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2020年07月19日

新加坡第十三届大选尘埃落定,人民行动党虽获得83个议席,但其全国得票率跌至61.24%,是历史第三低;比上一届少了8.6个百分点,跌幅超过12%。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国会第一大反对党工人党除守住阿裕尼和后港,还再次攻下新的集选区,收获10个议席,成为该党有史以来最好成绩。第一次参选的前进党虽未攻下任何选区,但平均得票率超过40%,并以西海岸集选区高达48.31%的最高落选票,送了两名非选区议员进入国会。

纵观此次大选,行动党有没有获得“强有力的委托”?前进党党魁陈清木说,没有!他还表示,“我很自豪前进党帮忙‘干扰了’他们,把他们的得票率拉低了。“

李显龙总理在成绩出炉的当天凌晨召开记者会,表示选举结果虽没有预期中理想,但仍显示获得选民广泛支持,“行动党会虚心接受选民给予的明确委托”。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那么,广泛支持和明确委托,算不算“强有力的委托”呢?从总理的这番谈话可见,不算。总理所说的虚心接受“明确委托”,显然不是他在选前所呼吁的“强有力委托”。

本文在此尝试分析,究竟是什么拉低了行动党的得票率?

1疫情中大选:不一样的危机!

很多人会拿上届大选的得票率来比较,但事实上,行动党上届得票率达69.9%,是该党史上第二高票。众所周知,建国总理李光耀2015年去世,造成了那一年的李光耀效应,被认为是行动党2015年大胜的主要原因。

今年在百年不遇的疫情中举行大选,行动党能获得接近上届的高票吗?一般人都不会这么认为。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在选前,多数分析人士认为,在疫情中举行大选对行动党有利。因为疫情会带来危机效应,令选民投票更趋保守,而不会要求“改变”。这会对执政党有利。

例如,行动党历史上赢得的最高得票率为75.3%,就是在2001年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后的大选中获得的。

但同样是危机,笔者认为,此危机非彼危机。首先,美国发生911无论造成怎样的震撼,都无需新加坡政府或行动党负半点责任。其次,无论当时如何震撼,都未冲击到新加坡的实体经济,更没有多少国人直接因此失业或被限制出门等。

反观此次危机,从一月开始,到七月投票前,新加坡的确诊病例大幅增加至4万多起,在区域国家中最高。到底有没有疏漏?有没有错判或应对不足呢?相信选民对此都有各自不同的答案。政府对所谓疫情失控,该不该负上责任?虽然大选中没有明确就此展开辩论,但不等于选民没有看法。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何况阻断措施两个月,全面停工停课,国人被迫禁足,直接打乱了很多人的生活,给很多人造成不便或生计问题。尽管政府出台四份抗疫预算案,但十补九不足,对大多数人来讲,这充其量是临时纾困。谁都知道,之所以坚持举行大选,就是因为疫情不会那么快过去,接下来情况会更糟糕。

所以,这样的危机能给执政党带来好处吗?而反对党早就料到会在疫情中举行大选,不但已做足准备,也必然会就此猛批政府。可见疫情对大选,是弊大于利,而非选前所认为的利大于弊。

2三大反对党整体表现体良好

选前被认为会有激战的焦点选区,虽然都被行动党顺利拿下,但三大反对党表现不俗。比如工人党落选的马林百列和东海岸集选区,得票率为42.24%和46.59%,都比上一届增加超过6个百分点。

这次得票率在反对党中排名第三的民主党,由于合理变阵,派出党内最具影响力的党魁徐顺全和党主席淡马亚,分别挑战行动党镇守两个单选区的后座议员,因此两人都拿下了个人最高得票率:45.2%和46.2%。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至于新成立的前进党,由于创党党魁陈清木,本身就是前行动党超高人气的国会议员,且参加过2011年总统大选以微差惜败。该党在选前就备受看好,又有李光耀次子李显扬的加持和助选,整体得票率在反对党中排名第二,不令人意外。

前进党不仅平均得票率达到40.85%,还在西海岸等多个选区成功将行动党在上届超过70%的得票率,一举拉低20多个百分点。所以陈清木说他感到“很自豪”,也是理所应当。从拉低行动党选票的效果来看,前进党的作用最明显。

3工人党“哀兵之计”大获成功

工人党这次被认为胜得意外,有两个原因:一是该党意外拿下一个新的集选区;二是该党秘书长毕丹星从选战开始就大打“哀兵”牌,不断强调反对党或全军覆没,可能一个议席也保不住。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毕丹星在成绩揭晓后,依然全无喜色,甚至表示对工人党“令人惊喜”的成绩并不感到雀跃。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他选前发出的警告,并不是开玩笑的,而是真的认为“这是一场难打的硬仗”。

无论他是不是真的这么认为,但这种说法的“哀兵”效果十分明显。这自然会令选举中的胜利,显得很“意外”。

事实上,市镇会官司和刘程强令人意外的“不参选”,都加强了这次的“哀兵”效果。选战开打后,工人党无法派人参加电视台举办的华语政见辩论会,也导致毕丹星和林瑞莲双双出来向华语选民和工人党传统支持者道歉,也再次强化了“哀兵”效果。

就在越来越多人感到,工人党这次“表现差”,没有刘程强果然不一样,工人党可能失去传统支持票时,其盛港团队最年轻的马来族候选人辣玉沙又发生“被报警”事件。这是否会一扫林志蔚掀起的“明星效应”,成为压垮工人党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辣玉沙公开道歉

事实证明,辣玉沙事件进一步强化了“哀兵”效果,令更多选民投出了“同情票”或“拯救票”,希望避免工人党“全盘皆输”,避免国会真的出现没有反对党“民选议员”的局面。

所以结果出炉后,不仅行动党感到意外,选民感到意外,就连工人党也对为什么能拿下盛港,为什么能在市镇会案子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阿裕尼的得票率还能大涨,感到意外。

4投票日状况连连,推高反对票

另外不能忽视的一个因素,是投票日当天一些投票站出现“混乱”,以及选民大排长龙和选举局史上第一次临时宣布延长投票时间等,都会促使选民投出反对票。

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选民在投票前,早已作出决定。只是因为投票过程中的一点“小问题”,就改变投票意向,这令人“不可思议”。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对传统的政党支持者而言,这确实“不可思议”。但对中间选民来说,尤其是摇摆选民,那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投票前的任何偶发因素,都有可能导致他们改变投票意向。

而投票日当天出现的状况,都等于是在强化反对党的主张:不应该在疫情中举行大选。坚持在疫情中举行大选,对照顾选民的健康无益,对反对党也不公平……

再说,为了投个票,要在大太阳下长时间排队,这对中间选民,有多少人会认为这是“小事”呢?

何况当时已普遍认为,这次行动党优势明显,不缺他这一票。充其量是从“强有力授权”变成“明确授权”,不会改变大局。所以敢敢投反对票的人,恐怕不在少数。

新加坡2020大选:影响得票率的四大因素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