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2020年07月29日

“杀妻”

一个听起来

就让人毛骨悚然的词语

最近却频频上榜热搜

前有杭州“失踪”女子

惨遭丈夫杀害碎尸

碎尸后的骨肉残渣

被丈夫用马桶冲了两吨水

最后在二十余个化粪池中被发现

死无全尸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后有四川安岳男子

趁妻子熟睡将其杀害

后报警称其失踪

……

为什么这么多妻子都“失踪”了呢?

“失踪”后他们的枕边人

又为何能以淡定的姿态

面对各种媒体的采访

表示对妻子的“失踪”毫不知情呢?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小编单方面宣布

这位许先生

已经超越《隐秘的角落》中的张东升

成为本年度的心理阴影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比“一起爬山吗?”

更可怕的是:

“跟我结婚吗?”

杀妻的那种

01. 新加坡“驱魔”杀妻案

类似的“杀妻”事件,在新加坡也发生过。

时间线上,离我们最近的是发生在2020年年初的澳洲男子“驱魔”杀妻案

2020年的第三天,一个阳光晴好的中午,在万国地铁站附近的盛港康埔桦虹(Compassvale Bow)爱士百乐之居(Esparina Residence)执行共管公寓,一名女性居民突然听到有人大喊救命。

寻声跑到阳台一看,这位女性居民发现对面3楼单位的阳台上,一名男子正在猛挥褐色长棍殴打妻子。

“妻子不断叫‘救命’,之后挣脱跑回客厅,丈夫也追了进去。我感觉情况不妙,因此赶紧报警。”

警方接获通知抵达现场时,这位被殴打的妻子已倒卧在公寓单位的睡房内,救援人员当场宣告她死亡。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死者名叫邱玉华(音译),涉嫌施暴杀人的是她的丈夫——48岁的澳大利亚籍男子保罗·科尔克(Paul Leslie Quirk)。两人在2017年结婚,死者在此之前有过另一段婚姻。

据邻居和目击女佣所言,夫妻两人平时十分恩爱,会牵手出门,也频频在Facebook上晒出甜蜜合照。

“两人平时看起来十分恩爱,总是出双入对,当天早上还和往常一样,一起在阳台上吃早餐,之后却不知何故吵了起来。我当时看到妻子跑进屋后,被丈夫压在沙发上不断挥拳殴打。”

目击女佣描述,当时嫌凶像著了魔似的,不断殴打妻子,边打边用英语喊著“死、死、死!”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事发单位的阳台面向其他公寓单位,嫌凶在众目睽睽下伤害妻子,一阵阵的喊叫声都被邻居听见。死者从阳台逃到客厅,过后再跑进睡房的一幕,也被邻居看在眼里,整个行凶过程长达10分钟左右。

之后嫌凶肩膀扛着沾满鲜血的白色贵宾犬,走出阳台,把狗从三楼的阳台抛下。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根据当时邻居拍摄的视频,画面显示是嫌凶事发后将狗丢下楼,白狗血流不止,坠地后就一动也不动。

嫌凶将狗丢下楼后,做出祷告的手势,还露出冷笑,令人不寒而栗……

目前嫌凶因涉嫌杀人而被控上法庭,案件还在侦查中。

02. 外遇男“买凶”杀妻案

而要说到新加坡发生过的最骇人听闻的杀妻案,无疑是2001年震惊全岛的买凶杀妻案。

这位妻子名叫梁慧敏,英文名为安妮,从事银行保险经纪的工作;她的丈夫也就是案件的主谋,名叫吕伟添,英文名为安东尼,从事网络设计师工作;吕伟添在19岁的时候认识了15岁的梁慧敏,5年后两人结婚。

2001年5月14日晚上11时40分,后港9道第923组屋4楼,年仅30岁的梁慧敏正准备搭电梯回到母亲家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从走廊窜出来,朝着她的喉咙刺了一刀,紧接着胸部又是一刀。

