是否意在围堵中国,因而却步,美国也试图相应地调整论述。

至于中国提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和一带一路倡议,除了澳大利亚和日本外,获得区域国家响应。

新加坡巡回大使:暂无须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陈庆珠认为,不用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形势还会持续一阵子。(法新社档案照)

陈庆珠认为,不用被迫选边站的形势还会持续一阵子。“不同人会有他们各自的解读,有时人家觉得我们太亲美,有时美方觉得我们太亲华,这只能说明我们的位置一定是居中。”

中美竞争白热化的同时,一些志同道合的中小国家也聚在一起,就他们共同关注的课题合作。我国与另外六国合作确保海陆空贸易航线保持开通,与另12个国家承诺保持全球联系,也在加拿大的召集下与多个国家设立部长级合作,承诺共享科研资源和研究成果。

陈庆珠说:“中国和美国都没有参与这个组织,组织也很明确地采取中立道路,减少科学政治化。”

她也进一步指出,由几个国家围绕疫情后如何开放等实际目的组成的区域合作或联盟,可能为新的区域分组铺路,各国横跨不同分组所能产生的经济和潜在地缘政治互动也值得关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