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2020年07月17日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视频截图)

作者 侯佩瑜

今出国,入境当地后还要隔离14天,才能展开在行程。新加坡和中国虽然开通了“快捷通道”,能让一些人免除14天隔离,不过依然需要准备各种文件,申请过程也繁琐,在出发前和入境后都必须进行冠病检测,还要通过专人专车等,确保整个出行呈闭环方式。

即使顺利获颁签证,也要继续等待一票难求的国际航班,不再是“说走就走”的旅程了。

《联合早报》记者日前就亲身体验了从新加坡飞往中国上海的过程,出行过程中增添了哪些防疫步骤,又要如何做准备等等。

不触屏办登机

装有红外传感器的自助登机办理柜台,乘客只要将手指靠近屏幕,无需触碰屏幕就可选择按键,降低病毒通过触屏传播的风险。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位于樟宜机场第一与第三搭客大厦的超过160个自助登机柜台都将逐步安装近距离传感器,从而降低病毒通过屏幕传播的风险。这些柜台的屏幕也已喷涂防毒涂层,达到抗菌消毒作用,涂层有效期为三个月。

“刷眼刷脸”自动通关

移民与关卡局在樟宜机场第一与第三搭客大厦推出共67个全新自助出入境通道,采用多模态生物识别系统,通过扫描眼睛虹膜(Iris)与面部特征为乘客进行身份验证。从今年4月起,面部与虹膜识别已代替指纹,成为出入境通关时验证乘客身份的首选方式。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刷眼刷脸”自动通关系统流程在去年11月开始试行,原本预计2022年起全面落实全新通关程序,疫情促使新科技加快落地。

或许让人最大的安慰是,因为国际航班减少,樟宜机场的人流大幅下跌,所以办理登机手续的速度非常的快。

记者还发现登机的乘客全副武装,超过半数乘客都身着连体防护服,戴着N95口罩、面罩和帽子,还有些人连鞋子都用一次性鞋套保护起来。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记者温馨提醒说,包裹得太严实可能会导致体温偏高,她就看到有人在登机前需要“脱衣”降温,再重新排队测体温。另外,连体防护服也让上厕所变成一桩麻烦事。

测量体温和填写健康申明卡

进入候机室,乘客会领到上海防疫须知和入境旅客健康申明卡。记者也建议提前进行网上申报,并截图保留申报码,在抵达上海后能派上大用场。例如向检疫人员出示之前健康申报码,可以领取到冠病采样单和检测试管等。

出于安全考量,许多中短途航班已暂停机舱餐饮服务,飞往上海的五小时航班自然也不例外。

该名记者乘坐的新加坡航空公司飞往上海的航线已暂停机舱餐饮服务,各种物资都在登机前发放,包括装着零食和饮料的手提袋、装有口罩、湿纸巾和洗手液的防疫包,还有机上娱乐系统用到的耳机。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红蚂蚁早前也分享过,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6月3日发布了最新的机舱防疫措施。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飞行途中也须再次测量体温

起飞三小时后空姐再度露面,不是端茶送餐,而是来测量体温,检查是否有乘客出现不适症状。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降落后中国海关人员登机检疫

飞机降落后,所有乘客必需留在座位上,等待中国海关防疫人员进入机舱检疫。

防疫人员会和机组人员核对乘客名单,并确认乘客是否预先上网提交入境健康申报。已提交申报的乘客可分批下飞机,一些手机连不上网而无法申报的乘客,只能留到最后才下飞机。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接受冠病检测

乘客进入机场大厅后,向检疫人员出示之前健康申报码,可以领取到冠病采样知情通知书单和检测需用的试管。

来到采样处后,防疫人员会同时进行血液采样、鼻咽拭子采样以及口咽拭子采样,全套检测确保结果最精准,但全程只需五分钟。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前往集中隔离点 做完冠病检测,就可以进行通关和领取行李的常规步骤。

领完行李后,在上海有固定住处的人根据住址前往各区接待点,其他人则必须到统一安置点等待前往集中隔离点的巴士。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截自视频)

记者从飞机降落上海到离开机场,共花了一个半小时。

她认为虽然要经过繁多的申报和检疫环节,但严丝合缝的检疫程序,以及为此投入的大量人力和物力,让上海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拦截疫情。

作为每日入境人数最多的中国城市,上海的累计境外输入病例位居全国之首,但迄今尚未发生输入病例引发的本地传播。

疫情期间从新加坡飞往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