梁慧敏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有人报警之后,警方将已经昏迷的梁慧敏送进医院,不到一个小时后,她就因流血过多而不治身亡。

这个案件之所以特别地令人惊骇,有这么三点原因:

一是在于主谋雇佣的是一名仅仅15岁的少年去杀害自己的妻子;

在15岁少年的自白中,他写道:自己10岁时就结识吕伟添,当时他喜欢将自己的仓鼠带到楼下的石椅上玩,而吕伟添有一只小博美,经常会下楼遛狗。两人都是热爱动物的人,一来二往就熟络了。

2001年2月,吕伟添通过15岁少年结识了另外五名少年。吕伟添开始频繁带着自己的博美犬在巴西立大牌444的麦当劳约见几个少年,并在聊天时慢慢带出杀人的话题,问几个少年有没有人敢杀人?

其中一名少年脱口而出问道:那要看你给多少钱?吕伟添立即回说:10万块钱做不做?

多数少年都认为吕伟添在开玩笑。直至两个月后,吕伟添开始给他们看妻子的照片,还频频打电话给他们问愿不愿意帮他杀妻时,而且语气听上去十分认真,他们才惊觉吕伟添好像“疯了”。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吕伟添先尝试游说16岁的Gavin来杀妻子,还帮他进行杀人“培训”:杀人是很容易的,只需走到她身后用到割破喉咙就可以了。

吕伟添告诉Gavin,人的颈项周边的皮肤就如报纸一般薄,接着还将抱枕用报纸包起来,让Gavin练习用刀割的动作。

这样的练习让Gavin感到非常不安,他很快就打了退堂鼓。后来他很担心15岁少年会成为吕伟添的帮凶,就一直打电话给15岁少年,但电话并没接通。

梁慧敏被杀害两天后,15岁少年终于回电了,第一句话就对他说:吕伟添的老婆,我解决了。

“Anthony’s wife, I do already”。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而之所以选择了替吕伟添行凶,15岁少年也在自白中提到了原因:

吕伟添让他想像一下在接下来的四年,每个月赚2千元的感觉;还说只要按照他的计划来操作就不会有事。

为此,吕伟添为15岁少年制定了缜密的杀人计划,还准备了一套《杀人需知外交注意事项》,从准备过程到执行方式到清理现场都交代的一清二楚,让15岁少年照着办:

-带一个可以遮盖全脸的头盔,以防脸部被看到;

-从军用商品店买一副手套,避免留下指纹;

-用一把容易藏起来的小刀,并且长度够刺入心脏;

-要拿走包里的钱包,伪装成抢劫案;

-记得穿长袖,不要让梁慧敏抓伤身体表皮,因为警方可以根据指甲内的皮肤组织顺藤摸瓜;

-如果杀人后想抽根烟,千万不要将烟蒂丢在现场,因为上面含有指纹和唾液;

-杀人后将钱包里所有证件都邮寄到吕伟添的住址,并写上一张“对不起”的字条,这样警方才不会怀疑到吕伟添身上;

-杀完人离开现场在等车时要装作若无其事,看见警察也不要慌;

……

吕伟添还威胁他说,如果在知道了这么多关于干案的细节后不帮他行凶,就等著被杀吧。

如果不杀人,就会被杀。

于是15岁少年就定期去吕伟添家中练习杀人。吕伟添说,必须多练习,这样到时候就不会怕了。

案发当天,吕伟添撕下一小张报纸将凶器包裹住放进少年的裤子后,两人就一起搭巴士到梁慧敏的住家楼下。15岁少年先上楼等梁慧敏出现,吕伟添则在到楼下咖啡店等候。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到了晚上10点多,吕伟添让少年在五楼候着,说梁慧敏要回来了,不过当时吕伟添和梁慧敏所生的四岁女儿也在场,少年并没有动手。吕伟添随后告诉少年,妻子会再度一个人上楼,到时要把握时机。

原来当时吕伟添约了梁慧敏在楼下咖啡店签署文件,但声称身上没带笔,让梁慧敏上去拿,女儿就留在楼下。而梁慧敏根本没察觉到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死亡陷阱

