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请女佣,说多了都是泪

2020年07月21日

“你家女佣怎样?”朋友或相熟的邻里见面,有时总会谈起女佣,打听一下对方的情况。

我家聘请女佣纯属机缘巧合。一开始我们没想过要请女佣,毕竟家里也就四五个人,而且我也没在外面做工,基本上自己就能应付过来。不过,想像总是跟不上现实。

平静很快就被打破。朋友的孩子放我这边寄宿,不到半年我们就疲于应付。各种捣乱,各种不守规矩,各种不讲卫生,怎么懒惰怎么来,搞得心力交瘁。每天花在她身上的时间和精力,往往大于我们家两个小的。

在新加坡请女佣,说多了都是泪

图片来源:今日头条图库推荐

实在无奈,于是商量请个女佣。那天和我太太带我们家弟弟到政府诊所打疫苗出来路过市镇中心的女佣中介所,顺便进去问问情况,没想到其中一家刚好有个现成的女佣。我们见了见,感觉还可以,就立马签了聘请合约。

她到新加坡两个月多一点,几天前刚从上一家雇主那里解约出来。上一家雇主是三个老人,她每天就是照顾他们。彼此都不满意对方,所以两个月就辞工回到女佣中介所。

后来,听她自己和我们说,她在上个雇主家每天都吃不饱、饿得难受。她在我们家,吃食方面我们从来没有限制。每天吃饭和我们一起坐在桌子上,我们吃什么她也吃什么;水果、零食也是,每天也不会少她的那份。结果很夸张,短短半个月的工夫,她的体重就长了2公斤;不到半年,体重就长了10公斤多。有次我们带她回女佣中介所取东西,别人已经认不出来是她。

我们家的事情不是很多。她不用买菜、洗菜,也不用做饭。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洗碗、洗衣服、打扫卫生,整理家务,盯梢我朋友的孩子。每天早上和我一起出门,送两个小的去幼儿园,之后她打扫完家里的卫生基本没有什么事情。从中午到下午5:30之前基本空闲,她爱睡觉就睡觉,爱玩手机就玩手机,我们从来不干涉。唯一的要求就是,交代她教我们朋友的孩子学缅甸语。这个工作,也因为我们朋友的孩子疏于学习,大多没有执行。

傍晚5点多我们接回孩子,我洗菜、做饭,她帮忙照看一下孩子。吃完饭和水果,只要我手头不是有很紧要的事情,两个孩子的刷牙、洗澡也是我亲力亲为,尽可能不让她代劳。所以,她就没什么可忙,也就剩下洗碗、餐具消毒和厨房卫生。晚上20:30之前我们就带孩子进卧室,基本不再劳烦她。

白天孩子都上学,每天中午就剩我和她,饭也还是我做,她吃。

我朋友问:“你这是请了个保姆还是迎了一尊神?”我说:“家里就没这么多事!娃要听话、懂事,哪用请女佣?”

不请,管不过来;请了,女佣闲。好在我没红眼病,不会没事找事,非要让女佣忙个不停。有事忙事,没事休闲。话说我们请的这个女佣算不上机灵,但也算不上笨和懒的那种,也不太会耍什么心机——至少目前是这样。

唯一让我们比较生气的是,去年下半年月她带我家弟弟上公园弄伤了手指。出门去公园也就半个小时的工夫,在公园差点把孩子的手指夹断。她自己贪玩,那时我家弟弟一岁多一点,刚好处于好奇世界的阶段,看见圆孔就喜欢用手指去探一下。那天她带着孩子到公园,把孩子放到旋转圆盘上玩。不巧那天旋转圆盘的中心柱上的螺丝掉了,孩子把用手指探进去,她看也不看就推动圆盘,直接把手指夹了。

事后我们给了她警告。不过从那之后,贪玩的毛病算是改了,出去再也没见她跟着孩子一起在儿童设施上玩耍。我家弟弟算是吃了两个月的苦头,直到今年春节指甲才重新长齐。

我住西海岸的朋友,请的女佣,人很机灵,也非常好学。到他们家几个月的工夫,就学会了做菜做饭。刚开始很勤快,干活很主动。无奈好景不长,之后她下楼和邻里的其他女佣一交流,回来就嫌家里的事情多,慢慢地消极怠工。吃饭也挑,经常做好的饭不吃,非要单独做自己的饭。

有次上午把孩子抱出去玩,到了下午1点多还没带回来,把我朋友找得团团转。朋友心里很是窝火,只是念在她对孩子挺好,所以没有把她辞退。

还有一朋友请的女佣,不仅忘性大,还眼里没活。一件事情给她交代很多遍也记不住,孩子吃掉在地上的东西,她来来往往也是视而不见,不喊不捡。每天争着做饭,不让她做还生气,可是做的饭又不好吃。一次我孩子姥姥做了一锅茄子汤,大家一扫而光。第二天她有样学样,非要做茄子汤,做了一锅却难以下咽,只好自己一个人吃。

其实,这也算不了什么。按我朋友的话,做得好吃就多吃一点,做得不好吃就少吃一点。

朋友做工,每天主要是孩子姥姥在家。有时老太太吩咐女佣做事,女佣不但按兵不动,还一句“你又不给我开工钱,我凭啥听你的”把老太太怼得半天喘不过气。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