上楼后,15岁少年就从梁慧敏身后刺杀了她,然后搭计程车到海滩销毁了凶器。

事情败露后,15岁少年当年因未满18岁,不能面对死刑,因此被勒令关押等待总统发落(President’s Pleasure)。据《海峡时报》报道,代表律师王立清曾在2013年向陈庆炎总统提呈请愿书要求特赦,此次向总统哈莉玛提出特赦请求是第二次提交请愿书。

2018年11月2日,当年的15岁少年在被拘禁17年后,获得总统的特赦,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需要遵守宵禁时间和佩戴电子追踪器)获准出狱,回到六旬母亲身边。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王立清律师说,这名15岁少年已经从当年那名无知、无定力的小男生,成长成了一个性格坚韧的年轻人。他在狱中也完成了A水准考试,还看完了狱中图书馆所有的书。

整整17年的时间,错过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不知道他在更加成熟之后,会不会因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而懊悔终生。

而要说罪魁祸首,还是丧尽天良的吕伟添。他不仅剥夺了自己妻子的生命,还剥夺了一个少年自由成长的权利。

二则是在于主谋在妻子被杀害后的虚伪表现,堪称新加坡版“张东升”。

梁慧敏不治身亡后,在葬礼上,吕伟添痛哭流涕,并后悔地告诉《新明日报》记者,那天晚上如果自己没有叫她在楼下见面,她也不会被杀害。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如果当时我没叫她下楼会不会不一样?如果我带了笔会不会不一样?如果我和他一起上楼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

奥斯卡怕是欠他一座小金人。

此外,他也向记者坦然承认,自己确实搞婚外情,不是一名好丈夫,但和妻子一直保持着妙不可言的关系。

可真是,连渣都渣得这么理直气壮。

在葬礼说这么多,吕伟添想说的无非就是:他没理由杀梁慧敏。他不是凶手。他也不知道谁是凶手。

然而吕伟添在陈笃生医院时开始露出马脚。警方表示,通常如果妻子被谋杀,丈夫会非常配合警方,希望早日能将凶手绳之以法,但是吕伟添的态度却非常不友善不配合,引起他们怀疑。

梁慧敏的葬礼结束后,吕伟添就被召去刑侦局问话。为掩盖嫌疑,他在交代不在场时间证人时,提到了两名少年:15岁少年,以及16岁的Gavin。

15岁少年随后直接承认了自己刺杀了梁慧敏,也交代了吕伟添如何进行“杀人教学”,从挑选作案工具、时间、到最终执行,以及如何逃过警方法眼磨灭证据。

三是在于吕伟添在被审讯后依然狡辩,判决后依然不承认,也毫无悔改之意。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15岁少年的指控让警方锁定了吕伟添就是杀妻的幕后主谋。

然而吕伟添由始至终都否认自己教唆杀人,坚持那只是开玩笑,是少年逞能,在自己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真的杀了他的妻子。

只可惜,所有的少年和吕伟添的两名情妇在出庭作证时都表示,吕伟添说起自己的计划时异常严肃且认真。

证词有了,证物也没有缺席。

警方在案发现场找到一张报纸。报纸的其余部分在吕伟添家拼凑齐了,坐实了他协助准备杀人工具的实证。

警方也找到了吕伟添在妻子被杀三天后,用自己的电脑与15岁少年的对话,当时两人并排就坐,但选择用电脑打字沟通,因为吕伟添担心少年正在被警方监听。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警方成功还原了电脑中的聊天记录,里面让吕伟添定罪的那些话就是:

“酬金可能要等上一阵子” “我得装作很惊讶,因为那人是我老婆。”

他与少年的谈话中也频频出现“杀”这个字眼,仿佛剥夺一条生命,就像是吃饭喝水那样再平常不过的事。

受审后,吕伟添被判死刑,于2002年12月13日正法。不过直至临死前,吕伟添依然没有认罪,也没有表示忏悔,只是带着冷笑走上了绞刑台。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难道他在妻子葬礼上的表现也是假的?

没错。根据15岁少年的自白,吕伟添在妻子葬礼上面声泪俱下的哭灵也是一场戏,他已经演练了好多遍了。

或许直到死,他都未曾对妻子有过半分歉意。

03. 情仇还是钱仇?

夫妻双方本是最亲密无间的人,却最终走到了你死我活这一步,不可谓不悲哀。

而这悲哀的背后,无外乎两件事:为情,或是为钱。

为情杀人的事件也并不少,但大部分会是冲动犯罪。新加坡2017年的芽笼双尸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丈夫怀疑妻子在外出卖肉体,愤怒之下将其杀害,之后自己也跳楼身亡。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而涉及到为钱杀人,一般都会是蓄谋已久,当年的“杀妻骗保案”就是一个典例。

据媒体报道,杭州被杀害的来女士丈夫曾要求来女士将其中一套房过户给其前婚儿子做婚房,来女士未应允,而这也很可能丈夫杀妻的重要原因之一。

上文提到的“雇凶杀妻案”也不例外。

婚后第二年,吕伟添禁不住七年之痒,开始不安分起来,常在外头沾花惹草,甚至把小三堂而皇之地带回家。当时的梁慧敏选择了忍气吞声,默默忍受。

两年后,女儿出世,梁慧敏为了补贴家用,重新做起了保险经纪。可是,风流成性的吕伟添依然到处乱搞,此外,小三Belinda帮他创立的设计公司生意失败,欠下约10万元债务。他还染上了赌瘾,欠下一屁股债。

到了1999年,梁慧敏终于受够了,带着孩子离开了他,并提出离婚。吕伟添当时已经债台高筑,接近破产

根据新加坡《妇女宪章》规定,丈夫在离婚后,必须每个月付给妻子赡养费直至妻子再嫁为止。

梁慧敏生前投保了公积金局的家庭保障计划保险,一旦她去世后,保险赔偿是41万新币,这笔钱付给了建屋发展局偿还房贷后,吕伟添只需付6万新币左右,便可还清所有的贷款。以当时的房价,只要出售梁慧敏的公寓式组屋,吕伟添马上会有40余万新币入袋。

所以,吕伟添可能是算了一笔账,杀掉妻子,一是不用支付赡养费;二是能拿到卖房子的40多万新币。然后,妻子就死在了这笔账上。

可,枕边人和钱难道真的能放在天平的两端去衡量价值?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2018年,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公布了一个研究报告:全世界每天平均有137名妇女,被自己的伴侣或家庭成员杀害。在2017年记录在案的8.7万名女性受害者中,58%的凶手是家人,34%的凶手是丈夫或男友。”

我们都曾以为《隐秘的角落》里的张东升,不会在现实中出现。但没想到,现实中,还有无数个比张东升还可怕的人,也许就藏在你我身边,甚至是枕边。

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要学会识人,学会保护自己。在选择朋友或者伴侣的时候,要懂得看一个人的“最低品行”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最低品行良好的人,坏不到哪里去,更不会因为一些金钱上的问题最终向你挥刀。

识人之余,也别忘了,爱是需要经营的。用心经营,幸福才会离你更近一些。

学会识人,学会爱人。

望每一个你,都能被身边人,被这个世界所珍爱。

资料来源:

1. 联合晚报:挥棍毒打致死 洋汉涉“驱魔”杀妻

2. 新浪新闻:复盘杭州杀妻案始末:一个二婚重组家庭最隐秘的角落

3. 新加坡红蚂蚁:深扒新加坡最轰动的买凶杀妻案 15岁替罪羊出狱了

4. 天涯@凉凉万福金安:扒扒那些轰动一时的新加坡谋杀案系列

5. 联合早报:15岁男生帮人杀妻 关17年获特赦

6. 怀左同学:杭州杀妻案告破:人性,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恶

-END-

新加坡版“失踪”的妻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